「全民阅读」王蒙:莫言获奖十八条

长安街读书俱乐部4天前我想分享

王萌:莫言获得第18奖

全民阅读

面对强大而主流的文化,我们可以借助莫言所获奖项来总结强大而主流的文化的经验教训。我们应该逐步建立自己,不要谦虚,从事实中寻求真理,在阳光下保持清醒。如果我们努力,就应该敢于面对,敢于面对,敢于合作,敢于分享理性,端庄,自信和冷静的态度。 2012年,莫言凭借内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随后出现了各种说法。这是一个典型的案例,分析如下:首先,诺贝尔文学奖是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当代奖。它历史悠久,北欧大约是社会民主主义的意识形态背景。有一群年长的,相当认真的专家从事颁奖行业,他们具有相当的信誉和权威,并因其缺点和缺陷而受到不断的质疑和批评。其次,它是西方主流文化中浓郁的文化底蕴的象征。从事此项奖励工作的专家个人确实有良好的自我感觉。他们总是指向中国文学。中国有些人爱又恨它,他们既可疑又可疑。他们想靠近,害怕被骗。他们想散布黄金的影响力并扩大影响力,他们担心会被吞噬和融化并遭受损失。一些作家,如小蜜蜂,飞来飞去,被认为是权威的评委(来自香港作家黄伟亮教授),希望通过对这一奖项的认可来增加自己的观点。它反映了第三世界,这个正在迅速崛起并和平崛起的国家。在文化中仍然缺乏足够的清醒意识和自信心,并且尚未促进对外事务的知识。有时候,这个奖项是颁发给我们不喜欢的人的,校长很生气,只是否定了。有时它是可以接受的候选人,每个人都很高兴,这表明我们实际上很喜欢这个奖项。面对强大而主流的文化,我们可以借助莫言所获奖项来总结强大而主流的文化的经验教训。我们应该逐步建立自己,不要谦虚,从事实中寻求真理,在阳光下保持清醒。如果我们努力,就应该敢于面对,敢于面对,敢于合作,敢于分享理性,端庄,自信和冷静的态度。第三,我们现在提倡中国文化的“走出去”。当我们出国时,我们会遇到同样的非强势非主流文化,面临着强大而主流的文化问题。有时您不想谈论意识形态,而只想谈论西方意识。表格代理人会坚持您的思想。有时其他人以为他在谈论普遍价值或专业学者而没有意识形态色彩,但这是对您的意识形态的警告,这是令人尴尬和尴尬的。在这方面的意识和自信应冷静而现实地加以实施,并应拓宽视野,扩大思想,认识他人并寻求真相。您不必花很多钱就可以向世界各地发送门票,而不必为自己进入欧洲和美国表演厅而感到自豪。您不必说一句话就可以确定对方的心没有死。简而言之,我们必须广泛,彻底地超越,放弃和消除义和团抗八国联军的思想和逻辑。当然,看到八国联军的高调中国式战术也使人们感到自己仍然生活在近庚子时代。第四,没有第一文本,吴也没有第二文本。文学是语言的艺术。这是一个非常个性化和风格化的创作。它的接受,欣赏,评价和传播也离不开听众的个性和风格。诗歌和诗歌,唐宋时期,托尔斯泰和巴尔扎克,普希金和拜伦,雪莱,第一个,第二个,是否有确定的结论?奖励文学,排名时间是一件非常困难且非常危险的事情。然而,在当今信息化,媒体化和市场化的时代,孤独的文学及其主体,作家,实际上大多数人都非常愿意得到社会的支持甚至大肆宣传。同时,对社会资源有良好控制的人们愿意通过奖励来促进文学事业,发现未知的文学天才,向观众推荐优秀的文学作品,并在经济上和客观上支持作家,这是一件好事。文学出版事业。一个称赞的行为。第五,文学奖的成功不是文学和艺术,语言艺术,美学,小说或诗歌的范畴。从主观上讲,它是一种文化友好和慈善活动。最多是文化活动,文化事业和文化活动,不是文化创造,不是文学创作本身。客观地讲,它已经成为一种重要的沟通手段,可以取得巨大成功的品牌营销,文学的推动者,当然是梦想着有成就的作家,为名望和财富所带来的喜悦,以及一流的手段。促进他们的作品和知名度。第六,生活常常使您感到奖项比获奖的文学作品和作家好得多。一本好书问世了,但是,因此获得了大奖,这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原因是大奖旨在动员社会资源,并与国家,权力和财政资源相结合(例如,诺贝尔奖由瑞典国王授予,日本明田龙奖由日本天皇授予)。法国的贡古尔奖和美国的普利策奖也有很高的规格。同样,龚被批评为出版商牟利。他雄伟地闯入象牙文学塔(如果有的话),并以世俗的力量介入世俗语言艺术。这样,各种各样的奖项引起了媒体和公众的极大关注。和单手作家,没有这样的实力。第七,优秀文学奖最感人的部分是伯乐的角色。大奖中最令人钦佩和感激的部分是不知名的门环,他攀登了格网,一旦登上了龙门,他就价值100倍。但是大奖可能还会悬挂一万个漏洞,也可能会有遗赠的仇恨,也许也已经看到了眼球,这是不可避免的。前者可以被海明威和加西亚马尔克斯引用,而后者可以被大量的俄罗斯老作家引用。在这方面,我们可以客观地评估,既不需要苛刻,也不需要崇拜奖品。我一直想说的一件事是模仿电视广告。最初的字眼是“新飞广告做得不错,不如新飞冰箱。”我的话是“诺贝尔文学奖做得好,不如文学。”第八,文学追求完美,作家和奖项不能绝对免费。写作和获奖都是肉体的人类活动。胜利者不是上帝。奖品不是天赐的金铃或飞行的天使。毫不奇怪,作家和奖项在各种世俗生活中也不例外。我愿意相信赞助该奖项的专家的纯正意图。但是,人们对世俗的判断受世俗因素的影响。这也是正常的。例如,受国际形势和国家关系的影响,它受到自身价值取向的限制,并受制于社会风气。时尚的影响(有时是故意的反时尚,也受时尚的影响),受语言和翻译的影响,受影视音像作品的戏剧影响,甚至受某种公共关系活动的影响。都是可以理解的。同时,我们不能否认钥匙的关键仍然是工作。好的作品不能翻译吗?你能做一个好食谱吗?您可以打动机芯或拉动关系吗?您能经营铃兰(瑞典国花)吗?留下文学作品并谈论某个奖项,这是一篇平庸的文章,这是使文学奖项和文学八卦成为现实。第九,诺贝尔文学奖与社会主义国家发生了许多碰撞。苏联Pasternak和Solzhenitsyn的奖项都受到了苏联当局的消极反应。但是肖洛霍夫的奖项是伟大的。中国的高低钼也是一种愤怒。同时,我们不妨注意到,诺贝尔奖也已与美国一起颁发。在我国,包括莫言的巨大影响力,卡斯特罗的好朋友加西亚马克斯(Garcia Marquez)长期以来被禁止进入美国政府,并受到美国作家的强烈抗议。诺贝尔奖还获得了阿拉法特之友,葡萄牙共产主义作家萨拉马戈(Saramago)和意大利左翼剧作家狄里奥富的邀请。最好不要简单地将这一奖项视为敌对行动的表现,就像不可能将瑞典学者视为中国文学和法官的审查员一样。第十,莫言获奖肯定不是偶然的。他细腻的艺术感,超勇敢的想象力,熟悉当地人,特别是农村生活,他的沉重感,荒诞感,幽默感和同情心,他的尖锐和丑陋,他创作激情的迸发和对小说创作的执着使他脱颖而出。早在11年前,日本诺贝尔奖得主大江健三郎就在北京预言莫言将获得这一奖项。第十一,有人不喜欢莫言的作品,指出他的作品有些粗糙。横膈膜里有个性,也有合理的洞察力。这个大奖无助于工作的完美。这些评论完全正常,甚至是有益的。第十二,说莫言的作品是皇帝的新衣,不如说很多庞然大物都有绣有瑕疵的新衣。奖品没有瑕疵。人类的文明、民族的传统、普世的价值、天空的炫目的表现都不是无懈可击的。托尔斯泰莎士比亚,陀思妥耶夫斯基厌倦了屠格涅夫和贝林斯基,它有它的真理,这不是一个结论。第十三,文学的魅力之一是它的可解释性,即它具有较大的解释空间和分析灵活性。对于一部文学作品,你完全可以解释你,我也会解释我的。我们不能怀疑,因为别人的解释不符合我们的意图,我们也不必跟着北欧风走,我们甚至不必急于评论莫言。至于对莫言获奖的讨论,则成为对莫言的政治评价,指责莫言没有白种化和专业化,成为现行体制的敌人。这种廉价、偏颇、肤浅、疯狂的论调,可能与文学有关。人们将被视为“文革”黑线重组的文艺队伍并置,堪称难兄难弟。第十四,莫言获奖最积极的意义在于,他把中国的皇室土地交给了看好的“诺贝尔”,也把“诺贝尔”交给了摸着石头过河的中国。所谓诺贝尔文学奖有一个真正的中国元素,就是中国文学中出现的严肃的诺贝尔元素。这与主观动机和一厢情愿的解释不一致。莫言的奖项意味着相互认可。莫言在瑞典学院《讲故事的人》上的演讲受到了诺贝尔奖所在地的知识界的广泛欢迎,并且发表在《人民日报海外版》上,这很棒。它有利于民族,地方,中国特色和西欧,北美,基督教文明的所谓普遍或普遍传播,直到对接,加上文学的夸张,才有利于世界和平与和谐世界,建设和谐社会,文化发展的繁荣就在这里,请进来。如果中国有十多个20多个莫言和获奖活动,中国将不同,世界也会不同。应该慢慢看清它的含义。一些持相反观点的饱受噪音困扰的人正试图通过零和模型以及另一个模型来简化世界。第十五,自诺贝尔奖开始运作以来,已被授予100多位作家。实际上,对文学事业产生巨大影响的人物和作品是有限的。有些人将诺贝尔奖视为上帝,而将当地作家视为粪便。这是面对强大文化的第三世界国家的文化虚无主义,它也充满了愚蠢和幼稚的无知。第十六,不幸的民族诗人很幸运,当一个社会崩溃时,经常会有一群具有影响力的文学人物,例如鲁迅,而在另一情况下,文学则具有一定的边缘化趋势。加上信息科学的飞速发展,视听和网络的影响,传统的严肃文学作品远非一帆风顺。在这种情况下,莫言获得了奖项是一件好事。瑞典科学院的文学事业也值得称赞。顺着水势推力,利用力量,我们为什么不借此机会更多地谈论文学呢?毫无疑问,这个奖项是颁给莫言个人的,但个人写作有其自身的背景,同伴和人类环境。在莫言获得奖项的同时,我们想到了毕飞宇,迟子建,贾平凹,韩少功,刘振云,舒婷,铁宁,王安忆,颜连科,于华,张成智,张康康,张薇(中文拼音的第一个字母)杰出作家的成就,我们不能不自觉地,自信地珍惜当代文学创作。第十八,一些国家自己的作家总体上有成就和影响,但是他们的奖项大大增加了他们在人文和人文科学领域的份额。这应该对我们热心出去的同志有很大的启发。与其向他人抱怨,不如让它放弃。我希望,首先,中国自己的文学奖应该更好,更权威,更规范。奖品应该大大提高,最好是国家领导人挺身而出。其次,中国(包括香港和澳门)应该获得世界文学奖,至少是中国文学奖。

更多激动人心的点击

注意:授权发布,转载必须统一,以表明长安街读书俱乐部的公共平台:changanjie-read。

编辑此问题:胡慧谦

长安街读书会是在中央老同志的鼓励和支持下创立的。它旨在继承总理的意愿,并为所有人实践阅读。学习,学习,培养人才,为中国的崛起服务于国家。一千多名成员主要来自长安街中央和国家机关的中青年干部,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国民党代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其他擅长写作的人以及中共中央,国务院。国家高端智囊团负责人,中央政治局集体讲师,中央政府主要出版机构的资深出版学者。新时代坚持用书籍谈论政治,积极继承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发展。

在第22个世界图书日到来之前,民政部,文化部和其他有关当局的组织者已提交批准书。长安街读书协会牵头成立了一个由全国人民组成的“全国读书促进委员会”。发展和利用全国各级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高等学校全体人民的阅读资源,促进全民阅读活动。以党的建设为先导,继承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发展,努力继承周恩来总理“为中国兴起”的遗产,深化“经典研究”,让“一切”成为现实。 “人读”形成了每个人的参与氛围,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华梦共同实现了奋斗。

收款报告投诉

王萌:莫言获得第18奖

全民阅读

面对强大而主流的文化,我们可以借助莫言所获奖项来总结强大而主流的文化的经验教训。我们应该逐步建立自己,不要谦虚,从事实中寻求真理,在阳光下保持清醒。如果我们努力,就应该敢于面对,敢于面对,敢于合作,敢于分享理性,端庄,自信和冷静的态度。 2012年,莫言凭借内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随后出现了各种说法。这是一个典型的案例,分析如下:首先,诺贝尔文学奖是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当代奖。它历史悠久,北欧大约是社会民主主义的意识形态背景。有一群年长的,相当认真的专家从事颁奖行业,他们具有相当的信誉和权威,并因其缺点和缺陷而受到不断的质疑和批评。其次,它是西方主流文化中浓郁的文化底蕴的象征。从事此项奖励工作的专家个人确实有良好的自我感觉。他们总是指向中国文学。中国有些人爱又恨它,他们既可疑又可疑。他们想靠近,害怕被骗。他们想散布黄金的影响力并扩大影响力,他们担心会被吞噬和融化并遭受损失。一些作家,如小蜜蜂,飞来飞去,被认为是权威的评委(来自香港作家黄伟亮教授),希望通过对这一奖项的认可来增加自己的观点。它反映了第三世界,这个正在迅速崛起并和平崛起的国家。在文化中仍然缺乏足够的清醒意识和自信心,并且尚未促进对外事务的知识。有时候,这个奖项是颁发给我们不喜欢的人的,校长很生气,只是否定了。有时它是可以接受的候选人,每个人都很高兴,这表明我们实际上很喜欢这个奖项。面对强大而主流的文化,我们可以借助莫言所获奖项来总结强大而主流的文化的经验教训。要逐步树立不谦虚、实事求是、阳光明媚的观念。我们要敢于面对,敢于面对,敢于合作,敢于分享理性、尊严、自信、冷静的态度。第三,我们现在提倡中国文化的“走出去”。当我们出国的时候,也会遇到同样的非主流文化所面临的强势和主流文化的问题。有时候你不想谈论意识形态,而是西方意识。形式代理人坚持你的意识形态。有时对方认为自己所说的是普世价值或专业学术,没有意识形态色彩,但这是对你意识形态的警示,令人尴尬和尴尬。这方面的自觉和自信,要做到冷静、实事求是,做到开阔眼界、开拓胸怀、知人论世、求真务实。你不必花很多钱到处送票,然后吹嘘自己进入了欧美演出大厅;你不必说一句话,就认定对方的心没有死。简单地说,我们必须广泛而彻底地超越、抛弃和消除义和团反抗八国联军的心态和逻辑。当然,看到八国联军高调的中国式战术,也让人觉得他们还生活在近庚子时代。第四,没有第一个文本,吴也没有第二个文本。文学是语言的艺术。这是一个非常个性化和风格化的创作。它的接受、欣赏、评价和传播也离不开受众的个性和风格。诗与诗,唐宋,托尔斯泰与巴尔扎克,普希金与拜伦,雪莱,哪一个是第一个,哪一个是第二个,有明确的结论吗?奖励文学,排名时代,是一件非常困难和非常冒险的事情。然而,在当今信息化、媒体化、市场化的时代,孤独文学及其主体作家,其实大多是相当愿意接受社会支持甚至炒作的。同时,对社会资源有良好控制的人们愿意通过奖励来促进文学事业,发现未知的文学天才,向观众推荐优秀的文学作品,并在经济上和客观上支持作家,这是一件好事。文学出版事业。一个称赞的行为。第五,文学奖的成功不是文学和艺术,语言艺术,美学,小说或诗歌的范畴。从主观上讲,它是一种文化友好和慈善活动。最多是文化活动,文化事业和文化活动,不是文化创造,不是文学创作本身。客观地讲,它已经成为一种重要的沟通手段,可以取得巨大成功的品牌营销,文学的推动者,当然是梦想着有成就的作家,为名望和财富所带来的喜悦,以及一流的手段。促进他们的作品和知名度。第六,生活常常使您感到奖项比获奖的文学作品和作家好得多。一本好书问世了,但是,因此获得了大奖,这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原因是大奖旨在动员社会资源,并与国家,权力和财政资源相结合(例如,诺贝尔奖由瑞典国王授予,日本明田龙奖由日本天皇授予)。法国的贡古尔奖和美国的普利策奖也有很高的规格。同样,龚被批评为出版商牟利。他雄伟地闯入象牙文学塔(如果有的话),并以世俗的力量介入世俗语言艺术。这样,各种各样的奖项引起了媒体和公众的极大关注。和单手作家,没有这样的实力。第七,优秀文学奖最感人的部分是伯乐的角色。大奖中最令人钦佩和感激的部分是不知名的门环,他攀登了格网,一旦登上了龙门,他就价值100倍。但是大奖可能还会悬挂一万个漏洞,也可能会有遗赠的仇恨,也许也已经看到了眼球,这是不可避免的。前者可以被海明威和加西亚马尔克斯引用,而后者可以被大量的俄罗斯老作家引用。在这方面,我们可以客观地评估,既不需要苛刻,也不需要崇拜奖品。我一直想说的一件事是模仿电视广告。最初的字眼是“新飞广告做得不错,不如新飞冰箱。”我的话是“诺贝尔文学奖做得好,不如文学。”第八,文学追求完美,作家和奖项不能绝对免费。写作和获奖都是肉体的人类活动。胜利者不是上帝。奖品不是天赐的金铃或飞行的天使。毫不奇怪,作家和奖项在各种世俗生活中也不例外。我愿意相信赞助该奖项的专家的纯正意图。但是,人们对世俗的判断受世俗因素的影响。这也是正常的。例如,受国际形势和国家关系的影响,它受到自身价值取向的限制,并受制于社会风气。时尚的影响(有时是故意的反时尚,也受时尚的影响),受语言和翻译的影响,受影视音像作品的戏剧影响,甚至受某种公共关系活动的影响。都是可以理解的。同时,我们不能否认钥匙的关键仍然是工作。好的作品不能翻译吗?你能做一个好食谱吗?您可以打动机芯或拉动关系吗?您能经营铃兰(瑞典国花)吗?留下文学作品并谈论某个奖项,这是一篇平庸的文章,这是使文学奖项和文学八卦成为现实。第九,诺贝尔文学奖与社会主义国家发生了许多碰撞。苏联Pasternak和Solzhenitsyn的奖项都受到了苏联当局的消极反应。但是肖洛霍夫的奖项是伟大的。中国的高低钼也是一种愤怒。同时,我们不妨注意到,诺贝尔奖也已与美国一起颁发。在我国,包括莫言的巨大影响力,卡斯特罗的好朋友加西亚马克斯(Garcia Marquez)长期以来被禁止进入美国政府,并受到美国作家的强烈抗议。诺贝尔奖还获得了阿拉法特之友,葡萄牙共产主义作家萨拉马戈(Saramago)和意大利左翼剧作家狄里奥富的邀请。最好不要简单地将这一奖项视为敌对行动的表现,就像不可能将瑞典学者视为中国文学和法官的审查员一样。第十,莫言的获奖肯定不是偶然的。他细腻的艺术感,超凡的想象力,对当地人特别是农村生活的熟悉,沉重,荒诞,幽默和同情心,敏锐而丑陋,奔放的创作热情以及对小说创作的坚持使他脱颖而出。早在11年前,日本诺贝尔奖获得者大江健三郎就在北京预测,莫言将获得该奖项。第十一,有些人不喜欢莫言的作品,指出他的作品有些粗糙。隔膜中有个性,也有合理的见解。大奖无济于事。这些评论是完全正常的,甚至是有益的。第十二,说莫言的作品是皇帝的新衣,最好是说许多庞然大物都有刺绣的新衣有瑕疵。奖品没有瑕疵。人类文明,民族传统,普世价值和天空的耀眼表现都是无懈可击的。托尔斯泰莎士比亚,陀思妥耶夫斯基对Turgenev和Belinsky感到厌倦,它有其真实性,而不是结论。第十三,文学的魅力之一是它的可解释性,即它具有比较大的解释空间和分析灵活性。对于文学作品,您可以完全解释您,而我会解释我的。我们不能怀疑,因为其他人的解释不符合我们的意图,我们不必跟随北欧风,甚至不必急于对莫言发表评论。至于关于莫言得奖的讨论,这成为对莫言的政治评价,指责莫言没有白白和专业,并成为现行制度的敌人。廉价,有偏见,肤浅和疯狂的论点可能与文学有关。人们将黑线视为“文化大革命”重组后的文艺团队并列,可谓是艰难的兄弟。第十四次,莫言奖的最积极的意义是,他使中国的皇室土地升为看涨的“诺贝尔奖”,并使“诺贝尔奖”进入了触及石块并过河的中国。所谓的诺贝尔文学奖具有真正的中国元素,即严肃的诺贝尔元素出现在中国文学中。这与主观动机和一厢情愿的解释不一致。莫言的奖项意味着相互认可。莫言在瑞典学院《讲故事的人》上的演讲受到了诺贝尔奖所在地的知识界的广泛欢迎,并且发表在《人民日报海外版》上,这很棒。它有利于民族,地方,中国特色和西欧,北美,基督教文明的所谓普遍或普遍传播,直到对接,加上文学的夸张,才有利于世界和平与和谐世界,建设和谐社会,文化发展的繁荣就在这里,请进来。如果中国有十多个20多个莫言和获奖活动,中国将不同,世界也会不同。应该慢慢看清它的含义。一些持相反观点的饱受噪音困扰的人正试图通过零和模型以及另一个模型来简化世界。第十五,自诺贝尔奖开始运作以来,已被授予100多位作家。实际上,对文学事业产生巨大影响的人物和作品是有限的。有些人将诺贝尔奖视为上帝,而将当地作家视为粪便。这是面对强大文化的第三世界国家的文化虚无主义,它也充满了愚蠢和幼稚的无知。第十六,不幸的民族诗人很幸运,当一个社会崩溃时,经常会有一群具有影响力的文学人物,例如鲁迅,而在另一情况下,文学则具有一定的边缘化趋势。加上信息科学的飞速发展,视听和网络的影响,传统的严肃文学作品远非一帆风顺。在这种情况下,莫言获得了奖项是一件好事。瑞典科学院的文学事业也值得称赞。顺着水势推力,利用力量,我们为什么不借此机会更多地谈论文学呢?毫无疑问,这个奖项是颁给莫言个人的,但个人写作有其自身的背景,同伴和人类环境。在莫言获得奖项的同时,我们想到了毕飞宇,迟子建,贾平凹,韩少功,刘振云,舒婷,铁宁,王安忆,颜连科,于华,张成智,张康康,张薇(中文拼音的第一个字母)杰出作家的成就,我们不能不自觉地,自信地珍惜当代文学创作。第十八,一些国家自己的作家总体上有成就和影响,但是他们的奖项大大增加了他们在人文和人文科学领域的份额。这应该对我们热心出去的同志有很大的启发。与其向他人抱怨,不如让它放弃。我希望,首先,中国自己的文学奖应该更好,更权威,更规范。奖品应该大大提高,最好是国家领导人挺身而出。其次,中国(包括香港和澳门)应该获得世界文学奖,至少是中国文学奖。

更多激动人心的点击

注意:授权发布,转载必须统一,以表明长安街读书俱乐部的公共平台:changanjie-read。

编辑此问题:胡慧谦

长安街读书会是在中央老同志的鼓励和支持下创立的。它旨在继承总理的意愿,并为所有人实践阅读。学习,学习,培养人才,为中国的崛起服务于国家。一千多名成员主要来自长安街中央和国家机关的中青年干部,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国民党代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其他擅长写作的人以及中共中央,国务院。国家高端智囊团负责人,中央政治局集体讲师,中央政府主要出版机构的资深出版学者。新时代坚持用书籍谈论政治,积极继承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发展。

在第22个世界图书日到来之前,民政部,文化部和其他有关当局的组织者已提交批准书。长安街读书协会牵头成立了一个由全国人民组成的“全国读书促进委员会”。发展和利用全国各级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高等学校全体人民的阅读资源,促进全民阅读活动。以党的建设为先导,继承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发展,努力继承周恩来总理“为中国兴起”的遗产,深化“经典研究”,让“一切”成为现实。 “人读”形成了每个人的参与氛围,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华梦共同实现了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