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力解决影响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四因素”

作者:西北大学崔旭

近年来,我国公共文化建设取得显著成效,公共文化基础设施和服务网络不断完善,公众精神文化生活日益丰富。然而,与此同时,我国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建设还存在一些问题有待解决。探索问题的根源并找到解决办法是公共文化体系建设面临的重要问题。

笔者认为,以下因素制约着我国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建设:

资金投入不足,公共文化投资在财政支出中的比重偏低。公共财政投资是文化事业发展的必要前提和物质保障。长期以来,我国公共文化投资在财政支出中的比重较低,公共文化建设资金不足,人均公共文化设施、设备和产品数量较低。公共文化服务的供给不均衡,地区与城乡差别很大。公共文化服务存在结构性失衡。影响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立和发展的情况很多,如追求文化服务组织建设的规模,忽视基层文化服务。

公益性文化服务机构体系不顺畅,运行机制不顺畅。公共文化服务机构是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建设和服务主体。长期以来,我国公益性文化服务机构普遍存在体制机制不健全、用工机制不灵活、管理体制不完善、服务内容和形式缺乏创新、服务效果不理想等问题。特别是一些乡镇、基层社区文化服务机构存在运行模式不合理、管理效率低下等问题,严重影响了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建设和发展。

公共文化服务的主要提供者是单一的,缺乏市场和社会的参与。受计划经济体制的影响,中国的公共文化服务一直处于由政府组织、由公益性文化服务机构具体承担的状态。其供给和服务主体相对单一,缺乏市场和社会的参与。其自上而下的供给模式忽视了公众的文化需求,导致文化资源配置不平衡、服务效果不明显、公众满意度低的缺陷。

法律制度不完善,法律制度也不完善。目前,我国公共文化服务领域的法律制度存在诸多问题:立法思想以管理为主,强调义务和处罚条款的设定,忽视对公共文化参与者权利的保护;我们主要依靠规范性文件和部门行政规章来调整文化活动和社会关系。法律法规数量相对较少,效力水平相对较低。

针对这些影响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因素,政府应采取以下措施:

以政府为主导,以公共财政为支撑,建立公共文化建设资金保障机制。要充分发挥政府在公共文化产品供给中的主导作用,弥补公共文化领域投资的不足。中央政府应加强对经济欠发达地区和农村地区的财政支持,增加专项转移支付,缩小地区之间和城乡之间的财政投入差距。鼓励和引导地方政府对基层公共文化建设进行财政投入,改变以往重大文化项目的做法,忽视基层文化建设,重视前期设施设备投资,忽视后期运营服务,并根据服务人口、服务范围、服务项目和功能定位制定合理的投资标准,使投入的资金不仅能够保证购买和人员配备

创新组织体系、管理体制和运行模式,提高公益性文化服务机构的运行效率和服务效率。在组织制度创新方面,应赋予公益性文化服务机构自主权,减少政府直接管理,实现政事分离。基于政府所有权、机构管理权和监督权相互分离、制衡的原则,建立以董事会、管理层和职工大会为框架的公司治理结构,明确各利益相关者的权利、义务和责任,实现管理与经营的分离,形成治理完善、结构合理、运行高效的组织体系。在创新管理体系方面,应打破层级管理模式,引入项目管理的方法和手段,根据公共文化服务的总体发展目标,将公共文化服务的内容和预期目标确立为由多个子项目组成的项目集,并由公共文化服务委员会与管理层签署项目协议,在规定的时间和可用资源范围内完成既定目标。在创新运营模式方面,转变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机构的自主运营模式,实施“中心分馆”运营模式,以资源齐全、服务规范的文化服务机构为“中心图书馆”,引领和整合本地区各个基层图书馆,统一资源配置、服务标准、人事管理和财务配置,变分级管理为集中管理,变自主运营为网络运营,提升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机构的服务能力和服务水平。

引入市场竞争机制,构建公共文化多元供给模式。一方面,政府可以将部分公共文化服务设施委托私营组织和社会组织经营管理,或者将私营文化服务设施委托给公益性文化服务组织管理,经营者可以按照合同完成公益性文化服务项目,实现公益性服务目标。政府还可以通过招标采购、项目补贴等方式从合格的私营组织和社会组织购买公共文化服务。使公众能够享受免费或优惠的公共文化服务。另一方面,政府可以通过制定税收优惠政策和相关鼓励政策,引导民间组织、社会组织或个人设立文化专项资金,补贴文化产品,赞助文化活动或文化设施,参与各种形式的公共文化产品的生产、供应和开发,提高文化资源配置效率,丰富文化产品的供应内容和服务形式,满足各级公众的多元文化需求。

完善法制,完善法律法规体系,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提供保障。转变立法观念,考虑市场管理和权利保护,明确管理者、服务提供者和监管者的责任。从制定新法律和修订现行法律法规入手,完善法律法规体系,提高实效水平,加快制定《公共文化事业促进法》等法律,加快审查《公共图书馆法》、《博物馆条例》等专项法律法规,最终形成以宪法为基础的完整文化法律体系。 以基本文化法律、专门法律和行政法规为主要任务,辅以地方法律和行政法规,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提供保障。

来源:Guangm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