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短视频社交遭遇“特殊国情”:UGC先天不足

在这个以移动互联网为主题的答题纸中,短视频社交应用肯定是最难的话题之一。

隐约看到一线希望的是推特在2013年初推出了Vine,一款视频分享应用程序。这个以“葡萄藤”命名的绿色应用程序仅在几个月内就在全球吸引了4000万用户。

结果,熟悉的场景立即上演,“葡萄热”迅速从纽约蔓延到中国商界。一段时间以来,国内视频分享初创团队不断涌现,大公司也纷纷效仿。

从表面上看,短视频社交在中国又有了一个生动的开始。然而,面对移动社交平台的信息流模式仍处于文字和图片阶段的现状,短视频真的有望成为下一个社会热点甚至建立自己的独立生态吗?

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乐观和悲观的观点仍然处于激烈对抗的阶段。

乐观的一方认为福布斯刚刚发布的2014年七大社交媒体营销趋势显示,短片将全面崛起。国内互联网分析师刘兴亮也指出,短视频将大大提高内容的用户到达率,高质量的内容将产生更大的用户价值。

当然,质疑的声音有自己的基础。技术评论员洪波表示,Vine的迅速流行使得中国大大小小的公司都密切关注视频分享。然而,不可否认的是,高观看时间成本、高制作阈值和低制作能力的好视频内容很可能会影响他们的社会活动,并成为全球短视频共享行业面临的共同问题。

结合国内市场,短视频共享应用面临比Vine更大的挑战。受比产品和视频更大的互联网渠道生态脆弱的影响,短视频社会化仍在努力独立构建自己的生态链。

中国的“特殊国情”:UGC先天不足

投资国短片产品天使投资人杨宁认为短片创业的核心在于高质量的UGC。然而,洪波指出,“中国网络视频时代的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尚未实施。”以优酷和乐视为例。在迅速崛起的过程中,这些视频公司纷纷选择版权战,绕过了创建高质量用户生成内容的“艰难”路线。

Vine的流行不仅基于移动硬件,还基于网络视频时代YouTube培育的大量用户和原创视频氛围。

”用户自然会选择使用手机和视频来记录瞬间。我们能做的是给他们一个更方便和移动的平台来表达和分享。”万恩纽约总部的中国工程师王家梁在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说。

爱迪生认为国内短视频行业有两个不成熟的地方:第一,带宽和流量消耗太大。“事实上,Vine可以在美国取得成功,优秀的用户体验是先决条件。例如,在自动播放时,没有必要考虑流量和网络速度限制,但这仅限于美国,许多视频不能在美国以外加载。”

此外,国内短视频应用需要找到国内用户真正感兴趣的内容。爱迪生说,“藤蔓的核心特征之一是捕捉美国人日常生活的兴趣。但这对中国人来说太奇怪了。中国需要自己的短片应用。”

12阅读下一页的全文

[本文由合作媒体的授权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