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周期压垮7家公司5家亏损2家卖壳

4月4日,就在大康畜牧刚刚完成其重大资产重组的同一天,另一家专门从事生猪加工的高科技食品公司披露了一份重大资产重组草案,宣布将收购部分生猪加工业务,并转变其在影视方面的投资。

a股上市公司超过2500家,只有8家上市公司参与了生猪大规模养殖和加工。然而,2013年有5家公司遭受了业务损失,其余公司的业绩大幅下滑。如果你很穷,你会想到改变。岱康畜牧业选择重组,而金高食品选择出售贝壳生存。

长期以来,业界一直认为生猪周期的根本解决方案在于大规模养殖与生产、供应与营销的整合,利用资本市场的力量被认为是实现这一目标的重要途径。然而,目前,面对过去10年来最低迷的生猪周期,这些猪肉在资本市场遭到拒绝。

出售壳牌赚的钱比杀猪还多

根据金高食品披露的重组草案,金高食品将处置目前由金香玉和高明达控制的金高投资控股的上市公司的所有资产和负债。根据第三方评估机构提供的数据,截至2013年12月31日,这些资产的账面价值为3.76亿元,评估价值为6.45亿元。作为交换,金香玉和高明达将向上市公司移交4480万股股份,以接管印度媒体。

转换后,金香玉和高明达以每股14.4元的高价收购了上市公司的资产。该价格比停牌前上市公司的6.69元/股高115%。仅在股权转让中,金香玉和高明达就套利3.45亿元。

除用于资产置换的股权外,金香玉和高明达还持有上市公司8135.2万股。根据4月9日每股8.1元的股价,他们的股票市值仍高达近6.6亿元。

除了收购价值6.45亿元的上市公司现有资产外,金香玉和高明达在本轮资产重组中获利超过10亿元。

这远远高于几十年肉类加工的收入。

仅从上市的角度来看,自2007年上市以来,金高食品在不到7年的时间里仅累计净利润约1亿元。除资本公积外,实际可分配利润不到6000万元。根据公司两大股东金香玉和高大明分别持股30.23%的比例,两大股东在7年内只能从上市公司获得3600多万元。事实上,自上市以来,公司只收到两笔现金股利,而两大股东实际收到的上市公司现金股利不到1600万元。

1600万元和10亿元,这是金香玉和高明达掌管上市公司7年来的行业与资本收入的比较。

追根溯源,金香玉和高明达的10亿元收入不是来自富裕的印度媒体,而是来自资本市场。

2007年7月20日,金高食品上市的第一天,公司股价收于30.04元/股,相当于公司总市值超过60亿元。随后,股价下跌了7年多。截至2013年10月8日,公司停牌前,相应的总市值不到14亿元,市值在7年内蒸发了46亿元。

当公司的市值跌到底线时,它在资本市场上的空壳价值开始显现。根据评估公司对重组双方的评估,拟设立肉类加工业务的增值率为71.57%,拟设立影视投资业务的增值率为856.45%。

7年前,金高食品上市前每股净资产为1.93元,10.15元的价格相当于5.26倍的市净率。七年后,当大股东接管上市公司资产时,与股价相对应的市净率不到三倍,销售高,购买低。这是金香玉和高明达过去七年的主要收入来源。

有Ca

损害远不止是高金食品。与湖南大康牧业类似,发行价格对应的市净率也是2010年上市时的10倍左右,而2013年重组前对应的市净率不到3倍。几乎同时上市的另一家养猪企业河南楚鹰农牧,2011年的市净率超过4.8倍,而目前的市净率不到2.8倍。罗牛山2010年的市净率约为5.6倍,现在还不到3.4倍。就连穆源新上市的股票的市净率也只有4倍左右。

据记者统计,截至4月8日,a股从事生猪养殖、屠宰和加工的8家上市公司的平均市净率仅为3.1倍左右,三年前同期约为3.9倍,四年前同期约为4.3倍。

市场对养猪和加工业的估价继续下降。最直接的后果是,基金的利润率正在萎缩,投资者对该行业失去兴趣。

时代变了。就在三年前,报纸上还报道了“网易养猪”和“武汉钢铁养猪”的消息。资本市场对养猪业的热情一度很高。是什么导致这个行业对资本的吸引力在三年内直线下降?

“不能说养猪产业在资本市场上不再有吸引力。穆远的股票最近不是刚上市吗?这表明资本市场仍然被这个行业所认可。”三年过去了,记者拨通了大康畜牧的董蜜严芳的电话。电话的另一端,经历了四年资本市场上市的严芳说,他还有点年轻。

颜芳认为,虽然目前还不能说生猪养殖加工业不能获得资金批准,但融资成本必须增加,包括各种规章制度的预先设定。

”资本本身是利润驱动的,加上国内资本投资的短期性质,每家基金公司每周排名一次。他们没有足够的时间等待一家真正有潜力释放收益的公司。然而,这并不是说所有的资本都已经随风而去,或者说一些资本已经关注这个行业很长时间了。”鹅营农牧司司长吴一德也在资本市场玩了几年。在他看来,资本市场对养猪业的热情并没有降低。无论是行业的市场容量还是作为一个基本的民生行业,包括行业的集中度,都有巨大的空间。

”近年来,正是因为资本的力量推动了大量上市公司,行业集中度有了明显提高。整个行业的生产结构发生了变化。目前的形势只能说是黎明前的黑暗。”吴一德认为。

至于养猪业是否真的比拍电影赚钱好,在吴一德看来,“不是所有的电影制作人都赚钱,养猪人也不总是赔钱。没有无利可图的行业,只有无利可图的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