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评:未经环评的“生态猪场”与谁“臭味相投”?

1月5日下午,记者来到西山区东港镇东胜村的老四房,距离长泾梁冬养猪场不到200米。"当西风吹来时,气味很浓."74岁的陆德泉说猪粪污染了大门前的河流。夏天,有许多苍蝇和蚊子,他们害怕在白天打开门窗。村民郭娱亲也大吼道:“臭气熏天,人们不想吃饭,亲戚也不敢来。全家人就像睡在猪窝旁边一样。”(人民网):“由于河流和沟渠的恶臭和污染,生活环境确实令人担忧。为什么地方政府对群众的不满和要求充耳不闻?一个大规模养猪场创造了多少“收入”来把本应是监管者的部门变成一把“保护伞”?为什么监管当局与监管者“有着相同的品味”?它是由国内生产总值驱动的,还是秘密交易的?这些问题是无法避免的。

面对越来越严格的环境保护标准,一个没有环境影响评价的“生态养猪场”能“面对绝境”?我们认为可以,但必须经过环境评估,符合环保要求。然而,事实上,这些在环境影响评估标准发出前便已开始运作的养猪场,要通过环境影响评估标准是非常困难的。这只是一个“死胡同”吗?不会。由于环境影响评估达不到标准,所以根本不进行环境影响评估,也不补充环境影响评估程序。结果,“路障”变成了“纸老虎”,监管变成了一纸空文。我不得不说,这种“替代方法”真的很“聪明”!它不仅保留了能产生收入的大规模农业,还阻挡了长时间的人群。然而,纸不能覆盖火,更重要的是,养猪场的恶臭和臭气更难覆盖。这种“聪明”怎么能暂时逃避,一辈子逃避呢?

面对村民和养猪场之间不断升级的矛盾,虽然当地政府“高度重视”,但仍未想出一个永久的解决办法。一再“停业整顿”似乎只是为了阻止村民的要求,养猪场仍在走自己的路。这种风格和强度如何与监管当局的公共权力相称?如果监管当局对受监管的对象也“志同道合”,那么村民们什么时候会有“出现日”?如果这种“中间障碍”没有被打破,监管机构的信誉可能会“发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