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力“一带一路”多省市推动中医药走出去

云南:建设湄公河区域传统医药交流网络

云南省是中国传统医药和民族医药的大省。它富含中草药资源,被誉为“植物王国”和“药材之乡”。药材种植资源居全国首位。同时,还有许多少数民族药物,如彝药、佤药和藏药。

云南省卫生厅副厅长、云南省中医药管理局局长、中国民族医药学会国际交流与合作分会副主席郑锦表示,要促进云南传统医药的发展,不仅要“走出去”,实现湄公河流域其他民族传统医药的互联互通,还要“引进”人才和资源,增强传统医药的核心竞争力。

据悉,2006年,泰国清莱皇家大学川红医学院和西双版纳傣族医学院建立了第一个民族医药交流平台。在此基础上,中国、泰国、缅甸、老挝、柬埔寨和越南的传统医学学术研究机构共同发起湄公河次区域传统医学交流会议,并分别于2007年、2008年和2010年在泰国和西双版纳举行会议,推动了民族医学在各个地区的创新发展。

作为中国少数民族最多的省份,民族医药和卫生专业人才的短缺是云南民族医药发展的另一个主要障碍。郑锦认为,人才队伍建设是民族医药传承创新的关键环节。许多民族医学,如傣族医学,由于缺乏相应的医学人才,仍然不发达,甚至几乎失去。“湄公河次区域加强传统医学合作,不仅可以从各国‘引进’稀缺人才,帮助我们培养更多民族医学传承人才,还可以充分利用东南亚的传统中医药资源。”郑锦说。

随着中药产业的发展,中国的许多野生中药濒临灭绝,如瓜蒌,但在缅甸和老挝,这些资源仍然相当丰富。我们可以充分利用当地的土地和人力资源进行大规模的种植,这对改善我国中草药的分布和储存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郑锦说。

甘肃:用“一带一路”打造中医外交“金带”。

甘肃自古以来就是丝绸之路的咽喉和主要的商业港口。它是连接东西南北的枢纽和配送中心。它也是中国通往中亚、西亚和欧洲的重要战略通道。随着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甘肃不断发挥中医药优势,将“中医药外交”纳入重塑古丝绸之路“黄金通道”战略,推动中医药国际化。甘肃有丰富的中药资源,有深厚的中药文化,有良好的发展基础甘肃省卫生计生委党组成员、甘肃省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甘培上表示,甘肃也先后被指定为全国唯一的中医药综合改革发展试点示范省、甘肃东南部国家卫生旅游卫生创新区、中乌中吉中医药合作实施省、中医药服务贸易试点省。这表明甘肃完全符合中医药开放发展的条件,优势突出。与此同时,“一带一路”路线沿线的大多数国家都是发展中国家。医疗卫生服务发展滞后,投资不足,简单廉价的中药特色适合当前的生态环境

我省在推广中医药的过程中,遵循“三个原则”:一是择优发展,注重实效;第二,政府主导,市场导向。第三,发扬特色,搭建文化交流桥梁。”湖南省中医药管理局国际合作办公室主任、中国民族医药学会国际交流与合作分会副主席陈东才指出,在海外设立医疗机构是推动中医药国际化的重要模式。它不仅能充分协调当地经济和医疗资源,还能让外国人更好地了解中医。

据悉,湖南中医药大学已与德国丁克士比尔市联手,在海外医院开设中医诊所,为当地民众解决中医治疗和养生问题。诊所定于2016年竣工。此外,湖南省中医药管理局已与韩国、巴基斯坦和意大利签署合作协议,进一步推动中医药国际化。

四川:练“内功”成为国际市场

四川省素有“中药之乡和中药图书馆”之称,从都江堰的四川川芎到双流的四川姜黄再到阿坝的四川贝母,中江的四川丹参和绵阳的四川麦冬。

近年来,四川作为中药大省,全面实施“名医战略”,积极建立中药育种和品种培育基地,大力加强川产道地药材和散装药材标准化培育示范基地建设,使越来越多的道地药材进入国际市场。"中药必须努力培养才能成为国际市场."四川中医药大学医院管理委员会主任钟森说,中医是“一大把、一大锅、一大碗”。中药汤又黑又苦,不仅难以下咽,而且服用也不方便,很难在国际市场上得到认可和欢迎。大多数中药没有借助现代科学技术为患者提供方便,这与我国中药成果转化率低不无关系。大量中医临床或基础理论研究与解决关键临床问题脱节。

因此,钟森提出,中医药国际化的发展离不开借助现代科技实践“内功”。只有当它在国内市场变得越来越强大时,它才有信心和力量走向世界。

福建:支持中医药发展的诸多举措

福建中医药历史悠久,宝贵的药用资源丰富,在发展中医药方面具有独特优势。保持和发扬中医药传统优势,深化体制机制改革,促进中医药继承和创新,促进福建中医药科学协调发展福建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中华医学会国际交流与合作分会副会长阮世伟表示,近年来,福建省在深化医疗改革、促进中医药卫生事业发展、加强中医药对外交流与合作等方面,出台了一系列支持中医药发展的措施。

阮世伟说,首先,在推进“三级医疗机构联动”和医疗服务价格改革中,将根据中医医院的特点,实行财政投入、人员薪酬和绩效考核等差异化政策。充分发挥中医药在慢性病诊断、治疗和康复中的优势

山药除了清蒸,加入1个鸡蛋一点面,做成香喷喷的早餐饼,特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