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京山县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纪略

湖北省京山县33,354农民分红到户农村集体资产股权分置改革策略本报记者何郁红伟向东报道湖北省京山县前场镇胜老韩土地股份合作社。作为股东,荆州村村民曾毕畅于2016年加入合作社,转让土地17.76亩,年底分红17,850元。

在附近的村庄,如曾毕畅,180人“从农民变成了股东”,以承包土地的形式入股合作社,到2016年底,分享了合作社200多万元的股息。在樊城新村,59岁的村民袁国祥与1815名村民分享了该村集体经营资产的利润。他的五口之家获得了15,620元的股息。

荆州村村民以承包土地权入股,樊城村村民按村集体经营资产比例入股。这是一种不同的股权分置改革模式。京山县作为湖北省仅有的29个农村集体资产产权改革试点县(市)之一,于2017年9月成功完成各项改革任务。

县委书记周志红说:“股权分置改革解决了农村集体资产所有权模糊和所有权空虚的问题,激活了农村生产要素的潜力,促进了农村集体资产的保值增值,为农民增收和加快美丽农村建设开辟了新的道路。”

创新“3342”工作方法,啃改革的“硬核”。

京山县农村集体资产共享权改革始于2015年6月。该县制定了“3342”工作方法,可根据不同的资源,如城市村庄、郊区村庄、袁钟村庄、山村和平原村庄推广和复制。也就是说,清政府的土地清理、清政府的清产核资、清政府的人民分类三大清理有明确的依据。确定资产量化的范围,民主确定所有权设置,静态管理和巩固所有权,并在“三个步骤”中巩固所有权。规范所有权、收入分配、有偿退出和股份继承授权的“四个规范”。

建立集体经济股份合作社和土地股份合作社“两个合作”的激活因素。通过模型的推广,我们保证了改革的准确进行和准确着陆。

在“三清”进程中,全县共确认耕地块,总面积107.22万亩,签订合同10.5万份,颁发商业权证10.5万份,有效解决了承包地块不准确、界线不清、空间位置不清、登记簿不健全等问题。全县356个村清理核实农村集体资金1.41亿元,资产8.88亿元,资源103万亩。共确认了437,600名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涉及114,500户家庭。

改革的关键是如何量化人们的公平。京山县主要采取四种方式:一是将资产转化为股份给人。在经济发展较好的资产主导型农村,通过清产核资,明确集体经营资产总量,核算股权分配总量,明确人员类别,赋予人员权利。第二是将资源转化为股份。对于经营资源丰富的资源主导型村庄,土地、林地等村庄的集体资源以面积的形式量化为每份,并分配给集体组织成员。第三,“双重资本”转化为股份。针对经营性资产和经营性资源并存的双资本行政村,应当分别量化经营性资产总量和经营性资源总面积,并根据股份总数和参与人数进行合理配置。第四,系数被分配给人。对于缺乏二元资本的村庄,首先定义成员资格,建立虚拟份额,然后根据成员的农业年龄和劳动年龄等因素确定资产分配系数

景山县县委书记魏明超表示,推进改革的另一个困难在于集体资产的分配方式。如果存在“所有制类型简单化、分配方式僵化、分配效果普遍化”等问题,将导致改革的实质停滞。

在此基础上,京山县着力“绣”在这一关键环节,着力界定配股范围,确定配股方式,明确配股内容,创新“村办股、增发精”的配置模式。具体来说,这是由于资本配给,涵盖了所有方面;在节点上分配股份是有历史可循的。股份的分层分配是基于事实的。以灵活的授权为股份分配做出贡献。这种创新的股权分置模式的探索,回应了农民对股权分置的多样化需求,为深化股权分置改革试点找到了新的途径。

在分配股份时,家庭承包制实施前后出生的村民能否得到广泛的照顾?嫁出去的女儿和户口还在村子里。他们享有权益吗?为村庄做出贡献的村民能增加他们的附加值吗?如何对待农民工?在实践中,京山县创新探索了分时分段配股、兼顾现实水平配股、按劳配股、公民协商配股,并逐一回答了上述问题。

新城樊城村实行“分时、分段、逐节分配”。对于1982年以前出生在该村的老年家庭,每人分配20份基本份额,而1983年以后出生的村民无权获得这部分基本份额;百家洞,一个新城镇,被赋予了根据其工作贡献股份的权利。当它在1954年加入这个俱乐部时,90个老家庭上交了农具,每个家庭都得到10,000元的现金补偿来解释它的历史贡献。

白郭敏,永兴镇靖远村的一名农民,告诉记者,她结婚后,户口仍然在她的村子里,但由于在清人的分类中忽略了登记,她被排除在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之外。问题上报核实后,村里用预先设定的集体股弥补了,权益得到了保护。

“我们还在基本份额的基础上设立了农业年龄份额,反映了老年农民的贡献价值。工作年限越长,会员持有的股份越多。这是一个公平和平衡的局面。”樊城村党支部书记、樊城股份经济合作公司董事长谢大明表示,在股权分置改革过程中,共召开了60多次村民代表大会、200多次小组会议和数千次小农户会议。按照“尊重历史、照顾现实、权利与责任平等、公开审批”的原则,清产核资、清算成员分类、股份分配等难点环节顺利完成,确保了股改的公开、公平、公正。

在股权分配的关键环节,京山县将股权类型和分配方式移交给农村进行民主协商,充分吸收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意见和建议,有效保障他们的知情权、参与权和决定权,最终实现了惠及全民的股权改革目标。京山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银星说:“整个改革过程不仅要让广大群众在经济上受益,还要给他们一种政治和精神上的收获。”

变革促进变革,激活新的发展动力

“资源转化为资本,农民转化为股东,年度股利账户存款”这是京山县农村集体资产共享权改革的真实写照。

关于股改带来的变化,县经济管理局局长李敬东简单地概括为四项:农民财产性收入的稳步增长,农村集体经济的持续增长,农村经济的明显改善

“京山县农村集体资产共享权改革细腻、细腻、公平、历史、现实。推广过程中有计划、步骤和结果。改革走在湖北省乃至全国的前列。”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研究所所长邓大才在京山县进行实地调查后给出了这一评价。

责任编辑:梁炳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