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灾区]重温小爱心 传递大感动

5月13日早上,在捐赠点,许多学生在捐赠点捐赠了他们所有的零钱。一名学生对工作人员说:“我不知道今天这里有捐款。我没准备好。我下午拿到钱后会回来的。”

5月13日中午,工作人员发现一叠整整齐齐的100美元钞票,共计800元。

5月13日,住在西区管理与地球行政学院的两名学生在一辆小型货车里拖着一车衣服。后来,他们还亲自帮忙把衣服送到存放处,没有要求我们支付旅费或留下他们的名字。

5月14日上午,在世博园食堂门口举行的“赈灾募捐”活动现场,一名女同学匆匆赶来,从钱包里拿出100元现金,放入捐赠箱,说“尽你的一份力量”后离开。

5月14日中午,一名男同学骑着自行车来到捐赠现场,并迅速将300元现金放入捐赠箱。正当工作人员想问学生的名字时,他已经骑自行车离开了。

5月14日,一个穿便衣的男孩走过来,把一张10美元和20美元的钞票放进了捐款箱。他是一名聋哑学生。当他的家人陷入困境时,他给予了最大的帮助。

5月14日,在学校门口的募捐现场,一名农民工捐了1000元,只留下一句话:所有零食,所有零食。

5月14日,在袁波食堂门口,我们发现徐本禹拿着募捐箱穿过人群,恭敬地接受路人的捐赠。虽然他在流汗,但他仍然不累。

5月14日,在北京出差的陆建伟教授和在秭归出差的石智华副教授,首先都给研究所办公室打了电话,说他们不能及时赶回来。他们特别委托研究所的其他教师代表他们捐款1000元和500元,向灾区人民表示支持和慰问。学校里仍然有很多老师像这样离开灾区出差。

5月15日中午,一位穿着便衣的阿姨走过来,从口袋里拿出一叠钱。起初我们以为她只会捐100块,但她很快数出了100块中的10块“丢失”进了收集箱。我们问她,“你是学校的老师吗?”她回答说:“不,我在这里工作,来自河南。”之后,他走向附属高中,既不登记也不拍照。

5月15日早上,一位同学在捐款箱里放了200元,说:我自己捐了100元,另外100元是代表我同学捐的。他现在在实习。昨晚他特别打电话给我,告诉我给他捐100元。

“我家所在的城镇遭到了灾难的袭击。四人死亡,数十人失踪。我的家人很好,这很好。我今天来这里捐50美元。我没钱。”在新学生公寓的建筑工地上,来自重庆梁平县文化镇的农民工李熊静告诉记者。12日,住在灾区的李熊静得知地震灾难后立即打电话到他家。"我要到晚上十二点才能接通。"直到清晨,重庆才传来消息:“家人都很好,孩子们也很好。”第二天,李熊静一上班,就向同事们“炫耀”他的家人很好。

“我在找大学秘书。我要帮助我的儿子吴靖平捐款!”5月15日上午11点,一位老人敲了科学院党委书记齐永正的办公室,表示愿意捐款。新来的是吴靖平的父亲,他是科学系的老师。他今年84岁了。登记后,老人捐了500元钱。吴靖平副教授是理学院化学系的老师。自2000年以来,她一直在加利福尼亚学习。中国发生地震灾害后,她一直密切关注中国的灾情。她特别打电话给她父亲捐了500元钱来表达她对灾区人民的关心和同情。

5月15日晚23: 30,我校赴贵州华农大石望小学的志愿者发短信:“华农大石望小学全体师生为灾区捐款858.8元。”对于常年吃土豆的孩子和农村教师来说,这已经是一大笔钱了。华农大石希望

5月16日晚上10点,28名国旗护卫队成员也手持国旗站直,为地震灾民默哀三分钟。国民警卫队宣传委员会说:“我们自发组织了这次活动。学校里所有的学生都关灯默哀。我们的国旗护卫队来到这里升起国旗,以我们自己的方式向灾区人民表示哀悼。”

5月18日,渔业0701全体学生放弃周末休息,通过班级捐赠、无纺布袋、报纸集贸市场和矿泉水瓶集贸市场共筹集2859.1元。

当我们第一天收钱时,有一位老人捐了100英镑。第二天,第三天.所有人都来到我们的网站继续关注四川灾区的情况。在后来的谈话中,我们得知他已经82岁了。

因为附属小学就在学校门口,孩子们在门口很常见。每天我上学和放学的时候,都有许多可爱的笑脸。他们中的一些是当场给孩子100元的父母,另一些是捐零花钱的孩子。每当一个孩子来捐钱,但无法到达捐款箱时,工作人员会主动抱起孩子,让他们把钱扔进去。

学校门口有许多捡垃圾的阿姨和环卫工人。他们工作非常努力,但是他们也非常关心这件事。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捡垃圾的阿姨害羞地走过来,捐了50元。她不好意思说她捐得少了。

校车和门卫也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因为它离学校太远,所以携带东西很不方便。有几次,校车帮助免费运送材料。

水产养殖研究所0402班的刘晓靓两次各捐212元。他按比例捐赠了勤工俭学的收入。

外语0702班徐征捐2000元,欢子学院07班尧尧陈捐1000元。这是他们代表家庭的心声。

5月19日,幼儿园的孩子们用精美的信封给我们捐了3532元,附属中学的老师也给我们捐了5068元。

这些天,总有一些高年级学生刚从共青团办公室实习回来。他们寄100,200美元或更多。学生害羞地说,“实习刚刚回来,捐赠已经晚了。”

学校的许多班级自发地组织了捐款。他们要么给他们的学费,要么给他们心爱的存钱罐,来表达他们对四川灾区的爱。

这些夜晚,共青团委员会和大学生活动中心的办公室灯火通明。志愿者们正忙着数硬币。“我们一点也不累。我们只是想尽可能多的帮助灾区人民。”据了解,一些学生干部和团校老师战斗到凌晨2点:“由于学生捐赠的硬币很多,学校团委的工作人员每天都会把它们装在布袋里,在学校门口的教育超市兑换成钞票,方便存放在银行里。“在最初的几天里,每天几乎有数万枚硬币,由教育超市的销售人员一枚一枚地数着,有时需要一两个小时。但他们都非常热情,没有抱怨。”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成员阎小龙亲身经历了这一过程,深受感动。“武汉商业银行也有员工。他们清点并仔细分类所有钞票,从10美分到100美分不等,不管面额如何。他们经常花四个多小时来整理钞票。他们非常有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