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家庭教育立法,还有多远?

在NPC和CPPCC会议期间,家庭教育立法成为代表们关注的热点问题。当记者梳理媒体采访代表的声音时,离家庭教育立法还有多远?

今年的NPC和CPPCC,一个由人大中央委员会提交的《关于进一步促进家庭教育发展的提案》备受关注。统计数据显示,68%的父母对孩子的教育感到“更加焦虑”和“非常焦虑”。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民主进步党中央委员会副主席朱永新解释说,父母对孩子的教育很担心。90%以上的班主任认为家校沟通存在问题,家长参与沟通的积极性不高,家校教育观念存在差异,家长缺乏家庭教育知识,焦虑普遍等。各方都需要支持家庭教育。

“家庭是孩子心灵的港湾。从孩子出生的那一刻起,他或她就必须接受家庭的微妙影响。然而,在现实中,家庭教育的重要性往往被忽视。”全国人大代表、芜湖市中医院急诊科主任张荣臻建议通过立法进一步推进家庭教育的规范化。家庭应承担起加强儿童思想道德教育、帮助儿童养成良好行为习惯、促进儿童形成正确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的教育任务。

在现实中,虽然许多法律对家庭教育的法律规定比较分散,但与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的法制建设相比,家庭教育的法制建设明显滞后。现行相关法律法规对父母或其他监护人如何正确开展家庭教育以及相关政府部门和社会组织如何提供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仍缺乏进一步的规定。

除了张荣臻提出的建议外,全国人大代表、黑龙江省哈尔滨花园小学校长曹永明、全国政协委员、湖北寿一律师事务所高级律师谢文敏也建议将家庭教育纳入法律发展轨道。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4年中国的平均家庭规模降至2.97。目前,中国家庭正经历着快速的变化,呈现出家庭规模小、家庭类型多样化和代际结构简化的特点。流动家庭、留守家庭和单亲家庭已经成为重要的家庭形式,家庭教育面临新的挑战和问题。

那么我们离家庭教育法还有多远?

记者了解到,2018年3月,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向全国人大教育、教育、文化和卫生委员会以及全国人大法律工作委员会提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家庭教育法》草案和家庭教育立法相关参考资料。草案包括提高家庭教育的地位,加强父母对家庭教育的主要责任,以及规范家庭教育指导服务。

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关注和支持下,2018年8月,家庭教育立法被正式纳入第十三届NPC常务委员会五年立法计划的第三类。

在过去的两年里,重庆、贵州、陕西和江西相继颁布了地方家庭教育条例。

为进一步推进家庭教育立法,全国人大和全国妇联党委委员邓丽在两会上联合提交了《关于加快家庭教育立法的议案》。加快家庭教育立法是解决当前家庭教育突出问题的迫切需要邓丽代表在接受《中国妇女日报》采访时提到,从未成年人突出问题的分析来看,未成年人造成的大多数社会问题的根源都与家庭或父母的监护密不可分。(中国教育新闻-中国教育新闻网记者刘智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