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星星的她 不再独自闪光

我曾经接触过一个叫拉拉的女孩。当女同性恋父母带她来看我时,我感到特别惊讶和心痛。这孩子的眼睛充满了恐惧、空虚和绝望。那时,我想知道:谁创造了这样一个可爱的孩子?我蹲下来拉着她的手,向她展示我眼中的她。我希望她能在我眼里看到自己。但是她没有看我,只是重复着我不明白的事情。

通过她的母亲,我对这个孩子有所了解。从她三岁开始,全家人都非常焦虑,尤其是她的母亲。她的母亲认为自闭症是一种必须治愈的疾病。为了治愈她,她必须不断接受训练。怀着这种期望,孩子的母亲开始了拉拉的训练过程。她自己去研究美国律师协会(应用行为分析),研究结构.并将她的孩子送到康复机构接受两年多的隔离训练。

但是拉拉的妈妈自己不明白她为什么教她这么多东西。她没有学好它们,反而变得更糟。拉拉的妈妈告诉我这些时,她感到很委屈。她说她已经记住了六本厚厚的笔记本,并且每天花很多钱在额外的课程上。为什么不呢?

我告诉她:训练不能让孩子学会和人交往,就像鱼离开水一样,不仅不能学会游泳,而且会受伤。鱼学会了在水中游泳,孩子们的社会性一定是在他们与人的互动和正常的融合环境中发展起来的。另外,我告诉她,如果你想让我帮她,你必须听我的。我要求她回家时不要再给她两个小时的认知训练,而是回家拥抱她,给她一些笑脸,和她玩一些游戏。母亲当时拒绝了,说她做不到。她说她必须这样控制孩子,否则她会更不听话。

经过长时间的交流,拉拉妈妈的想法有了一点改变。我借此机会向她提出了要求。我说如果我想教女同性恋,我需要信任和合作。否则,我也不能教她。母亲“不情愿地”同意了。

我为拉拉做了一些计划。

首先,要培养孩子的良好情绪,没有良好的情绪管理,后面的一切都无法实现。对拉拉来说,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首先修复亲子关系。我告诉我的女同性恋妈妈停止在家对女同性恋的所有认知训练,带她做一些家务,带她出去玩游戏,体验与亲戚互动的快乐,而不是沉浸在死板无聊的训练中。只有在快乐的亲子互动和游戏中,孩子才能感受到母亲的爱并快乐。

其次,我把拉拉安排到一个合适的融合班,和班上的老师交流,安排一个普通的孩子和她成为好朋友。普通教师和特殊教师在课堂上观察。这改变了只有一名教师的一对一培训形式。我知道一次无聊的教学反而会刺激她的坏心情。

在集体生活中,老师引导拉拉和孩子们排队喝水,一起玩游戏。这位特殊的老师在小组中给予了她个性化的指导和帮助,她的规则意识越来越强。她周围的小伙伴们也像小老师一样,经常给她一些帮助。她开始观察别人,慢慢地模仿他们。她的眼睛变得越来越闪亮,甚至她的情绪也变得越来越稳定。

此外,为了训练她更好地融入小组,我安排了适合她的小组课程。3-6个孩子一起玩一些角色扮演互动游戏。在小组教学法中,教师不仅可以更加关注她,还可以为她的语言发展、兴趣培养和注意力提高提供个性化的指导。在团队中,在同伴的帮助下,她的参与能力和互动能力逐渐提高。

经过对拉拉几个月的融合教育和训练,我们经常可以在课堂或户外游戏教学中看到她的笑脸。她对参加活动的兴趣越来越高,而不是像以前那样逃避。在同伴的指导下,她也愿意交流,说话清晰,大大提高了她的社交能力。

星星的拉拉终于不再独自闪耀。

《中国教育报》 2019年4月7日第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