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农业改革重点抢先看

2016年12月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2017年的经济工作。其中,重点是“积极推动农业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即将召开。随着中央一号文件的发布,市场对农业的关注再次增加。2016年第一号中央文件首次提出了农业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全年分阶段取得进展。2017年将是深化农业供给方面结构改革的一年。深化改革进展如何?

这种融合把互联网带到了农村。现代生产方法开始影响农村。无数像张笑君这样的年轻人正在成为农村新的商业实体。互联网企业和资本巨头也正在进入这个村庄。

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为8.2%,其中私人投资仅增长2.5%,而第一产业即农业投资的增长率高达21.8%。

国家发改委农业经济司司长吴晓表示,如果说农业和农村地区是目前工商资本投资的热点,那么农村123个产业的整合和发展就是这个投资热点中最耀眼的亮点。

2016年,农业生产中新的商业实体数量将逐渐增加。山东、天津等农村地区和部分农村地区,电子商务、移动支付、科技金融、物联网等新形式已经引入农业领域。

吴晓说,目前农村123个产业的整合和发展仍处于初级阶段。农业发展的基础仍然相对薄弱。农产品的市场竞争力不强。要素瓶颈制约和制度机制障碍没有突破。新农业经营者的驱动能力也相对薄弱,利益联动机制不完善。

2016年,作为第十三个五年计划的第一年,国家发布了一系列农业领域中长期重大规划文件,包括《全国农业现代化规划(2016-2020年)》 《全国农村经济发展“十三五”规划》,以及一系列鼓励农村电子商务、农业大数据、农村金融等相关领域的文件。一批文件将在2017年继续登陆,地方政策文件将进一步完善。

12月11日,国家发改委和农业部发布《关于推进农业领域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的指导意见》,建议重点支持社会资本建设农业基础设施和高标准农田、种子工程、现代渔港等公共服务。

为了鼓励像张笑君这样的年轻人回国创业,国家也出台了相关的扶持政策。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支持农民工等人员返乡创业的意见中提到,要引导123个产业融合发展,带动返乡创业。

然而,一些专家认为,整合123个行业是一个自然的过程,政府不需要更多的干预。

华中科技大学中国农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告诉我们,整合123个产业是有条件的。例如,北京和上海的一些有条件的郊区因为条件而愿意进入。农民愿意把土地和外部资本结合起来,没有条件的地方是不能结合的。地方政府在制定政策时也应根据当地条件调整措施,不应采取一刀切的办法。

农村土地三权分立是改革的重点。

2016年与农业供应方面的结构改革相关的另一项重大改革是土地改革进展缓慢。

中组部和国家局近日发布《关于完善农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分置办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部署“三权共享”(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农民承包经营权并行)的重大农村改革。

《意见》指出,要完善“三权分立”的方法,不断探索农村集体所有制的有效实现形式

尽管中国自2004年以来已经完全放开了粮食市场,但中央政府提出了主要的价格控制手段,并对两种主要的大米和小麦实行了最低购买价格制度。国家委托符合条件的粮食企业以国家确定的最低收购价格收购农民粮食。从那以后,政府扩大了受价格控制的农产品种类,玉米也包括在内。临时采购、储存和采购政策应不时出台。在“支持城市”政策的支持下,国内粮食价格自2011年下半年以来持续上涨,逐渐超过进口粮食价格,导致越来越严重的倒挂趋势,极大地刺激了粮食进口的快速增长。在多重压力下,中央政府于2014年决定开始探索改革,将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与政府补贴“脱钩”。

事实上,最近发布的《意见》、《全国农业现代化规划(年)》和《粮食行业“十三五”发展规划纲要》已经为未来五年的农产品价格改革做出了具体安排。专家表示,根据中国明确的中长期计划,主要农产品中的大米和小麦将继续执行最低收购价格政策,这两大品种的价格形成在未来五年内不会与政府补贴“脱钩”,明年的农产品价格改革“硬仗”可能会集中在玉米和大豆品种上。

由于中国几年来一直在实施临时玉米采购和储存政策,中国的玉米价格已经上涨。然而,国际市场已经见证了一系列玉米高产,价格不断下跌,这直接导致国内外玉米价格差距日益扩大。与此同时,库存高的压力也在增加,目前临时储存的玉米总库存超过2.7亿吨。即使2016-2017年中国的玉米产量为零,国家储备中储存的玉米也能满足中国一年的玉米消费。这也是中国粮食供求结构性矛盾最突出的领域之一。

因此,2016年,国家将根据内蒙古和东北三省“市场定价与价格补偿分离”的原则,将原有的玉米临时收储政策调整为“市场收购”和“补贴”的新机制。国家发展改革委经贸司副司长刘小南表示,玉米购销体制改革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玉米价格是由市场形成的,反映了市场供求关系,调节生产和需求,生产者伴随市场出售玉米,各类市场主体独立进入市场购买玉米;另一方面,将建立玉米生产者补贴制度,并给予一定的财政补贴。中央财政补贴资金将分配到各省、自治区,地方政府统筹补贴生产者,保持优势产区玉米种植收入基本稳定。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告诉我们,现在看来玉米价格明年将继续放开,实行价格与补贴相分离的改革政策。这也意味着为期8年的玉米临时收储政策的实施将完全退出历史舞台,这将成为中国农业供给侧改革的突破口。

正如李国祥所说,玉米收购和储存制度改革是推进我国农业供给结构改革的一场艰苦战斗。目前,在大米和小麦口粮产量保持稳定的同时,库存压力大的玉米将减少3000多万亩,市场供不应求的大豆面积将增加900多万亩。换句话说,在玉米进行价格改革的同时,大豆价格改革也需要推进。

中国于2014年开始取消东北地区的大豆临时储存政策,并尝试大豆目标价格改革。大豆价格由市场供求决定。当市场价格低于目标价格时,大豆农民将根据价格差异获得补贴

然而,一些专家认为,现在判断目标价格试点是无效的改革尝试还为时过早。东北一家大豆协会负责人表示,目前最重要的是大豆的目标价格能够在伴随市场的前提下,有效抵御国际市场的低价冲击。此外,这个系统是一个不干涉市场的绿箱政策。它才实施了两年,但它仍然不认为这是一次失败的尝试。他说,现在没有更好的选择,所以如果相关部门需要讨论是否取消明年的目标价格试点,他们需要更加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