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发展当向“社会功能开发”转轨

李殊:如果深圳是改革开放的第一站,罗湖就是深圳梦的起点,也是改革开放的第一实践者和受益者。成千上万来自千千的梦想家聚集在深圳,来自全国各地。第一站往往是罗湖,留下“敢做天下第一”的精神财富。

自王璐十八大:以来,罗湖针对制约城市可持续发展的瓶颈问题和体制机制障碍,实施了旧制改革、棚改、医改、教育改革、消费型经济改革和基层治理现代化改革等一系列措施。罗湖在金融创新、医疗体制改革、社区治理、教育改革和数字政府建设方面走在全国前列。

用改革解决“大城市病”

吴良:世界城市化发展经历了“集聚高度集聚困境分散”的发展过程。城市化初期,大量的人聚集在城市,尤其是中心城市。当浓度达到饱和时,一系列严重的“城市疾病”出现,使得城市居民的生活质量日益下降。随后,城市空间结构逐渐从高度集中走向分散化。作为改革开放的发源地和深圳的中心城市,罗湖在城市升级发展中遇到了哪些新问题?

王璐罗湖:土地开发强度高,是深圳市建成区内建筑密度、商业网点密度和人口密度最高的城市。“老城区”空间设施老化,传统工业形态,人口密度高于纽约和东京,空间供需矛盾突出。土地价格和房屋租金相对较高,区域产业升级和发展空间有限,企业持续外流的压力越来越大,引进新企业的步伐受阻。大多数城市更新项目都是住宅房地产项目,很少关注城市的历史记忆、文化等方面,导致城市特色逐渐丧失。

Wu Liang :上述问题是中国大城市面临的共同问题。罗湖在改善密集老城区空间条件、实现“深度城市化”方面有哪些做法和案例?

王璐:15,罗湖成为深圳的试点城市。针对温室改革问题,建立了“政府主导的国有企业为三房建设服务”的温室改革模式。“先做产业规划,后做空间规划”,少走弯路,实现“城市更新产业升级”。在过去三年中,提供了59.9万平方米的土地,释放了142.2万平方米的工业空间。罗湖建立了城市更新法律法规体系、部门协调机制、利益平衡机制等。并制定了《罗湖城市更新操作手册》。

武良:18从此,中央政府先后提出了建设粤港澳大湾区的宏伟规划和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示范区”的战略规划。罗湖将发挥什么作用?

王璐:罗湖最大的特色是它位于粤港澳和海湾地区的核心枢纽。它承担着服务内地与香港交流的职能,已成为华南地区人员、货物、资本和信息流动的中心节点。

在大湾区深度融合发展的背景下,罗湖要建设一个集高端商务、时尚消费、休闲娱乐、旅游为一体的复杂功能型城市,任重道远。建议深圳罗湖等行政区域实现错位发展,以民生和高端服务业为重点,结合城市更新和城市综合管理能力建设,实现形态升级和动能转化。

乘客从香港经周子扬目前的罗湖桥进入深圳

寻找另一条避免陷入同质竞争恶性循环的途径

李树:对罗湖来说,目前最好的发展道路是“变道超车”。罗湖高科技产业

过去,经济发展在城市发展中占据绝对的主导地位。城市代表着财富的集中和商业贸易的中心。如何以自己的主导产业在全球竞争中取胜,是城市发展的主要目标。城市管理者更加关注中央商务区、产业集群、机场和高科技园区的发展。然而,未来的变化趋势是,城市功能将从以经济为导向或只以经济为导向的类型转变为全面、平衡和社会化程度更高的类型。

全球城市的发展将更加注重城市社会功能的发展和城市公共服务问题的解决。《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示范区的意见》明确指出,“实现好青年教育、好学习教育、富劳动、好病人医疗、照顾老人、宜居、扶助弱者”,对深圳的民生和幸福指标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李殊:教育和医疗是罗湖的两大“王牌”。目前,罗湖已经开始在罗湖口岸和文锦渡口岸从学前教育到高中的整个过程中建设国际学校,而“粤港澳城市大学”也在筹建之中。接下来,我们可以探索吸引港澳高校、科研机构和企业在罗湖设立研发机构的途径,从而大大提升罗湖科研院所原有的创新和再创新能力。在医疗方面,可以适当加快罗湖、港澳一体化医疗资源平台和机构建设,试行粤港澳医院双向转诊。目前,香港和澳门的医生在中国内地执业需要大约9份标准文件,这有点复杂。我们可以探索进一步简化程序,让高端医疗资源更充分地流动,并创建一个国际医疗护理实验区。

王璐:使改革发展的成果越来越公平地惠及群众,这是发展的开始。据统计,近五年来,罗湖已投入民生资金655亿元,民生支出占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比重一度达到80%。通过对群众关心的热点难点问题和周围事物的“微观改革”,15分钟医疗圈基本形成,一系列体制机制问题得到解决。(同济大学国家现代化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戴舒婷撰写)(编号:12,《半月谈内部版》 2019)返回搜狐查看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