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 | 一名前警官眼中的刑事辩护那些事

本文仅供交流学习,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立即删除。

2走私普通货物罪

一废铁机械公司员工串通报关人员以低报方式走私废铁出口,公诉人指控该员工受老板指挥而为,证据只有一对一口供,即员工供述是,老板否认有参与,但他们却在同一个群中有讨论过相关事宜,应该讲,还是有一定的合理性。那么我接手后,老板一直和我说那些只是聊天,不作为证。我都不信,法官怎信,但我始终认为一定要从根源上铲除法官的疑虑,不是剪枝。我看了三次案卷终于有所获,一是手机扣押时串号不对应,与鉴定的手机串号不同,少了一个数字,无法证明同一性;二是对于电子数据鉴定,我不懂很多名词,便一一查询和请教数据专家,终于发现一个重大问题,就是在做电子数据鉴定时,并没有先固定手机哈希值,只将提取的数据测了哈希值,哈希值是证明数额同一的唯一证明,也就是扣押的手机无法证明属于当事人,也就是所有电子数据可能与本案无关,这就是从根源上否定了该证据。

“刑事辩护中,每一个案件的辩点都在那里,关键你能不能发现并运用好它。”这是我从事刑事辩护一直坚持的信念。

达到当天最大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