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捞为何学不会在于这家企业变革内在而生

海底捞今天的辉煌转折来自其内部人力资源系统和服务系统的坚实基础以及更加开放的商业思想。海奇首席信息官石琦认为,海底捞的企业文化与互联网企业非常相似。它鼓励内部创新,不怕犯错误,并以企业发展为核心而不是部门的利益。

海底捞在餐饮业的革命不禁让我们想起了科技业巨头小发猫,即响应市场需求变化的自主创新:海底捞将不再是千家门店,不同的体验商店可以满足人们的特殊需求,信息瓶颈本身的突破以及对行业的服务,在这一系列自然变化的背后,在其强大的组织结构和组织自我中起着关键作用。创新能力。为什么“海上钓鱼将不会学习”?学习海底捞的具体做法也许并不难,但是该企业的转型是固有的。

事实上,海底捞的内部从不强调改变,也没有改变可以改变的东西。”

海洋捕捞CIO史琪似乎认为,海底捞实际上并未在内部实施真正的变更计划。现在我们看到,海洋捕捞或互联网的转型实际上是内部机制运作的结果。我还没有经历过所谓的痛苦,所有的变化都已经实现。

四年前,《海底捞你学不会》完全将这个火锅品牌推向了公众舆论的顶峰。在许多人的心中,“海淀钓鱼”的品牌影响力不亚于苹果和小米,人们正在对此进行学习。但是,随着传统产业的转型和转型,海底捞也开始从内部寻求创新动力。在财务主管看来,海底捞的华丽转折源自其内部人事系统和服务系统的坚实基础以及更加开放的基础。商业思维。

创始人的开放思想

在海底捞,张勇董事长没有自己的办公室,也没有设立“海多钓鱼总部”。海底捞没有集中感,是一家在员工眼中具有相当开放的内部文化的公司。内部文化只能由创始人来奠定。在内部海底捕捞人员中,管理海底捞决定的张勇,张勇是海底捞最高管理层的最大特点。

“内部有很多新事物,不怕犯错误。这种企业文化与互联网公司非常相似。”这是史琦从完美世界跳到海底捞之后最大的感觉。

在每个人都大声疾呼移动互联网的时代,海底捞的适应法也已公开。史琦已经是海底捞的首席信息官,他是海底捞的老板,而他是一名海钓主管。独立的股权结构位于海底捞之外,独立融资,独立运营和独立管理,专注于餐饮业的互联网。在施琦看来,这也是海底捞内部开放文化的体现,海底技术最终生产的一切东西也都优先在海底捞服务。

建立食品和饮料信息技术的基础系统

在海底捞开放思想的指导下,史琦开始领导海底捞信息化团队和海海科技,着手改造海底捞。我认为这项工作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在海床上。信息化瓶颈本身的瓶颈已经扩展到行业服务,另一方面,海底捞的现有用户系统已经在商业思维上发生了转变。

在施琦看来,当前的餐饮信息市场就像进入北京的“八国联军”,每一个都高度分散,进行预订,排队,排队和成为会员。关联很小,作为唯一可以关联这些服务的基础系统提供商通常很少有开放接口,这最终使整个行业非常分散。

海底捞信息部和海海科技的目标是在打破海底捞自身信息化的瓶颈的基础上,开发一种适用于海上捕鱼的海带系统,这相当于使餐饮业和该系统成为底层系统。将免费或以低成本向合作伙伴开放时,施琦透露,该系统将于本月底向合作伙伴开放,并将逐步取代海底捞当前的基础系统。

通过人群细分打开店面转型

如上所述,史琦尝试改造海底捞的第二个阶段是在对海底捞人口的了解基础上,将更多新思想引入海底捞服务体系。这样做的目的是通过优质的服务促进普通消费者成为忠诚的客户。将来,海底捞人民的服务将更加详细。

首先,抓住未来的消费人群。 “爱玩”是下一代消费者的重要特征。在90年代和00年代之后,有一代人不饿。他们除了进食意外以外,还更加重视品牌增量服务。因此,在游戏公司工作了多年的史琦决定通过海海科技开发更多的社交游戏,赢得对海底捞的“下一代”热爱。

第二,将参与感引入到海上钓鱼中。施淇在小米客户服务中心与海底捞和海海技术高管进行了为期三天的实习,以了解小米如何与用户互动。他认为,如今的海底捞应该更靠近用户,并且用户需要深入参与海底捞的未来计划。在北京的体验店中,用户可以参与店面转换。未来的经验还将扩展到更多商店。

第三,人群分散到最后。位于北京上地的体验店有两种主要类型的用户,一种是互联网行业的从业人员,另一种是大学生。施奇认为,他们具有相似的人群需求和消费特征。将来,为人群开设商店将是在海底捞开设商店的原则之一。对于不同的用户,海底捞将开设不同的体验店,以满足细分人群的特殊需求。

摘要

海底捞从未改变,但改变得如此彻底。这与它强大的组织结构和组织自我创新能力有关。它避免了湖南和湖北的根本转型,并且不会屈服于过多的互联网。炒作概念,不断寻找用户需求的发展道路,这不是故意的,但这是理所当然的。相信将来,海底捞仍然是一个值得学习的目标。 (专业食品网编辑史扬)

海底捞|不是学校|公司变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