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助洗衣机披上共享外衣,能蹭一波共享经济的红利吗?

5月中旬,上海街头出现了一群具有洗衣和烘干功能的自助洗衣机,引起了媒体和市民的热烈讨论。共享洗衣机的概念得以传播。事实上,这种形式的自助洗衣机早在2015年就出现在学校、工厂和其他地方,但直到今年才进入公众视野。

随着国家生活水平的提高,现代家庭中传统的洗衣方式逐渐被洗衣机取代。然而,由于家用洗衣机的容量较小,它们不适合洗涤窗帘和地毯等大型衣物,并且必须面对两个问题。如果大衣服是在洗衣房洗的,它们不仅昂贵,而且有因洗涤不当而损坏的风险。如果使用洗手,它既麻烦又麻烦。这时,共享洗衣机出现了,这可以为城市居民提供许多便利。

洗衣机可以帮助人们节省大量的家务劳动时间,但是它们也有一些缺点,例如不方便操作、安装和价格高。然而,由于低收入、高流动性和狭窄的居住环境,学生、白领、蓝领和其他城市流动人口无法拥有自己的洗衣机。共享洗衣机无疑符合这个群体的使用要求。根据公共数据,中国的流动人口高达2.2亿,这为共用洗衣机的发展提供了很大的空间。根据轻型乘客共享洗衣机发布的数据,该市场的销售额为48.8亿英镑。

近年来,家电行业的销售增长越来越慢。公共数据显示,2015年国内洗衣机零售总额为605亿元,同比增长4.3%。然而,根据Ovieyun.com发布的数据,去年国内洗衣机零售总额为615亿元,同比仅增长1.2%,行业发展进入平稳期。与此同时,中国的共享经济越来越激烈。在这种情况下,家电巨头必须顺应潮流,做出一些改变。随着市场前景和物联网技术的日益成熟,共享洗衣机自然成为家电巨头试水和共享家电的首选。

在各种需求下,尤溪、孝义洗衣等中小企业家和海尔、美的、创维等家电巨头先后从不同角度进入共享洗衣机市场。然而,与其他共享行业相比,目前共享洗衣机行业的竞争有些冷淡,相对较小。

尤溪、孝义洗衣等平台从私人租赁的角度进入了共享洗衣

尤溪、孝义洗衣等主要校园市场平台。与其说它是一个共享的洗衣机平台,不如说它是一个私人洗衣机租赁服务平台。鉴于我国大部分高校没有为学生公寓提供洗衣机,休闲洗涤和孝义洗涤通过免费硬件和服务费为学生提供私人洗衣机租赁服务。类似的服务在过去确实出现过。海尔曾经提供洗衣机租赁服务,但要求支付1000元以上的押金。相比之下,休闲洗涤等平台更符合学生的需求。这种平台受到许多投资者的青睐。根据信息技术橙的数据,孝义洗衣和尤溪分别获得了300万元人民币天使融资和3000万元人民币天使融资。据说两个平台的估值都超过了1亿元人民币。

私人洗衣机租赁侧重于一间卧室和一台洗衣机,在线服务仅向同一间卧室的学生显示。同一间卧室的学生可以通过该平台检查洗衣机的使用状况,远程启动或预约洗衣服务。虽然洗衣机是租来的物品,但学生们在工作日使用洗衣机时会主动维护,因为它们是宿舍的公共财产。同时,一间卧室也意味着用户不多,便于管理,不用担心用户过多或不文明使用行为造成的不卫生的机器和细菌遗留物。

但是,私人洗衣机租赁平台面临着退货周期长的问题。私人洗衣机的平均使用频率不高,更换成本高

最后,一些用户表示,虽然私人洗衣机租赁平台不收取广告硬件费用,但实际上需要押金。例如,孝义洗衣店要求用户支付200元的押金才能使用。此外,服务费相对较高,这对没有收入能力的学生来说成本效益不高,许多学生表示不愿意使用。

海尔、美的等电器巨头创新公共自助洗衣机

与私人洗衣机相比,公共自助洗衣机通常以学生宿舍或工厂公共洗衣房的形式出现。这些地方的用户都有洗衣需求,但他们通常不买或不能买洗衣机。他们有很高的意愿使用公共洗衣机,也是旧投币式公共洗衣机的主要受众,并对共享洗衣机有很高的接受度。自助洗衣机平台单一洗衣机为更多用户服务,使用频率更高。

公共自助洗衣机平台主要面向家电行业巨头拥有的产品,如海尔推出的海尔洗衣房、美的推出的美眉洗衣房和创维推出的轻量级共享洗衣房。由于海尔在过去已经在许多大学安装了投币式公共洗衣机,它在用新洗衣机代替旧洗衣机来分享洗衣机方面有很大的优势。根据公共数据,它现在覆盖全国654所大学,是目前最大的共享洗衣机品牌。

过去,当用户想用投币式自助洗衣机洗衣服时,他们不仅要先把衣服拿下来排队,还要不时检查排队进度或收集衣服,这既费时又费力。针对这些痛点,使用物联网技术的共享洗衣机为用户提供了从在线查询等待时间、预订、付款到收衣提醒的一站式服务,有效解决了因用户数量庞大而费时洗衣的问题。

其次,大多数公共自助洗衣机使用商用洗衣机,这种洗衣机比普通家用洗衣机更耐用,可以装更多的衣物。共用洗衣机洗涤后消毒一次,比普通洗衣机更加卫生,可避免因洗涤行为不良造成交叉感染。

家电巨头对洗衣机了解很多,但似乎不了解用户体验。具有电子支付功能的共享洗衣机更像是升级的投币洗衣机。根据许多消费者的反馈,与旧的投币洗衣机相比,共享洗衣机的体验并不好,并且存在许多缺陷。

虽然共用洗衣机似乎可以节省用户洗衣服的时间,但事实上,由于应用程序使用过程繁琐、体验差,洗衣服既不省时也不方便。以海尔洗衣店为例。过去,只要你把钱投入洗衣机,使用洗衣机的一个步骤就变成了许多步骤,需要注册、找台机器、验证、放入衣服和付钱开始洗涤。此外,根据智湖用户的反馈,在使用共享洗衣机时仍然很有可能遇到困难,如界面混乱、找不到洗涤功能、网络拥塞、预约延迟不成功等。许多校园洗衣店都张贴了提醒,以避免在21-23点的高峰时段洗衣,从而显示了服务器负载的差异。网上预订并不能节省洗衣时间,从另一方面来说,这只是一种浪费。

许多共享的洗衣机平台仍然有未显示的机器故障。直到用户付钱启动洗衣机,他们才发现他们不能使用洗衣机。钱还没还,他们不得不拿起湿衣服,再预订一台洗衣机。家电巨头引入的共享洗衣机体验的差异也可以从侧面解释物联网技术在中国还不成熟。

城市家庭共用洗衣机也出现了。

出现在上海街头的共享洗衣机是最新的热门新闻。与前两种不同,这些共享洗衣机被放置在购物中心周围,旨在满足分散的消费者需求。消费者可以在去购物中心或跳舞时挑选需要清洗的衣服

其次,街道共用洗衣机的价格非常昂贵。例如,最大容量为18KG的洗衣机需要40元来清洗桶。一些用户已经计算了账单,并且已经可以购买新洗衣机20-30次了。此外,因为位置不靠近社区,除了清洁费之外,用户可能需要花费车费和时间来回携带衣服。因此,共用洗衣机的用户大多是路过跳舞的方块舞者。

最后,街道共享洗衣机只提供几组洗衣机,而不提供平台休息或搁置洗衣篮的平台。服务不足也是导致用户流失的一个重要因素。

此外,由于服务费的盈利模式相对单一,大多数共享洗衣机平台旨在通过共享洗衣机平台来培养长尾消费。例如,一家私人租赁洗衣机平台孝义洗衣店(Xiaoi Flaying)希望培养用户的习惯,以便学生毕业后能够继续使用该平台。另一方面,海尔洗衣店计划在共享洗衣机平台上积累流量,提供购物、直播、订票等渠道,实现长尾利润。现在海尔已经被放在了外卖入口。可以看出,引入共享洗衣机的目的是利用差异化服务营销。然而,由于学生、蓝领等共享洗衣机主要接受者的回报率较低,他们无法带来长尾消费,送货服务也难以与专业送货O2O平台相比。共享洗衣机的本质是短期租赁服务。

共用洗衣机规模小的原因还在于,国内消费者对私人专属物品有强烈的清洁心理,这在投币式公共洗衣机和共用洗衣机时代是真实的。消费者对共用洗衣机安全性的信任并没有因为使用欧盟标准洗涤剂和提供杀菌消毒功能而消失。共享洗衣机的普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Summary

由于公众对共用洗衣机的信任很难培养,即使有需求,也很难普及,学校和其他许多人住在一起的地方将是目前唯一的消费市场。如何培养公众消费观念,优化服务质量,是共享洗衣机目前需要面对的问题。苏宁已经开始推出共享烘干机,以应对消费升级带来的新需求。欧美一体式干洗机模式和日本自助洗衣机在开始洗涤前两分钟自动空转清洗方法值得学习。随着共享洗衣机服务的改善和体验的优化,消费观念逐渐形成,人们对卫生的疑虑也消除了。只有这样,共享洗衣机的市场规模才能扩大,从而赢得全国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