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家畜血吸虫病疫情降到历史最低水平

血吸虫病是由日本血吸虫寄生人类或哺乳动物引起的人畜共患寄生虫病。晚期病人患有肝硬化、腹水和其他症状。它是一种重大人畜共患疾病,严重危害人民健康和生命安全,影响经济和社会发展。在我国历史上,它主要流行于长江流域和南方的12个省(区、市)。经过60多年的努力,中国血吸虫病防治取得了显着成绩。上海、浙江、福建、广东、广西五省(区、市)已消灭血吸虫病。湖南、湖北、江西、安徽、江苏、四川、云南等七省将于2015年达到通信控制标准。

根据《血吸虫病防治条例》和“预防为主、标本兼治、综合治理、联合防控”的原则,全国农业血吸虫病防治工作全面实施了以控制传染源为重点的防控战略,加强了组织领导,强化了责任管理,大力推进各项措施的实施。这不仅降低了人群感染血吸虫病的风险,而且增加了农民收入,取得了显着的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

牲畜流行病降至历史最低水平。经过多年的努力,牲畜流行病已降至历史最低水平。2017年未报告家畜血吸虫病疫情,未检出病原阳性家畜,有效保障了畜牧业发展和人民健康。

血吸虫病流行范围进一步压缩。截至2017年底,12个省(区、市)450个疫区县中,82个县达到传播控制,153个县达到传播阻断,215个县达到消除标准,其中四川省达到传播阻断标准。

农业综合治理成效显着。自2006年以来,七个疫区省份组织实施了农业血吸虫病防治项目。流行病地区放牧的牲畜数量大幅减少,从2006年的180多万头减少到2017年的70万头。农业机械化水平显着提高,疫区生产生活条件和环境显着改善,人群血吸虫病感染风险显着降低。

农业血吸虫病防治工作机制基本形成。多年来,各级政府成立了以政府负责同志为首的领导小组,将血吸虫病防治提升为政府行为,建立了政府主导、部门联动的防控机制。同时,农业系统整合资源,统筹规划,综合治理,加强区域联防和部门合作,不断创新工作方法,稳步推进血吸虫病防治各项工作,基本形成一系列有效实用的工作机制。

江苏省以易感家畜疾病监测为重点,以消灭病畜和预防用药为辅助措施,以实施血吸虫病农业综合防治工程为重要起点。通过项目实施,带动疫区农业综合开发,有效控制钉螺区环境,带动民间资本投资农业血吸虫病综合防治。连续11年未发现血吸虫病阳性动物。血吸虫病控制区家畜圈养率在95%以上,家畜血吸虫病筛查率在90%以上。全省64个血吸虫病流行县(市、区)均达到传播阻断标准,46个县(市、区)达到消灭标准。

安徽省加强组织领导,实行目标责任制管理,明确“主要领导负总责,分管领导负责具体工作”。加大疾病调查和治疗力度,扎实开展疫情监测,提高检测水平

湖南省是“湖区五省”血吸虫病重点控制区之一。全省钉螺面积约占全国钉螺面积的1/2。湖南省委、省政府一直把血吸虫病防治作为保障和改善民生、促进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一项实事。“十三五”以来,22个重疫区全面实施了家畜传染源控制、人群传染源控制、钉螺控制和血吸虫病防治机构能力建设“四大工程”。洞庭湖周边重点疫区将“春秋两检”模式改为“两治一检”,有效降低牲畜感染率,巩固防控效果。加强洞庭湖、澧水、水原流域重点县易感牲畜疫情监测和洪水后风险评估,加强重灾高风险地区易感牲畜的预防群体治疗和应急处理,确保疫情不反弹。

江西省农业血吸虫病防治工作坚持点面结合,夯实调查和治疗基础。牲畜调查、疾病治疗和疫情监测的基础工作不会动摇。鄱阳湖周边代表性区域将设立风险防范点,重点监控易感牲畜。坚持多措并举,精细化、综合化管理。按照“旱改水、建围墙、调结构、挖鱼塘灭螺”的管理路径,大力实施旱改水、挖鱼塘、建畜禽圈三大管理项目,切断血吸虫病传播途径,有效改善疫区生产生活环境。坚持不断创新,提高服务水平,做好家畜血吸虫病教育活动,有针对性地开展扶贫对口、规范指导的面对面培训,提高血吸虫病服务技能提升效率。加强与卫生部门的定期协商,实施“人与动物同步”的防控机制。

四川省成立专门小组开展血吸虫病防治工作,落实防控措施,争取政策支持和资金投入,确保项目顺利实施。推进家畜血吸虫病诊断技术研究,在全省推广牛羊血吸虫病快速检测试纸条新技术,提高防控效率。加强源头控制,突出综合防治,同时加强牲畜调查和控制,大力实施农业综合治理。2017年,四川共有34,000头牛羊被圈养。血吸虫病流行区圈养牛率在95%以上,重流行区圈养牛率为100%。该省于2017年达到传输阻塞标准。

云南省积极探索山丘型血吸虫病防治新模式,创新检测方法,提高监管效率。胶体金家畜监测新技术首次在全国创新推广应用,彻底改变了以往传统的粪便检测方法,有效解决了粪便样本多、工作环境差、准确度低等问题。加强部门间联系,实行同步调查处理。“集中春季,多次化疗,全村推广”的牲畜检查治疗新模式已在重疫区村庄全面实施。家畜感染血吸虫病的风险大大降低,家畜的阳性率迅速下降。

农业和农村事务部畜牧兽医局投稿

责任编辑:王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