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自研农药 农药不再“敌敌畏”

中国自主研发农药:不再使用敌敌畏关注中国物质科学技术的发展“任何国家,男性自杀率都远高于女性,但20年前中国与80年代和90年代相反,中国女性自杀率居世界首位,明显超过中国男性自杀率。自杀大多是由农村妇女实施的。加拿大医生费李鹏的调查发现(他因此获得了中国政府的最高奖项),罪魁祸首是那些在农村地区容易获得的33,354种剧毒农药的冲动下饮用农药的人,这些农药很难拯救。

虽然自从中国改进了杀虫剂管理后自杀率直线下降,但不难理解,当提到“杀虫剂”这个词时,年纪稍大的中国人会想到“敌敌畏”,它会熏人的气味和尸体。在最近的一次材料科学与技术研讨会上,中化化学科技研究所高级工程师黄文瑶想证明杀虫剂的合理性。

“有许多关于杀虫剂的负面报道。事实上,在科技部的支持下,农药已经从传统印象中改变了。”黄文瑶说,中国农药已经被取代很长时间了。许多杀虫剂对人的毒性不如盐或酒精。正如一位农药研究员所说,“如果你喝农药,你会活下来,但毒药不会死。”

黄文瑶认为目前的农药评价体系比医学评价更加完善和严格。只要临床实验证明没有问题,药物就会上市。杀虫剂是不够的,因为它在野外使用,暴露在空气中。我们应该评估它对人类、大气、水、土壤和有益生物的影响。农业部、卫生部、环境保护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等33,354个部门负责农药研发和营销。有很多障碍。

虽然新农药的价格比传统农药高,但农民仍然欢迎它们。黄文瑶说:“过去,农民希望价格低廉,见效快。现在,对农民来说,价格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还应该考虑药品安全、农药残留等问题。种植者越大,他们就越重视药物使用的标准化。在科技部的支持下,我们正在以安全、生态和环保为目标开发这些新药。”黄文瑶提到,在像山东寿光这样的大规模种植基地,用药标准应该比散养个体农民好。

黄文瑶说,仍有一些农民购买“甲胺基膦”和其他传统杀虫剂,这些杀虫剂目前是被禁止的,但它们是由地下工厂生产的,是被禁止的。个体农民购买它主要是因为它简单、有效且便宜。然而,这种非法使用已经很少了。还有一种禁止使用药物的方法。喷洒农药后,农产品在一定时间内(安全间隔)不准上市,但农民急于出售,导致农药残留。然?獠⒉皇巧背婕帘旧淼奈侍猓鞘褂貌坏薄?

黄文瑶说公众舆论对杀虫剂如此敏感的原因是中国人把杀虫剂和自杀联系在一起。“当时,个别杀虫剂的毒性相对较高。在农村地区,争吵时,人们除了喝杀虫剂什么也想不到。紧急措施没有现在强。因此,舆论影响了现在,杀虫剂是万恶之源。”

黄文瑶说越来越少的肥料和种子被收集起来,而一些则被收集起来,并被杀虫剂没收。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统计,如果没有杀虫剂,世界农业产量将减少20%到30%,甚至完全减少。

黄文瑶说,1995年以前,中国农药基本上是从国外复制过来的。加入世贸组织后,中国开始自行开发新药。科技部开始支持“九五”计划,为中国农药研发提供了一个没有创建基础的团队。例如,从2011年到2015年,科技部按计划拨款2亿元,极大地帮助了中国的青年研究

“与石化产品不同,农药是小吨位、多品种的。国内工业产值每年数百亿元。全球约300亿美元。”黄文瑶说,虽然农药工业的产值很小,但研发投资很高。“与自然病虫害作斗争,昆虫体内会产生抗体,一种药物费了这么大力气才研究出来,用了几年就失败了。你必须开发新的品种来对付不同的疾病、害虫和杂草,因为生态是一个平衡的系统。你把这个推下去,然后再推上去。”

“一个外国品种要在10年内开发出来,大约需要3亿美元才能进入市场。我们现在是一个国家体系。在科技部的支持下,每个人都在努力工作。客观地说,美国和外国跨国公司之间仍有差距。因为你的基金会在那里,33,354家跨国公司一般每年有70亿美元的销售额,至少有7.8亿美元用于研发。我们中国最大的农药公司只有30亿元的销售额,研发投资最多约为1%。”

”在50,000种化合物中,只有一种成功,许多失败。为了人类的安全,为了环境的安全,这张卡已经死了。”黄文瑶举了一个例子:“有一种农药经过八年的发展,已经进入工业化阶段。结果,在慢性毒性试验中发现了问题。连续两年每天给只老鼠喂食杀虫剂。两年后,解剖后发现病变。很抱歉,这种药物的前8年投资失败了,但这是科学,没有办法。”(科技网)(编辑:董闫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