饲料微利时代的市场份额之争

自2月底以来,广东省每吨饲料的总价格普遍下降了50元,但饲料行业的形势仍然不容乐观。农业部2014年第一季度的数据监测显示,在产量方面,猪饲料同比下降2%,蛋饲料同比下降10%,肉饲料同比下降12%,反映了饲料企业在畜禽市场低迷时期的困境。

农场的正常运转是饲料企业生存的基础。除了减少利润和赢得市场份额,一些饲料企业已经开始使用自己的资金“输血”给客户,以赢得自己的生活空间。

市场份额引领低利润时代

“现在的关键是开放生猪市场,充分利用产能。”广东省佛山市高明谷玮饲料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清一认为,饲料公司在定价时一般遵循市场,配方和成本相对透明、平均。饲料工业在争夺更多的市场份额。为此,3月初,公司将每吨价格降低了50元。与此同时,为了生存和发展,公司一直在招聘人员做好营销和服务工作。

最近,饲料原料的下降趋势很明显。以饲料中最重要的成分玉米和豆粕为例。前者的平均价格从2013年7月的2400元降至近期的约2080元,而豆粕价格从去年9月的每吨4500元的高点降至近期的约3550元。玉米和豆粕的消费量分别约占总价格的65%和20%~25%。仅这两种原材料的降价就能节省一吨总价格,超过400元。因此,在一吨利润转移到50元后,原材料的“股息”仍然接近350元,饲料厂仍然盈利。

佛山市广慕星饲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慕星)于2013年底将设计产能从15吨/小时扩大至20吨/小时,年产量为13万吨。总经理陈杰向笔者介绍,公司最初的主营业务是家禽材料,现在正慢慢转向猪材料。2014年的目标是50,000吨至60,000吨猪原料。根据2013年仅10,000吨猪饲料的销量,增长400%~500%是雄心勃勃的,显示了饲料工业份额的重要性。

市场份额扩大的背后是饲料行业正在进入一个低利润的时代。以广慕星为例,全价材料平均售价为每吨3300元,毛利润为3%,即99元。净利润为1.2%,即39.6元。目前,国内饲料的平均利润进一步下降到3%左右。除了一些特殊饲料外,利润可达5%~10%,大多数饲料企业利润少但周转快,靠生产和销售来保证效益。

饲料厂“输血”农民寻求双赢

严峻的市场形势推回一批农场和饲料厂。自2013年4月H7N9疫情爆发以来,家禽的消费和养殖大幅下降,许多家禽饲料制造商开发了猪饲料生产线。然而,生猪市场的持续衰退让新老制造商的生活都变得艰难。2013年饲料工业总产量为1.91亿吨,同比下降1.8%。其中,配合饲料1.62亿吨,同比下降1.2%;浓缩饲料2300万吨,同比下降6.8%。份额的减少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一些市场参与者的退出。

"从三月份开始,该集团开始调整种猪价格,但效果不明显,销售额下降了20%左右。"广汽养猪事业部总经理王辅生对作者叹了口气,“但是现在客户对引进的欲望也不低,因为他们想明年在市场上下注,问题是农民手中没有钱。”王辅生认为,为了在饲料行业生存,首先要做的是给农民“输血”,比如信用支付,帮助客户筹集资金,让农民能够在断裂的资本链边缘生存。

“猪和饲料行业的血腥味已经传播了很长时间。我们也在考虑如何支持农民,但是我们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方法。普里纳的两位总客户经理杨金丽介绍说。

陈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