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研讨如何破解粮食产业“五高二低”现象

◎推进粮食供应方面的结构改革,要处理好总产量和品种的关系。目前,产量、库存和进口的“三量增长”是一个阶段性问题,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一个技术问题,而粮食安全是一个战略问题。

◎推进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改革,在保持政策框架基本稳定的前提下,按照“价格补充分离”的原则,逐步分离最低购买价格政策的“保证收入”功能,同时建立相应的利益补偿机制,综合运用价格和补贴等手段。近年来,中国粮食产业发生了变化,实现了粮食产量的年增长,但仍存在“五高两低”现象,即高产、高库存、高进口、高价格、高成本、低消耗、低销量。在前几天举行的第十八届中国粮食论坛上,一些专家在“深化粮食供应方面的结构改革”的主题下对此问题进行了分析。

“目前,粮食高产、高进口、高库存问题日益突出。下游产业面临经营困难,财政负担增加,国际谈判压力增加,政策执行效果逐渐减弱,外部问题越来越严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际局局长程国强表示,目前有5.8亿吨粮食企业库存。大米库存达到1.5亿吨,相当于国内消费总量的80%。小麦库存超过1亿吨,接近国内消费总量。中央政府大量增加大米和小麦储备,储存能力严重紧张。

中国食品工业协会会长、中粮集团总裁于旭波表示,农产品从生产到消费的产业链衔接不畅,部分品种处于阶段性过剩,品种之间产生结构性矛盾,不能满足消费结构升级的需要。于旭波认为,原因在于价格政策。“过去的农产品价格支持政策在促进农业生产和农民收入方面发挥了非常好的作用,但在某种程度上也导致了价值链中的资源错配。高价格刺激的是数量。越来越多的主食抑制了适销品种的生产和质量提高。更高的支持价格也使农业原材料和产品价格上下颠倒,影响下游企业的经营。”于旭波说。

近年来,为了解决以往农产品价格支持政策积累的矛盾,中国实施了棉花目标价格改革,取消了大豆和油菜籽的临时收储,目前正在推进玉米收储体制改革,取得了显着成效。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第一局局长赵阳认为,农产品价格改革应坚持按品种实施政策的道路,从整体上把握改革的时机、节奏和力度。”例如,核心口粮小麦和大米的改革迄今没有从体制框架上作出很大调整,即考虑到了不同品种的差异和国家粮食安全的结构。“赵阳说,要推进粮食供应方面的结构改革,就必须妥善处理总产量和品种之间的关系。目前,中国粮食总产量持续稳定在1.2万亿公斤以上,但必须认识到,粮食供求关系仍处于“紧密平衡”,不会长期变化。目前,产量、库存和进口的“三量增长”是一个阶段性问题,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一个技术问题,而粮食安全是一个战略问题。从品种来看,目前大部分是玉米,而大豆的缺口很大。小麦和大米作为口粮的核心品种,必须绝对安全。

如何推进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的改革?程国强建议,在保持政策框架基本稳定的前提下,acco

专家表示,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改革必须着眼于系统规划和顶层设计,促进价格和补贴的分离,积极稳妥。坚持市场导向,从根本上消除价格支持对市场的扭曲影响,更好地发挥政府支持和调控作用,建立农业生产者支持补贴机制,保护农民利益。我们不仅要推进农业结构调整和存量削减,还要保持粮食安全底线,确保粮食生产能力不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