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高中联姻,育苗还是圈苗?

高等院校通过课程对接、协助高中“创新班”、吸引优秀高中生参与科研等方式,提前与高中联手开展教育实验。这是在育苗方面的深入合作,还是事先抢劫学生?记者对此进行了讨论。

与招生脱钩不是一个“幼苗圈”

近年来,复旦大学、交通大学、同济大学等着名大学通过组织高中生参加大学科学实验、帮助高中开设拓展课程、向高中生开放实验室等方式探索了高中育苗。

以复旦大学为例。“阶梯青年计划”明确规定,与入学无关的有兴趣和专长的学生进入复旦大学实验室体验科学研究过程。这种非功利的对接释放了学生的参与热情,并保留了他们对科学研究的兴趣。然而,如果与自主招生挂钩,学生将发现在进入高等学校的压力下很难参与和享受学习过程。

只有将“托儿所”计划与招生脱钩,才能确保高质量资源的公平共享。一位普通高中校长透露,如果与招生挂钩,大学将倾向于高质量的高中,导致合作“育秧”变成早期的“育秧包围圈”。“这等于剥夺了普通高中生享受高质量资源和提前进入名校的机会。”

文艺复兴高中党支部书记吕潘亮认为,国内大部分高校仍处于探索婚姻阶段,缺乏科学性和系统性。在美国,全国的大学和高中都有统一的荣誉课程和美联社课程体系。高中学生学完这些课程后,他们将来会进入所有的大学和学院,他们所学的学分将是通用的。只有切断所有高校计划和管理的“圈地”招生模式,才有可能在全球范围内建立一个统一的平台,促进高校之间的科学对接

通过生长链,尽快“选择合适的幼苗”。

无论在农业还是教育领域,幼苗都是不可或缺的?“选苗”。大学与中学之间的对接与合作,了解学生在培训过程中的潜力,为他们进入学校开辟“快车道”,应该被视为一种自然的举措。

对学生来说,这也是一种减负。去年,同济大学土木工程学院举办了中学生结构设计邀请赛,为对结构设计感兴趣的学生提供了一个学习、提高和竞争的新平台。最后,来自6所中学的18名学生获得了一份意想不到的礼物:同济大学独立招生面试入场券。医院院长坦率地说,“一些参与的学生还在高中二年级。这所大学提供了一些名额,希望他们能继续保持兴趣,不要为了应付考试而放弃。”更重要的是,如果这些对土木工程充满兴趣和潜力的学生被允许参加高考或自考,他们的考试成绩可能不会及格,这对大学和学生本身都是一个遗憾。

对于高校来说,与中学自主招生相配套的优惠政策与其说是“提前开始”,不如说是对完善自主选拔录取机制的全新探索。尽管目前的自主招生模式是选拔高考以外的人才的一种方式,但仍然存在一些局限性。名学生主要是“参加考试”,那些生活在互联网上的学生通常得高分。当高等院校优秀学科的专家教授与中学生“面对面”并“肩并肩”完成实验时,他们对学生的理解可能会更深,在此基础上选拔人才会更有针对性。

用“大学入学前的指挥棒”

事实上,在一些大学的自我招聘面试中,我们已经看到一些学生突然回顾了当前政治的奇怪现状。快速列出了最近的热点,并添加了成人意见。他们似乎关心的是对世界事务的思考,但本质上他们仍然不能摆脱考试的基础。我真的很担心这种迎合面试官的考试准备方法将来会被很多初中生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