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类上市公司造假风波为何频发

秋季是收获季节,尤其是对农业上市公司而言。然而,上市公司张子岛[0.00%资本研究报告]近日发布的公告令许多期待秋季收获的投资者大为沮丧:该公司发现一些海域的底籽日本扇贝存量异常。根据该公司的调查结果,该公司彻底浇灌了100多万亩海域的底种日本扇贝,并不得不进行核销处理。受影响的净利润总额近8亿元,全部计入2014年第三季度财务报表。

该公司在公告发布前十多个交易日停牌,公告发布后仍未恢复交易。该公司随后解释说,损失的原因是海水冷水团的影响,这是一场自然灾害,不在保险公司的承保范围之内。

没有任何证据,我不敢说章子岛公司一定有财务欺诈,但如果有一天真相大白,证实该公司所谓在海底种植近8亿元扇贝是一个人为的故事,我也不会感到惊讶。在中国股市20多年的历史中,这样的闹剧已经上演过不止一次:2013年《万福盛科[0.00%基金研究论文》,2012年《绿地》,十年前最着名的《银广夏》、《蓝田股票》等。在股票市场,这些都是金融欺诈的典型案例。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都是农业上市公司。这不是巧合,这是必然的。

根据行业划分,狭义的农业公司是指从事种植和养殖的公司。上述公司都是狭义的农业概念股。他们的共同特点是土地是生产的基本要素,土地是有限的,这决定了农业企业的扩张将不可避免地面临土地资源的约束,不能像工业企业那样实现企业规模的快速扩张。然而,股市投资者希望公司能够高速扩张。这是资本的本质。如果一家公司不能扩张,该公司将不受市场欢迎,股价的估值将受到很大影响。这是农业公司进入股市的第一个障碍。为了突破这一局限,银广夏和蓝田的管理者分别想到了沙漠和湖水,从而突破了传统的土地资源限制。

事实表明,这样大胆的想象已经得到投资者的广泛认可。银广夏和蓝田长期以来都是农业产业化的“模范”和“领导者”。银广夏的股价在事故发生前的五年里上涨了七倍多,是2000年前市场上最着名的牛类股之一。今天的张子岛也不例外。自上市以来,该公司一直受到投资者的高度追捧,尤其是基金机构投资者。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末,张子岛股东名单上仍有许多机构投资者,仅社保基金就持有2000多万股。

事实上,只需要一点点农业经济知识就可以避免被谎言欺骗。如果沙漠土地?梢浴疤越稹保裁醋怨乓岳慈嗣蔷驮独肷衬恳陨械木楸砻鳎┮瞪梢栽谏衬薪校庑枰业木薅钔蹲省V恍枰庋觥I衬械呐┮瞪豢赡芑竦镁薅罾蟆M诤婊蚝C娲邮滤骋膊豢赡芑竦镁薅罾螅蛭枰罅康淖时就蹲屎屠投ν蹲省I苹竦镁薅罾罂隙ㄊ腔蜒浴?

对于农业公司来说,第二个不可避免的问题是单位重量农产品的市场价值[0.52%基金研究报告]有限。一公顷土地或水面只能生产有限的农产品,而单位农产品的价格是有限的。芯片或机器的价值可以是几千元、数万元甚至更多,但是一公斤农产品只能花几美元。这就决定了农业上市公司销售收入的绝对数量和增长率非常有限。当然,昂贵的中草药很贵,海参和海龟也一样。

上述两个自然缺陷决定了从事农业和水产养殖的公司不能满足资本市场的要求(业绩快速扩张)。伪造成为他们满足投资者需求的唯一选择。当然,农业公司做假账有其独特的条件。例如,许多农产品都是分散的现金交易,这为做假账创造了良好的条件。当年蓝田公司被调查处理时,相关部门在确认其财务数据是虚假的方面确实存在一些困难。另一个例子是绿地公司种植的幼苗位于一座高山上。会计师事务所的工作人员不能冒着生命危险进行评估。因此,只有上帝知道山上有多少幼苗。同样,会计师也不可能抽出洪湖的所有水来评估蓝田股份在洪湖筹集了多少海龟。至于有多少扇贝卵岛被埋在深海里,这就更难证明了。

正是由于农业公司的上述特点,从事农业或水产养殖的上市公司要么做假账以满足市场需求,要么逐步退出资本市场。最早退出市场的“广东金曼”是从事鳗鱼养殖的公司。除上述银广夏和蓝田股份外,其他已经退出市场或可能退出市场的公司(其中一些已经进行资产重组)包括草原兴发、金果业、甘南果业、洞庭水兴、九发股份等。

自现代工业开始以来,农业的竞争地位逐渐下降。在几乎所有发达国家,农业和水产养殖通常依靠国家财政补贴来维持其繁殖作业。从事农业生产的公司永远不可能获得巨额利润。我国政府对农业的补贴也在增加。有些人认为股票市场是补贴农业的一种方式,这也可能是农业公司偏好金融欺诈的重要原因之一。因此,投资者不仅要瞪大眼睛,认真分析农业上市公司的行为,还要相关部门进行反思。[编辑:承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