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汽车的马拉松

这一举动不仅延误了交货时间,也引起了外界对品牌的质疑。然而,随着新配置的升级和价格保持不变,它也可以算作某种补偿。

然而,一个波浪不平坦,另一个波浪上升。

12月11日晚,一些车主报告中信银行取消了与理想汽车的合作,无法从中信银行借钱买车。理想汽车公司随后发布了一份紧急声明,称将开始向相关车主提供紧急解决方案。李翔还在微博上说,所有人都责怪自己不够强大,用户被银行欺负。言语之间,有相当多的抱怨。

虽然理想的汽车没有解释具体的原因,但外界推测这与高价购买的生产资质有关。

去年底,当一批新车制造商因无法获得生产资质而情绪低落时,理想汽车以6.5亿元曲线收购了重庆力帆汽车,拯救了国家,从而获得了生产资质。

但是,除了资格,还有各种麻烦的诉讼。

重庆力帆汽车公司摇摇欲坠,拖欠供应商的债务,不得不以生产资质换取还款资金。与理想汽车完成交易后,力帆汽车的实体主体属于重庆理想志钊汽车有限公司,这也为理想汽车埋下了隐患。据媒体报道,理想汽车三次被列为不诚实的执行人,共有23起诉讼。联合会秘书长崔东树也认为,“中信银行放弃理想的汽车业务主要是因为力帆。”

关于这起诉讼,理想汽车公司表示,“自今年以来,理想志钊已经三次被法院列为遗嘱执行人。所有涉及的诉讼都是力帆集团控股和运营力帆汽车期间产生的债务。诉讼发生后,力帆集团将与相关债权人联系并寻求解决方案。力帆集团还将负责处理后面的案件。

如果理想汽车遇到的债务危机属于“躺在枪上”,那么产品就会发生一些事故。

理想一号(Ideal ONE)交付后不久,一名用户报告说,汽车被“排放控制系统故障”警报点亮。理想一号的官方声明表示歉意,并表示该公司将于下周通过在线旅行社升级其软件,以解决误报问题。

对于一家新成立的汽车公司来说,一系列的干扰很容易激起公众的敏感神经,对品牌建设极为不利。然而,在新的汽车制造力量的早期,许多问题正在逐步得到修正和解决。此外,理想的汽车需要面对更复杂的情况。

12月13日,理想汽车的主要运营商北京汽车和嘉吉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大幅减少,从9.15亿元减少到6.83亿元,降幅约为25%。许多股东的退出将伴随而来。

据了解,在理想汽车的投资者中,杭州尚义佳城投资管理合伙(有限合伙)、兰驰风险投资实体、美华风险投资实体等17家投资者退出。此外,CICC甲子投资董事尹肖斌和史明资本合伙人黄明明也退出董事会。

对于很难交付的理想汽车,情况似乎并不明朗。

迟来的回应

自2015年以来,跨境汽车制造一直在激增,但经过五年的长跑,很少有汽车公司完成了研发、大规模生产和交付。

由于交付时间提前,新的汽车制造力量的光环正在逐渐汇聚到威来、马薇和小鹏。新部队营地的基本模式现在已经确定,三个营地已经分开。从时间上看,魏莱、马薇和小鹏都交付了一年多的时间,交付量在新势力的形成上也很突出。

起初,迟到的理想离第一阵营的汽车公司不远。

理想汽车成立于2015年,还不算太晚;次年,5月份又收到了7.8亿元的甲轮融资,2018年又收到了30亿元的乙轮融资,今年6月份又收到了5.3亿美元的融资,总融资规模约为110亿元,涉及经纬中国、美团、滴滴和头尾。李翔本人也是一名明星企业家。他f

在汽车制造的早期,理想的汽车会选择自己的方式。当其他竞争对手争分夺秒、加班加点地制造第一辆SUV时,理想的汽车选择首先致力于制造一辆SEV,一种类似于街上旧踏板车的小型电动汽车。

根据资料,塞弗号长约2.5米,续航能力约为100公里。它可以容纳两个人,花费不到4万元。可以解决基本的通勤问题。

但是李想有自己的考虑。首先,与SUV研发过程中的困难相比,轻量级SEV研发门槛无疑会低得多,可以快速达到投放市场的目的。此外,小型化SEV也是理想的汽车布局旅游市场的重要棋子。旅行是理想汽车的长期目标。

在旅游领域,传统的网络租车市场已经成为红海。在滴滴等巨头的控制下,新进入者很少可能出现。因此,从一开始,理想的汽车将定位于城市智能交通服务提供商。如果这个目标能够实现,前景确实是无限的。

但是因为小型化的“SEV”一直处于法律的灰色地带,并且没有得到官方的认可,该项目最终仓促结束。更不用说理想汽车的梦想了,汽车与其竞争对手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间隔正好是一年。

今年,威来、马薇和小鹏领导了新的电力阵营,并获得了足够的曝光率。此外,由于补贴政策的变化,该行业也迎来了一个分水岭。

今年3月,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正式宣布。根据政策要求,新能源汽车补贴金额减半,补贴也被取消。新政策留出了三个月的放松期,从6月份开始。

琼成了分水岭。

在补贴前夕,已经交付的汽车公司发起了优惠活动并大肆宣传。一群潜在用户也在考虑取消补贴,购买汽车,从而提前释放大量需求。这一需求已经超过了当时尚未交付的理想汽车。

当理想的汽车开始交付时,情况已经改变了。根据中国汽车制造商协会的统计,自6月以来,新能源汽车的销量已经连续四年下降。目前,汽车市场还没有出现升温的迹象。

此外,理想汽车面临的另一个难题在于与竞争对手产品矩阵的差距。

在第一款量产车型推出后,位于第一代新势力中的汽车公司又提供了一次沉重打击,并迅速推出了第二款车型。目前,威来在E8的基础上推出了ES6,小鹏升级了G3,另一款用于冲击高端市场的P7将很快大规模推出。

对于汽车公司来说,多种型号意味着它们可以切入不同的细分市场,辐射更多的用户。对于理想的汽车来说,汽车似乎有点难以支撑。

孤注一掷

虽然交货时间晚了,但理想的汽车仍有最后一站的勇气。

今年5月,特斯拉宣布了国产3型车的定价。同样,理想汽车也在同一天宣布了理想一的定价。两者一致,起价为32.8万元。

目前,这似乎是一个极具竞争力的价格区间,所有路人和马匹都垂涎。在300,000-400,000元的价格范围内,特斯拉3型、威来ES6、广州汽车新能源Aion LX、比亚迪唐德、小鹏P7等车型迎头相遇。

在品牌争夺战的战场上,特斯拉拥有新能源汽车的鼻祖和品牌能力的祝福,而威来则以一丝不苟的服务赢得了车主。此外,广汽和比亚迪认可了他们在汽车制造方面的经验。在这种情况下,理想的车辆也需要有自己的长板。

从一开始,理想的汽车就是关注用户在购买新能源汽车时的核心痛点里程焦虑。

因此,理想汽车的主要亮点是其编程技术的应用。所谓的里程延长是为了增加纯电动汽车的里程。实现这一目标的方法是在纯电动汽车上增加一台发电机,为电机供电。REV技术可以解决纯电动汽车的里程焦虑和充电困难。因此,理想的一个可以有一个m的NEDC综合范围

然而,即使采用程序添加技术,也不一定具有长期杀伤力。

首先,目前市场上的主流新能源汽车主要以电力为动力。消费者对编程技术的认知水平较低,不清楚用户是否愿意接受它。此外,利基技术的使用将增加用户在以后使用过程中的维护和维护成本,这些都是需要考虑的领域。

第二,在纯电动汽车领域,随着电池密度的突破和充电网络的改善,里程焦虑的问题将逐步得到解决。

目前,特斯拉的Model3使用松下电池,里程600公里。威来和小鹏使用的宁德811电池也有500公里的里程。此外,随着政府和企业对收费网络的改善,解决里程焦虑作为卖点的吸引力将逐渐减弱甚至消失。

所以,理想汽车的焦点仍然是立即交货。根据36份氪星报告,目前理想一号有10,000多个预订单(5,000元存款)。虽然不多,但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完成。

这组用户对理想汽车的体验将对理想汽车的声誉产生重要影响。为了维护品牌声誉,解决用户问题,快速修改迭代,避免像威来和小鹏这样的汽车公司以前踩过的坑,这是目前理想的汽车需要做的。

此外,理想汽车要考虑的另一个主要挑战是资本问题,这也是几乎所有新生力量都面临的一个行业问题。

6月,理想汽车完成融资5.3亿美元,是今年新能源汽车领域最大的单一融资记录。但是,这笔资金应该用于第一款车型的大规模生产、销售网络建设、用户服务等方面,而且所有费用都不小。对于目前没有实现利润的新力量来说,加大融资仍是主旋律。

肖鹏汽车有限公司最近宣布,将在11月完成4亿美元融资后上市。然而,威来和马薇也发布了寻求融资的消息。目前,一级市场融资渠道在新型汽车制造力量的轨道上逐渐缩小,新型汽车制造力量的融资难度越来越大。在这种情况下,上市可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但从魏莱上市后的表现来看,资本市场对国内新汽车制造商并不友好。此外,虽然理想的汽车已经被宣布了很多次,但它是否会上市以及上市后的表现仍不得而知。

去年,李彦宏在接受《2019新能源汽车消费市场研究报告》采访时想做一个声明,要么去死,要么拥有数千亿美元。但是通往数千亿美元的道路就像一场漫长的马拉松,跑步者需要长时间的耐力和跑步。完成交付只是其中的一个环节,理想的汽车前进的压力仍然不小。回到搜狐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