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控人“甩手”,莆田系欲接盘,“神药”风波两年后莎普爱思能否重振昔日雄风?

此外,通过对第三方莆田医院搜索工具的搜索,发现重庆协和医院和台州妇儿医院也被显示为平台上的“莆田医院”。

Sapeaux表示,控股股东将改为培育和投资,实际控制人将改为林李鸿和林宏远兄弟。如果后续股份转让完成,养老金投资及其关联方将持有公司7204.3万股股份,占公司股本总额的22.33%。这也意味着创立思爱普的陈康德将不再是实际的控制者。

“沈瑶”风暴改变了表演的面貌。

据内部人士透露,陈康德的业绩下滑是他放弃真正的财务总监职位的原因之一。

Sapeaux于2014年登陆a股,从上市之初就被视为眼科药物快速崛起的后起之秀,因此跻身中国顶级白内障药物市场。

上市后,Sapeaux受到投资者的追捧,股价升至258元(不再享有权益),比每股21.85元的发行价高出10倍以上。

公司眼药水一直是思爱普的主要收入来源。财务报告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7年,公司眼药水分别占其营业收入的66.35%、72.03%、77.03%和73%,分别为公司贡献了5.08亿元、6.64亿元、7.54亿元和6.85亿元。

但是这一切都随着媒体的报道而戛然而止。

2017年12月,一份名为《一年卖出7.5亿的洗脑 “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的报告将萨帕乌拖入了一场“神奇药物”风暴。

报告指出,该公司滴眼液的批准适应症是“早期老年性白内障”。然而,该公司在广告中模糊了“早期”一词,宣传白内障的预防和治疗,并列出了相关症状,并用症状代替疾病。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随后也发布了一份文件,要求萨培欧开始临床有效性测试,并在三年内报告结果。

“沈瑶”风暴过后,在暂停广告和整改等一系列措施下,公司的眼药水产品能够给公司的业绩带来越来越有限的贡献。2018年,眼药水销量同比下降51.51%,给公司带来的业务收入也同比下降52.58%,至3.25亿元。报告期内,眼药水业务收入下降至53.5%。

2018年底,该公司遭遇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根据年报,该公司亏损1.26亿元,净利润同比下降186.42%。针对这一业绩的大幅下滑,萨派欧(Sapeaux)在其财务报告中提到,由于2017年12月相关自媒体报道的影响,该公司的眼药水和中成药收入较去年同期分别下降了52.58%和68.95%。

2019年思爱普业绩的下滑趋势没有得到遏制。2019年上半年,思爱普的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下降了19.45%和49.5%。其中,滴眼液总利润同比下降49.57%。2019年前三个季度,思爱普的收入和净利润持续下降。

在估值方面,在2017年底被质疑后,萨派欧下跌了几天,而陈康德承诺不减持,并开始增加持股计划,但未能恢复。现在,陈康德已经放弃,并想赚钱和离开,而该公司的许多股东已经开始减少他们的持股,让萨珀乌成为一个被遗弃的孩子。

从1月9日Sapeaux的交易限额来看,市场对这个轻松的主机持乐观态度,但仍面临业务挑战。当天,萨帕欧的股价收于9.39元,市值约为30亿元,低于两年前。

萨派欧今天(1月10日)高开低收,收于10.32元,收于9.20元,下跌2.02%,交易价格为6.96%。在未来,萨派欧能否依靠林家家族“重振雄风”?卫生部门也将继续关注。

(本文由公司公告、通化顺财经、今日北京商报、氢气紫苑和上海证券报编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