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抚州:60万中央补助款却成了猪场倒闭“催命符”

福州(江西)利川的一家养猪场因争夺60万元的国家补贴而“关闭”。

一些地方官员也在养猪场倒下的同时倒下。得知“生猪标准化工程”未按规定建设,双方签字确认已通过检查,导致补贴资金未按规定使用。

事实上,上述事件不是一个恰当的例子。2007年至2012年,利川县13个养猪场获得了20万元至60万元的养猪场建设资金。然而,一些养猪场被关闭或拆除,一些养猪场没有最大限度地利用补贴资金。

对此,省人大代表、江西省刘秋喜律师事务所主任刘秋喜律师认为,为了消除国家财政补贴的漏洞,有必要对《国家财政资金补助法》等各种国家补贴资金的申请、分配、评估、审核和受理进行立法,以防止国家补贴资金退化为“唐僧肉”。

据报道,大型养猪户“挪用”补贴

2月18日下午,利川县寇恂镇的“农心养猪场”一片寂静。

新法律报纸的记者顺利进入占地3600平方米的养猪场。九个巨大的猪舍没有养猪,但是猪舍里的锅炉、护理床、空调、保温卷帘等生产设备乱七八糟地堆放在每个猪舍里。

"它已经关闭两年了!"养猪场的一位女负责人坦白承认,早在2013年,农心养猪场就是利川县标准化建设的示范养猪场,但现在.

此事仍需在2008年开始。

据农心养猪场前负责人赵民生(化名)介绍,2008年5月1日,他与农心养猪场老板林聪(化名)签订了养猪场租赁合同,发展养猪业。

由于赵民生的努力,养猪场扩大了四个养猪场和两个养猪场。大约有140头母猪和2600头活猪被饲养在自给自足的畜群中,使它成为该地区真正的大型养猪场。

随着养猪场的发展,赵民生申请了60万元的中央补贴。

利川县监察局[李健字(2014)第8号监察决定显示:“2009年9月,赵民生申报《生猪标准化养殖场建设项目》,申请国家补贴60万元,获得批准。

但随着60万英镑的拨款到位,麻烦随之而来。

2012年10月30日,赵民生因涉嫌诈骗突然被立案侦查并被逮捕。2013年3月8日,公安机关将案件移送检察机关起诉。同年4月15日,检察机关将证据不足的案件退回公安机关重新调查。

2013年11月23日,公安机关再次将案件移送审查起诉。检察机关认为证据不足,最终决定不起诉。

是林聪举报了赵民生。

“他(赵民生)从中央政府得到了60万元的补贴,但没有按要求建养猪场。”林聪说,赵民生已经把项目资金当成自己的了。

赵民生说林聪没有向他索要50万元补贴,所以他用自己的真名举报了他的“挪用”补贴。

为此,林聪说他是养猪场的主人,项目资金应该补充给他。

在没有要求的施工验收的情况下,“绿灯”一直亮着。

2014年9月26日,福州市纪委调查组核实:“农心公司在项目实施过程中没有按照《批复》建设现场沼液储罐、沼气池、少污水管道和雨水污水导流沟项目;没有按照《批复》的要求建造394平方米的厌氧发酵沼气池,实际上只建造了150立方米的厌氧发酵沼气池,沼气池使用的资金不是项目资金,而是国家联合户用沼气扶持资金。“

虽然生猪标准化项目没有按规定建设,但项目的验收一路绿灯。

2011年10月27日,福州市发改委、市农业局、利川县发改委、县财政局、县畜牧局等13名成员验收te

同一天,在利川县农业局和当地派出所的调解下,双方达成协议,“赵民生当天将养猪场的所有猪卖掉或以其他方式运出养猪场,所有人员当天撤离,生产设备不准带走,养猪场被林聪接管,大门单方面锁上,赵民生不准去养猪场闹事……”

"可惜,养猪五年了,卖得这么低."赵民生伤心欲绝,哀叹中央政府的60万元补贴没有给养猪场带来任何影响,反而导致养猪场逐步“关闭”。

补贴改为“唐僧肉”?

事实上,在利川,有不少养猪场在收到补贴资金后“关门”。

2007年,国务院发布《关于促进生猪生产发展稳定市场供应的意见》,规范养猪场建设补贴等政策出台。八年来,国家发展改革委和农业部开始实施标准化规模化养猪,中央投资200亿元,支持全国6万多个规模化养殖场的标准化、改造和扩建。项目实施以来,生猪规模养殖发展迅速,产业转型升级进程明显加快。

根据利川县农业局负责人提供的信息,2007年至2012年,利川有13个养猪场获得补贴资金。

2月18日,在利川县农业局相关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新报记者首次来到“农场人养猪场”(现列为利川县宇晟生态农业有限公司)。

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2009年该养猪场从中央政府获得了20万元,但现在猪圈里的猪圈已经被废弃。

理塘镇李丰养猪场(2009年补贴40万元)被夷为平地,周围建有县图书馆和县艺术剧院。

现场的一名居民问记者:“这样一个养猪场是怎么通过申报的?位于利川新城,不可能长时间养猪!”

县扶贫办扶贫示范中心养猪场(2008年获得40万补贴)已被拆除并纳入陶瓷园。

“也有一些养猪场收到了钱,但只做了一小部分工作来应付检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透露,目前的补贴就像“唐僧肉”。即使这样的项目也可以被相关部门检查和接受。

这背后有什么可疑之处吗?

在人们的疑虑背后,有一个更滑稽的场景:据赵民生称,在收到60万元补贴后,在林聪以真名上报之前,原利川县农业局的一些官员还建议他“上缴”50万元用于“管理”。

2013年8月,赵晟敏还报道了原利川县农业局局长田文华的真名。根据报道材料,2009年,田亮与其亲属(金益养猪场的主人)利用职务之便骗取了国家生猪标准化基金40万元。那一年,养猪场没有养猪,也没有开展任何项目。2010年,汤溪祥福村实施“大型粮食种植项目”,要求项目回扣。利用农业局的土肥项目、高产项目创建一套国家补助资金,挪用农业推广资金用于个人挥霍。

一些官员要对检查和验收中的问题负责

利川的一些地方官员也受到了关闭养猪场的惩罚。

利川县纪委副书记王尤兰证实,一些地方官员因生猪标准化项目验收存在问题而被追究责任。

政府文件显示,2014年9月,利川县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黄某被免去县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党员的职务(记大过),县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姚茂兰(记大过),县畜牧局局长夏慕生被撤职

23日下午,记者联系了田某,但对方一听到是记者就挂了电话。

据知情人士透露,田亮在2014年被解除董事职务,此前公众报告称,他拒绝了该项目的赔偿。

提议●立法和监管堵塞申请漏洞

刘秋喜对补贴竞争、信用卡需求和套利等感到非常难过。

刘秋喜认为,这个问题不仅出现在养猪领域。他分析说,这种性质的资金分配问题再次出现,主要是因为申请、审查、评估和接受程序没有真正合法化。它们基本上是政府内部文件的规定,缺乏法律监督和问责,缺乏对项目资金申请人的救济程序,资金分配标准武断且约束力差。

刘秋喜建议,消除这种漏洞的基本途径是对各种国家补贴资金的申请、分配、评估、审查和接受进行立法,如《国家财政资金补助法》,规定相应的基本程序和问责制,消除政府内部的隐性运作,随意设定标准和随意花钱。

糖醋脆豆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