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化加速“重庆广阳枇杷”谋划外迁(图)

城市化加速“重庆广阳枇杷”谋划外迁(图)

“杨光枇杷”是南安区杨光镇的着名名片。杨光镇还获得了“国家优质枇杷乡”的称号。今年,“杨光枇杷”又大丰收,总产量210万公斤,销售收入7000多万元。

饶是如此,但村民们并不高兴。7月2日,主要种植杨光枇杷的回龙桥村党委书记刘冠全告诉记者,“我不知道这件好事还能持续多久。”

在南岸区未来规划中,二环路是一个以工业发展为重点的城市扩展区。因此,二环路内的“杨光枇杷”面临着搬迁的现实,这使得刘冠权难以接受:“难以打造品牌,更难以保护品牌,搬迁后,还能称之为“杨光枇杷”吗?“酝酿已久的迁址”杨光枇杷种植始于1998年,目前占地4000亩。十六年来,“杨光枇杷”先后荣获中国着名水果、无公害农产品和重庆名牌产品荣誉称号。

刘冠权早些时候听说过“杨光枇杷”的搬迁,大概是在2020年左右。“

一些前期工作正在进行中。例如,今年回龙桥村将修建三条道路,分别位于洪光、回龙和前进三个组团。他们将占据1200亩枇杷地,这让刘冠权感到不安。

记者了解到南岸占地265平方公里,大部分在二环路以内。为了满足经济发展的需要,该地区对农业进行了周密的安排。地区农业委员会农业委员会的一份报告指出,为了适应本区域的新形势,如加速工业化、城市化、经济和社会快速发展以及城乡统筹的增加,本区域农业的升级和转型及其职能的扩大应当加快。未来,现代都市农业的发展空间主要在该地区的“二环”公路圈之外。

目前,该计划正在有序实施。

两个可供选择的“新家”

刘冠权非常担心,既有个人原因,也有村里的整体情况。

刘冠权转让了100多亩土地种植枇杷,是“杨光枇杷”的最大所有者之一。他坦率地说,如果他移居国外,他将会失败。从位置上看,枇杷,一种“摇钱树”,在转移到城市社区后,也将从村庄中消失。

回龙桥村作为“杨光枇杷”的主要基地,自2006年以来一直举办枇杷节,许多村民从中受益。2006年,这个村子的农民人均纯收入只有3000多元。到2013年,人民币汇率飙升至1.2万元以上,远远超过重庆的平均水平。此外,随着“杨光枇杷”的声誉不断扩大,该区也不断投资基础设施改造,使回归龙桥村成为乡村旅游的热门选择。

南安区也非常重视枇杷产业,并提供两种选择:一是在邻近的银湖村定居,继续发展枇杷产业;第二,利用政府的一定补贴,邀请农民到双城区丰都县发展。

移居国外后,还是以前的“杨光枇杷”吗?

"我担心一些村民会在搬迁后放弃这个行业."刘冠权表示,虽然绝大多数人都是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员,但他们并不关心搬迁问题。

“杨光枇杷”将根据情况转移到其他地方。如果水土不满意,现在种的枇杷就不是“杨光枇杷”。“我们希望找到一个在海拔和气候上类似龙桥村的地方,同时测试它的土壤。如果它适合‘杨光枇杷’的生长,我们会搬家,如果不适合,我们会想别的办法。”

刘冠权认为无论品牌是否被转移到国外,保护品牌都是最重要的。为了保护品牌,枇杷的质量必须首先得到保证。

南安区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将一些农业品牌转移到二环路也将更有利于拓展空间和打造品牌。它还可以加快优质农业的建设,提高农业的竞争力

优势明显:首先,城市化可以促进农产品市场的扩张和升级;其次,城市化可以“回馈”农村,城市中闲置的工商业资本和私人资本可以为农业发展注入新鲜血液。

缺点也很明显:首先,城市化侵蚀了农业资源,从而使农业萎缩;第二,城市工业或多或少破坏了生态环境,从而影响了农业生产。

你怎样才能促进它的好处,避免它的危害?记者认为,无非是集约用地、产业联动、资源互补、品牌建设等策略。

回到本文提到的主题,城市化进程是不可逆转的,但既然“杨光枇杷”已经形成了规模和品牌,它还能保持并继续强大吗?退一步说,即使是不同地区的跨区域农业合作也需要政府的推动,如制定优惠政策,组织建立跨区域农民专业合作社,实现两地农民优势互补。

国际经验表明,当一个国家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5000美元时,乡村休闲旅游将进入爆炸性增长阶段。目前,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已达6000多美元,乡村旅游必将成为未来乡村发展的趋势。然而,二环路内的杨光正好为城市居民提供了这样一个放松的地方。观光旅游和都市农业应该大有可为。

总而言之,农业发展支持工业化,工业化促进城市化,城市化推动农业现代化。同时,农业现代化可以有效解决工业化和城市化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城市化和农业现代化是互利的。

8道巧手菜品值得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