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经济崛起:papi酱,移动互联时代的鲁迅,范爷也郁闷

2016,中国企业家不仅要脚踏实地,向硅谷企业家学习,还要看到今年最激动人心的现象互联网红色经济。许多人可以深刻地感受到,互联网红色经济已经对中国的整个创业环境、理念甚至概念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在《新京报》主办的2016年寻找中国创客活动上,皇家基金创始人许小平就“网络红色”现象发表了主旨演讲。不久前,许小平和罗振宇共同投资1200万元购买了papi酱,这是2016年最热门的网上红酱。作为一名投资者,他如何看待网上红色经济,以及如何以网上红色内容创业,引起了很多关注。

我不明白“红色互联网”这个词,但我非常喜欢它。

许小平坦率地说,当他在年初听到“红色互联网”这个词时,他感到很奇怪。经过一系列的研究,他完全崩溃了,因为他不明白,甚至有退休的想法。他不明白为什么互联网的普及如此之快,为什么它的影响如此之大。

从最具代表性的《罗辑思维》来看,WebRed是未经任何组织授权的权威。这是一个在市场上完全自发并受公众欢迎的品牌。不了解互联网红色的许小平认为,正是因为他有了这个概念,他对互联网红色经济持乐观态度。

创业就是创造品牌。企业的核心价值也是品牌。即使可口可乐消失了,该品牌仍将价值数百亿美元。WebRed的兴起是建立快递品牌的过程。上升的速度曾经颠覆了他对创业、投资和奋斗几十年的理解。他觉得这是一种新的趋势和现象。

在他们找到不认为自己是网红的罗振宇后,他们找到了20多个网红老板,并举办了网红论坛。讨论的结果是许小平再次感到震惊。许多从未听说过它的人通过微博和公开号码在一年内完成了1亿到2亿元的销售。不可思议的是,没有投资,也没有团队支持这项活动。因此,许小平开始思考这一现象对中国创业环境的影响。

Net Red首先建立品牌

作为新东方的联合创始人,许小平谈到了这家早期初创公司的创建过程。

1991年,走出北京大学校园招生的俞洪敏拿着一个油桶在海淀区的每个电线杆上刷广告。对当时的洪敏来说,电线杆是他的互联网。1996年,许小平回到中国开始自己的事业。他坐在洪敏自行车的后座上,走过各种奇怪的小巷。俞洪敏说,他熟悉可以张贴广告的每一条走廊和每一棵树。当时,创业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但这句话深深打动了许小平。

新东方成立后,营销不再仅仅依靠电线杆。营销行为和品牌活动变成了演讲。在国家图书馆举行的一次演讲中,由于场地容纳不下观众,余洪敏站在室外垃圾桶上结束了演讲。生动地报道了这次演讲。对当时的洪敏来说,垃圾桶是他自己的互联网。

可以看出,中国第一代企业家的创业过程是小菜一碟。幸运的是,经过努力工作,洪敏终于创立了新东方,一家伟大的公司。

许小平还谈到了陈欧和陈欧,这两个国家在传统媒体的帮助下创办了自己的企业,通过地铁广告在许多电视节目中推广,比如《中国青年报》。知道了微博的流行,它们受到第一人称叙述者和陈Outi的欢迎,成为那个时代的网络名人。

将来,创业所依赖的东西已经从传统媒体转移到移动端。社区电子商务平台小红书完全依靠移动互联网和手机取得了成功。《小红书》的制作人毛文超没有进入公众的视线,但他不得不承认《小红书》本身就是一部纯红色的作品。

三年前,一款PPT让“祖奶奶”马佳佳流行起来,但是因为没有相应的产品出现,马佳佳只留下了一个空壳品牌。然而,回到papi酱本身,超过1000万的追随者热切期待新的计划。这表明papi酱是

互联网红色经济的兴起导致许小平推翻了他以前的观点,即他投票支持的几乎所有公司都是错的。他们总是尽最大努力先生产产品,然后努力推销,或者找媒体和名人来推销。从现在开始,已经有人说创业是不可能的。为了让产品被更多的人接受,被更多的人喜欢,公司付出了太多的努力。红网的出现证明了企业本身可以利用媒体、自助媒体等互联网手段让一个品牌为亿万人所知。有了品牌,你还担心企业不会成功吗?

红色互联网的灵魂是连接每个人的情感和生活。许小平直言不讳地说,“如果你没有能力、潜力、魅力和影响力成为互联网红人,那就不要创业,因为创业就是创造品牌。”

papi酱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鲁迅。

许小平为投资papi酱而自豪,因为他发现了papi酱在这个时代的重要性。

如果你看过papi酱的视频,你应该记得春节前有一段时间。当七个姐姐和八个阿姨轮流问你是否结婚、有没有孩子、你得了多少分、你挣了多少钱以及其他个人问题时,papi sauce教网民们要进行激烈的反击。在许小平看来,这是对民族性格弱点的批评。他说,“我认为papi酱是移动互联网时代鲁迅的轻松版,她已经深深扎根于人们的心中”。

除了欣赏papi酱,许小平还认为papi酱面临着如何让自己的品牌成为一个更持久、更可持续发展的伟大商业现象的挑战。

对话papi酱CEO杨明

1,papi酱解压成功,还去了中国戏曲班

杨明坦言,当初papi酱不知道它的意思。因为觉得好笑,PAPI酱一直受到媒体的关注,粉丝数量也在增加。从那以后,papi酱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接受投资后,他理清了自己的发展思路,决定回到做事的初衷,进行“开心”到底,这减轻了压力。阳明透露,papi酱仍在上中国戏曲课,中国戏曲对网上红色制作相对不屑一顾。papi酱没有受到很大影响。

2。商业化并不庸俗。考虑三种兑现方式。

无论你是从事内容还是其他形式的创业,你最终都会转向赚钱。许小平和罗振宇对papi酱的电子商务方向是需要考虑的方向之一。此外,还有内容的迭代。目前,将制作短视频,而长视频和短剧将在未来制作。开发后,电影将被制作。第三个方向是销售广告。

papi sauce团队更倾向于选择更动态的兑现方法,但当前的任务是使内容更具序列化,以便粉丝们能够持续获得他们想在产品中看到的东西。

许小平问了一个尖锐的问题:从事艺术的人会觉得赚钱和商业化很庸俗吗?面对阳明,“艺术也是人创造的,人必须生存。”许小平对答案不满意,然后自己给出了答案。他认为罗振宇完成了中国知识分子最大的心理扭曲。社会不应该谈论金钱,但是谈论商业化是庸俗的。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经济建设市场化、商品化。知识被转化为财富,财富反过来又为科学研究提供素材。无论是AlphaGo、卫星回收还是自动驾驶,商业化都是不可或缺的。

范网创始人刘超和赛科小考秀副总裁刘新征谈网络红色经济

刘超认为明星和网络红色的区别在于作品的创作。明星会坚持创作作品,所以他们会持续更长时间。例如,歌手应该创作好的音乐,演员应该尽力演奏更有代表性的作品。但是网红更多地依靠三种习俗来获得关注,这也是为什么许多名人不愿意承认他们是网红。

进入网络时代后,越来越多的社交造星手段,如秒杀,小考秀的逗趣者可以产生很多名人。然而,在球迷的心中,他们会做出区分,认为那些

继移动互联网之后,虚拟现实很可能参与恒星的创造。每个人都可能受欢迎。目前,许多真正的明星出现在备受关注的小卡修,因为他们需要通过这种流行的方式与粉丝们联系。同时,粉丝们也想和明星们有更多的互动,所以这是技术推广和社会趋势发展的结合。

2、互联网红色经济迅速崛起,范冰冰也是矛盾的。

每个人都在谈论“互联网红色经济”。由于这是一个经济体,很可能会有一个团队在背后运作。随着整个商业系统的完善,天猫、淘宝等平台的成长给那些想成为网络名人的人带来了一定的机会价值。

现在,越来越多的明星开始通过直播或微视频与粉丝们建立联系。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用先进的网络手段打造高质量的作品来吸引粉丝们的持续关注,从而成为网络明星。这两条不同的路径是风扇组的持续运行,这是前面提到的“品牌”。品牌的本质是需要高质量的产品或可持续的真实内容。

刘超透露,在与范冰冰总经理沟通的过程中,他了解到范冰冰不喜欢在任何网络点击率高的平台上直播,因为那样会降低他的社会地位。但与此同时,我喜欢聚集粉丝的现场直播方式。我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我可以在我的品牌和更多的粉丝之间建立更多的联系,提高品牌的社会效益和沟通力度。

3。粉丝是一种“宗教”,在互联网上有各种各样的赚钱方式。

粉丝有外人无法理解的方式和行为准则,当他们聚在一起时,他们可以产生很多能量。一个人可以变成一个网红,一个网星和一个星实际上是在满足粉丝的精神食粮。一些粉丝认为一个人是他们的男性和女性朋友。一些粉丝认为一个人已经说了他想说的,但没有说。这个人给了他们一种人格叠加,从而形成了一种类似于宗教的信仰属性。

NetRed、NetStar和Stars有各种各样的兑现方式。最终,它们背后仍有强大的知识产权价值。通过他们在各种形式和产品上的努力,他们可以吸引更多的注意力和更大的影响力,并且他们可以在这条道路上持续很长一段时间。说到兑现,在产品和风扇运转良好后,面对风扇强劲的购买力,很容易兑现。唯一的区别是兑现方法。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zero2ipo.com.cn)。]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