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水 立于沙——一棵芦苇的生态之旅_吾谷网

新华社乌鲁木齐8月28日电(记者苏传义和白加丽)我是一根芦苇,在世界第二大移动沙漠塔克拉玛干3354号工作,作为固沙草栅。我的家乡在700多公里外,是中国最大的内陆淡水湖,新疆博斯腾湖号。人们叫我“湖水净化器”。

博斯腾湖是中国四大芦苇区之一。一个春天的早晨,我从黑色被子里探出头来。这里每年有60万亩“新生婴儿”。

我的根卡在泥里,泥可以吸收水中的有害物质,只允许干净的水流入湖里。自1999年以来,当地政府在湖边建了水坝,切断农田回水和生活及工业废水,这些水被我们过滤和吸收后排入大湖。因此,我们有20万亩土地是人工耕种的,我就是其中之一。

随着我们的成长,许多兄弟变成纸来帮助人们传递他们的知识。我和几个兄弟去了沙漠。在中国西北的许多地方,沙尘暴是绿洲和道路的最大威胁。我们可以形成草方格来固定移动的沙丘。我非常钦佩那些科学家。他们发现了我们固沙的新“工作”,并向他们致敬!

你可能会说,没有高大的树干和繁茂的枝叶,我怎么能和沙尘暴竞争呢?我自己很小,但当我们的兄弟姐妹站在一起挺起胸膛时,肆虐的沙尘暴恶魔也与我们无关。

我们首先在塔里木沙漠公路上固沙,这是世界上最长的穿越流沙的公路,全长522公里。这条路投入使用后,和田和乌鲁木齐之间的距离缩短了500公里。然而,从2003年起,这条路的两侧开始种植梭梭、沙柳和沙拐枣,我们逐渐退出了这条路。

然而,从新疆阿拉尔到和田的第二条沙漠公路仍然可以看到,这条公路后来才建成。从去年开始,330公里长的新疆尉犁至且末沙漠公路已经开工建设。这也是继塔里木沙漠公路和阿合河公路之后,穿过塔克拉玛干沙漠的第三条公路,死亡之海。我和我家乡的许多兄弟来到这里。

不是所有的芦苇都能适应沙漠工作。他们一定出生在水边。与陆地芦苇相比,我们的身体有更高的纤维含量,更好的韧性,更能承受沙漠中恶劣的环境。此外,我们不能太“胖”或太“瘦”。如果你太胖,当你在沙漠中“扎根”时,你会很容易崩溃。太薄不能抵御沙尘暴。

因为我们每四边形成一个正方形,所以我们被称为“草方格”。在这条新建的沙漠公路上,由我们组成的草方格的宽度平均为90到110米。我们把它铺在沙漠上,从中间把它弯曲,然后把它扔进20厘米的沙丘里,把它留在30厘米外。我们在沙丘上,这里的沙子很难被风吹走,所以它可以起到固定沙丘的作用。

我们需要1.2公斤一平方米的草方格。这条沙漠公路需要大约78,000吨芦苇,其中大约65,000吨来自700多公里外的博斯腾湖。

远处沙漠附近的两排高高的沙障。他们相距10米。他们有尼龙网和我的家人。他们是阻止沙尘暴的“哨兵”。它们可以降低风速,减少溜过的沙子数量,并在穿过我们兄弟形成的草方格时阻挡沙尘暴。

许多帮助我们在沙丘扎根的工人参加了前两个沙漠公路保护项目,主要来自四川、云南和其他省份。许多人在沙漠工作了20多年。烈日烤焦了天空,沙子很长。日复一日,他们的汗水浸透了他们的衣服,在阳光下晒干,只是为了帮助我们在沙漠中扎根。这让我钦佩并向他们致敬。

日复一日,强烈的阳光让我头晕目眩,我的身体变得越来越脆弱。也许两三年后,我的身体要么会被烈日和强风打碎,要么会被黄沙掩埋。然而,我觉得我很有价值。我用我的身体来保护沙尘暴和这条沙漠大道。我死了,没有后悔!“微生”是如此,生活也是如此!

不是这个。另一群兄弟已经从700多公里外的家乡来到这里。欢迎,热烈欢迎。来吧。排队,立正!

责任编辑:优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