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村民挖虫草收入60万1棵虫草收购价100元

冬虫夏草的全称是“冬虫夏草”,它生长在海拔3000-5000米的高山草原灌木林带上方雪线附近的草坡上。五月底,当西藏巴嘎村山区的冰雪融化时,冬虫夏草的挖掘季节到来了。今年的冬虫夏草季节并不乐观,首先是因为缺少雨水,其次是因为去年挖得更多。

5月底,当西藏巴嘎村山脉的冰雪融化,逐渐被高山草甸和灌木的绿色覆盖时,挖掘冬虫夏草的季节来临了。儿童是冬虫夏草季节的主力军,当地小学每年5月和6月都休冬虫夏草假。去年,巴嘎村一个家庭的14个人一起挖虫草,收入超过60万元。由于冬虫夏草产量下降,加上八大中央法规的出台和冬虫夏草需求和价格的下降,今年藏区冬虫夏草季节的景象如何?

虫草

虫草是“冬虫夏草”的全称,生长在海拔3000-5000米的高山草原灌木林带雪线附近的草坡上。夏天,昆虫卵被产在地上,孵化一个月后,它们变成幼虫,然后钻入潮湿柔软的土壤中。土壤中的霉菌侵入幼虫,在幼虫体内生长,蚕食幼虫直至死亡。冬天过后,到了第二年的春天,霉菌菌丝开始生长,然后从地上长出来,看起来像一片草地。幼虫的身体和霉菌菌丝形成了完整的“虫草”。

西藏当雄县乌玛乡巴嘎村有一座莫朗雪山,海拔7000多米,终年积雪。莫朗周围海拔5000米的山脉连绵不断,冬天被大雪覆盖。五月底,冰雪融化,山坡逐渐被高山草甸和灌木的绿色覆盖,是时候挖虫草了。

巴嘎村在七个自然村有6000多人,居住在海拔约4400米的地方。早上9点,成千上万的村上巴嘎村民骑着摩托车聚集在山脚下。他们将骑到4600米的高度。然后,他们会用短柄锄头、螺丝刀、藏饼和一天所需的水徒步爬到4700米的高度。

冬虫夏草的产量和质量在莫朗雪山周围的山区是最好的,村里其他地区相对较差。七个村民小组的牧区之间有严格的边界,所有这些都被铁丝网隔开。为了公平起见,在冬虫夏草季节,村民可以在全国任何地方收集和挖掘冬虫夏草。即使非本地户籍的外国人与村民有亲属关系,他们也不允许这样做。

6月18日,15岁的羌族百色跟随父母,带着两个弟弟和三个妹妹到海拔4800米的地方挖虫草。强北四库是乌玛镇第二小学六年级的学生。乌玛镇第二小学是巴嘎村唯一海拔4500米的小学。超过400名6-16岁的儿童是冬虫夏草季节的主力军。学校每年5月底至6月22日提供冬虫夏草假期。约翰斯顿一家八口排成一行,在40度的山坡上行进,并“横扫”向山顶。这里有许多大山虫草,人们每天都来这里采集和挖掘虫草。幸运的是,随着这些天降雨量的增加,新的冬虫夏草不断从草地上出现。

羌族用一只脚和一只脚在山坡上支撑着地面。他仰面躺在山上,抬头发现了暴露着虫草的棕色疫苗。寻找冬虫夏草不仅需要良好的视力,还需要良好的观察角度。除了平视之外,人们还必须把脸贴在地面上,用平滑光和逆光观察。羌活发现了两种共存的冬虫夏草。他轻声告诉每个人,好像他害怕打扰冬虫夏草。

挖冬虫夏草时,在周围10厘米左右锄头,挖20厘米深,慢慢用手去土,去掉冬虫夏草,像以前一样回填土,以免破坏土壤表面的植被。羌族认为挖虫草是一种罪过,为了尽量减少“罪过”,在不损害其他植物的过程中,也不要做手脚

巴嘎村是一个牧区。当地人的传统收入来自牦牛和山羊的养殖,但一般只能满足基本生活需求。十多年前,随着大陆对冬虫夏草需求的快速增长,巴嘎村和邻近那曲冬虫夏草的高海拔优质冬虫夏草被统称为“那曲冬虫夏草”,成为大陆市场的热门货源。挖掘冬虫夏草逐渐成为牧民最重要的经济来源。2013年,该村冬虫夏草平均家庭收入超过18万元,收入最高的家庭因14人一起挖掘冬虫夏草而收入超过60万元。巴格村村长龙珠有9个儿子和3个女儿,11名新兵去年挖了冬虫夏草,收入超过40万元。

伦珠告诉记者,他们家今年的收入不到去年的三分之一。除了产量减半之外,这也是由于中央政府颁布八项法规后,冬虫夏草作为高档礼品的销量。市场需求疲软。一种优质冬虫夏草的购买价格去年是80-120元,今年是60-100元。

伦珠说冬虫夏草收入的下降并没有给牧区的生活带来太大影响。中央政府对西藏农民的补贴是全面的,食物、住所和衣服都有保障。牧民住房补贴可达50%-80%。每个牧民都享受养老保险。贫困家庭享受最低生活保障。政府甚至免费提供碘盐。给牧民的贷款几乎是无息贷款。冬虫夏草的收入通常用于提高生活质量。一些牧民购买摩托车、手机和汽车。那曲和当雄有“霸村”、“路虎村”和“长安村”,都是以购买大量相关品牌车辆的当地村民命名的。

推荐几道美味的家常菜,健康口感脆嫩,一上桌就清盘,家人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