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部:拟对“医学生行医”设立临时医师执照

CPPCC委员的提议得到了卫生部的回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杨柯计划为“医学生行医”设立临时医生执照,透露她在2010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上提出的一项提议受到卫生部的高度重视。卫生部表示,将通过建立临时医生执照来解决提案中反映的“医学生非法行医”难题,具体办法仍在制定中。

2009年11月,一则新闻把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推到了风口浪尖。原因是北京大学的一名教授在参观医院时死亡,他的家人将医院告上法庭,指控主治医生是北京大学在校医生的学生,在没有取得医生执照的情况下非法行医。这一事件向世界揭露了全国医学院校普遍存在的“医学生行医”现象。

对此,杨柯告诉记者,这一事件产生了特别大的影响,而且影响特别广泛。在我国医学教育体系中,“毕业后教育”是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经过五年的本科学习,医学研究生需要在学习期间去医院学习,以便完成所有的学业。这对医学生来说是一个必要的阶段。

“就像开车一样,当你拿到驾照时,你还有一个学习和熟练的过程。医生也这么做。如果你不练习,你就根本无法成长。”例如,小高。

然而,自1999年以来,《执业医师法》在中国的实施使医学生的“毕业后教育”阶段陷入尴尬。该法规定,只有在执业医师指导下,在医疗、预防和保健机构完成一年试用期的高等院校医学专业本科以上学历人员,才能参加执业医师资格考试。

杨柯说,为了防止“漠视生命”的发生,在校学生不允许参加医生执照考试。这样,医学研究生进入了一个“灰色地带”。虽然医学教育界一再提出不同意见,并建议修改法律,但柯杨承认"修改国家法律非常困难"。

”事实上,行医并不违法,但这是在灰色地带。过去,每个人都在灰色地带工作。当时,有些人预测,如果有一天发生事故,它肯定会暴露出来。人没有想到会暴露在自己面前。”柯扬告诉记者。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事件后,包括杨柯在内的许多NPC代表和CPPCC委员在第二年的“两会”上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一些代表建议,中国应借鉴国际经验,为已获得医学学士学位但尚未获得执业医生资格的人,如见习医学毕业生、临床医学研究生和长期教育结束的学生,设立临时许可证。

针对这个问题,北京大学专门组织了一个研究小组,为解决全国存在的“灰色地带”提供参考。最后,在2010年的“两会”上,柯杨在其提案中详细分析了事件的原因和影响,并提出了4条建议。“首先是给出司法解释;二是给予临时许可,前提是严格审查;第三是直接许可医科学生参加考试。第四是修改法律。”

“去年,我们从卫生部得到了一个答案,选择了第二个项目,给了一个临时许可证。我们感到非常鼓舞,因为我们最终解决了这个问题。”杨柯说,卫生部后来召开了一次专家特别会议来研究这个问题,并计划在全国范围内实施。

在这个提议之后,CPPCC成员的经验是,这个提议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如果做得好,它真的会产生影响。一方面,政府部门应该认真对待这一建议,认真回答。另一方面,CPPCC成员必须充分准备提出政治参与的建议。这些建议是基于事实的,最好有数据支持,并且更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