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自信:说上海话很有国际范儿

能够说上海话实际上是一个关系到“世界第一”和“国际标准”的问题。昨晚在《新民科学咖啡馆》第138期上,两位主旨发言人运用遗传学、语言学、历史学、人类学等维度对上海话进行了评价,并建议利用文化生态主题公园、上海歌等形式促进上海话的保护、发展和复兴。

“元音极性”李辉教授及其来自奉贤金辉

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的研究团队发现,世界上最大的元音人口位于上海南郊。元音人口最多的语言是以上海奉贤金辉方言为代表的傣族方言,共有20个元音。“成因仍在分析和研究中。目前,人们最初认为这与入声音调的丧失和减弱有关。”上海华人协会副主席、吴语研究专家、上海大学中国文学教授钱乃荣也指出,奉贤方言中保留了大量古元音,听起来与英语元音非常相似。钱乃荣开玩笑说,“奉贤学英语很方便”。

李辉将最元音化的傣族方言描述为该语言的“活化石”。他建议在奉贤金辉的一个显眼的地方建一座纪念碑,把这个地方标为“世界上元音最丰富的地方”。从社会心理学的角度来看,有了这样的文化自信,恐怕年轻人不会因为“城市方言”和“乡村方言”的不同而被排除在说方言之外。金辉的各种标志还应标有方言语音符号,并与当地许多非物质文化遗产相结合,建立一个文化生态主题公园,也可以称为“元音极”

国际化促进语言杂交

尽管有语音学“世界冠军”的称号,上海人在人口日益多样化的上海的使用和发展并不是没有忧虑的。钱乃荣认为上海人的未来取决于上海人做什么。“上海话在20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发展最好,当时80%以上的人口是移民。国际大都市有语言杂交的优势。他们可以实现“语言的多样性,和谐但不同”,并成为语言的传播中心。”

钱乃荣说上海话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宋代,当时上海人居住在上海浦(松江下游入海的两条支流之一,后来成为黄浦江从龙华到外百度桥的一段)。“最早的上海话实际上是黄浦江两岸松江方言的一个分支。老上海话最权威、最有代表性的地方一直是人民路和中华路环路以内的地区。”

开放港口后,上海逐渐成为国际大都市。工业、农业、商业和文化产业的巨大发展主要体现在两三代人的上海话中。钱乃荣说,当时的上海人有机会接触到大量的新事物,所以他们“看到新事物就造一个新词”。道路、沙发、啤酒、自来水、书店、报纸等词汇都起源于上海话,是根据上海话的发音传入现代汉语的。例如,钱乃荣说,“英语的单词是法语的两倍,其中很大一部分是从各种语言中借来的。上海话也是这样发展起来的,不仅吸收了大量的英语词汇,还吸收了上海移民的独特词汇,如苏州话的“标致”和“吃家庭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