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好家门口好学校 一座农村中心校的春天里

对宝山区罗京中心学校校长张志凤来说,2014年9月是难忘的一天:据统计,当地每年在该校拥有相应户籍的新生人数约为120人。但是在那年年底只有65个孩子来注册。这个数字已经达到历史最低点。

今年9月学校开学时,张志凤很高兴地发现学校里的本地学生人数增加到97人,占203名新生的一半。经过多年的下滑,学校里的本地学生终于意识到“停止下滑,而是上升”。

似乎只有30多名孩子已经到了,但对于罗京中心学校来说,这是很多家长对学校门口的赞美。

一场保卫学生的战斗

2013年之前,张志凤和朱平互不相识。两年前,上海市教委启动了第四轮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委托管理。杨浦区和宝山区相互合作,让罗京中心学校“主持”录音实验。

听到托管这个词,张志凤的第一反应是“不舒服”:“首先,我们为自己的脸感到尴尬。此外,我们是一所偏远的农村学校。尚银实验是“高台上”的一所城市学校。两所风格完全不同的学校能有一种共同的语言吗?”

但是尚银实验学校的校长朱平坚持认为这条路一定会走得很好:“虽然学生不同,地理位置不同,但我们的教育目标和方法是相互联系、相辅相成的。”张志凤真的需要帮助。

作为罗京人,张志凤见证了学校的变化:在20世纪80年代,罗京中央学校有11所乡村学校,学生人数接近3000人。保山县也有许多曾经是教育“高地”的人才。然而,像大多数农村学校一样,罗京中心学校在当地人才转移到市中心和城市地区后经历了多年的“学生危机”。为了“去一所更好的学校”,许多当地学生选择住得离得远,甚至搬家。目前,只有这所中心学校留在罗京地区,每年学生不到200人。

终于不再“乞求别人”

我们怎样才能找回迷失的学生?张志凤明白学校提高声誉最重要的是教师。“罗京中心学校”的教师大多来自以前的11所乡村学校,他们的年龄结构普遍较老。更让他担心的是,随着学生的流失,许多优秀的骨干教师也走上了“择校”和跳槽的道路:在过去的三年里,学校失去了一名学术带头人、一名地区骨干和一名教学专家,这使得本来就捉襟见肘的教师雪上加霜。

老教师跟不上时代,年轻教师缺乏实战经验。在关键时刻,尚银实验学校的托管给了张志凤新的希望。他说:“老师过去常常去其他学校接受培训,但现在他们的家庭都是老主人了。”

作为杨浦实习教师培训学校的尚银实验学校,有许多教学经验丰富的“大师”。与罗京中心学校结对后,朱平从学校中精心挑选了15名教师,并根据所教的科目和年级以及姐妹学校的教师组成了“师徒制”,涵盖了几乎所有的科目和年级。每周,师父都会去罗京上课、讲课和评估,弟子们会定期来杨浦。

张小雯25岁的老师王伟,21岁的老师,教四年级语文。当遇到难题时,老师和学生会通过微信、互联网和电话进行交流。经过两年多的学习,张小雯最大的成就是“在课堂上更容易掌握要点”。朱平还将邀请罗京的老师参加儿童班。起初,许多老师害怕他们在课堂上表现不好,但是反应出奇的好。张小雯说:“我过去认为农村学校的老师不够称职。我没想到能够像去听声音实验课一样控制它们。现在,当我再次去上课时,我感到更加自信了。”

朱平说:“支持和托管,仅仅依靠教师的输血是不够的。最重要的是让受援学校学会自己献血。”

经过两年多的携手合作,张志凤最初的“不当”观念逐渐被驱散。更常见的是,他看到这两所学校之间有一种“共同的语言”。这样一种共同的语言也悄悄地改变了学校的气质和内在本质。

音乐就是其中之一。在此之前,许多父母选择去保山市发展,因为他们担心罗京太小,他们的孩子“看不到世界”。然而,从上一年开始,罗京中央学校的孩子们第一次有机会坐在标准音乐厅进行试听实验,听欢迎音乐会。在6月1日的儿童节,他们来到这里和同龄人一起接待来自台湾的小朋友。去年,上海音乐实验学校的民间音乐教师向罗京中心学校开设了民间音乐欣赏校本课程,并组建了一支由专业教师讲授演奏、演奏和演唱的“罗京民间音乐队”。在朱萍的计划中,未来她还将邀请上海音乐学院的教授和老师给罗京中央学校的老师和学生讲课:“在上海,我希望与姐妹学校分享高质量的资源。”

越来越多的孩子愿意留在罗京。彭惠英一家刚刚从崇明搬进来。她的孙女今年刚刚开始上中学。当她有空的时候,她会在学校门口等着向父母询问学校的情况。当她听到越来越多肯定的回答时,她对张志凤说:“校长,我不会犹豫的。”许多来买房的居民也开始把罗京中心学校视为高质量的配套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