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生日会”热的冷思考

十年前,作为幼儿园的实习老师,我被一个月内收到五块生日蛋糕的事实深深打动了。我仍然记得当时班级建立的文化:每当一个孩子过生日时,父母都会买一个大蛋糕并与全班分享,过生日的孩子也会收到同伴的礼物。

今天,蛋糕赠送者似乎变成了蛋糕赠送者。就在他儿子进入公园两周后,他收到了三份生日礼物。作为一名“母亲”和一名“学前教育专业学生”,我一直在努力思考如何举办我孩子的生日聚会。与此同时,我不禁想到:如何判断幼儿园生日派对的价值?在当前火热的生日聚会背后,有哪些问题值得反思?幼儿园教师应该如何充分挖掘生日派对的价值?

目前,判断一项活动是否有价值的唯一标准是儿童的发展。具体来说,儿童的日常生活丰富多彩,但并不是每一个事件都足以成为集体教育活动的内容来源。只有那些源于孩子生活的内容,才能满足他们的兴趣和需求,同时让他们感受到挑战,并能通过努力获得新的经验,才应该成为集体教育活动的源泉,值得教师重视计划,否则就是浪费资源。根据这样的价值判断标准,“生日”对幼儿来说是一种重要的生活体验。它可以连接幼儿生活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是每个孩子所期望和感兴趣的。如果使用得当,生日的意义和价值将在幼儿心中扎根。相反,它不但没有实现教育价值,反而会给孩子、父母和老师带来麻烦和负担。

从孩子的角度来看,由于目前大多数幼儿园只有一次生日聚会,幼儿园和小班的孩子基本不记得为谁举办生日聚会,只记得接受礼物和吃蛋糕。虽然中班和大班的孩子能够清楚地表达自己的愿望,喜欢参加同龄人的生日聚会,但整个过程中的反应非常平静,就好像他们在参加一场有计划的表演,只是吃蛋糕和送礼物。随着时间的推移,孩子们会在脑海中形成一个概念:生日是吃蛋糕和送礼物。这不值得提倡。

从父母的角度来看,大多数人愿意付出并渴望被告知如何举办生日聚会。很少有父母抱怨过组织生日既昂贵、耗时又费力。大多数父母的困惑在于如何组织他们孩子的生日,尤其是对于生日在当月晚些时候的父母。此外,父母也担心生日带来的健康风险。以吃蛋糕为例。假设一个班有30个孩子,每个人每年要吃30块蛋糕。更不用说一些父母会选择一些不适合孩子的食物作为礼物。

从老师的角度来看,除了和父母有相同的目标,过一个快乐难忘的生日之外,我还希望从中开展一些教育活动。目前,老师们谈论最多的是让孩子们通过举办和参加生日聚会来学会分享。然而,问题是当有足够的蛋糕和礼物时,分享并不困难,也不具有挑战性。孩子们不需要手里拿着一模一样的礼物,也不意味着要对同龄人说生日快乐。那么,学习分享的教育目标就足够简单了。

从这个角度来看,如何明确方向,有效整合相关教育资源,设计独特而有意义的生日派对,无疑是幼儿园教师面临的共同问题,也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首先,我们应该理解“分享”和“礼物”的含义。儿童的共享意识和行为不能通过一项活动来塑造,也不能被外力强加。分享礼物不是关键,但分享时的快乐心情才是关键。孩子们愿意与他人分享并感到快乐,因为分享能给他人和自己带来快乐,而不是牺牲个人快乐来满足他人,或与他人分享他们心爱的东西来让他人分享。至于礼物,孩子们有100种方式来表达他们的祝福。他们可以说一句话,唱一首歌,画一幅画,送一个心爱的玩具,或者讲一个小故事。礼物背后的心是最珍贵的。没有必要

第二,我们应该避免为了追求结果而取代他人的行为。生日聚会的主要人物是小孩子,而不是成年人。只要孩子们忙碌的活动能鼓励他们思考、克服困难、反思自己的行为并给他们交流和表达自己的机会,这项活动就是成功的。如果生日聚会的现场对成年人来说很热闹,而孩子们被人围着或冷眼旁观,那么即使生日聚会再盛大也毫无价值。例如,在幼儿园的生日聚会上,老师花了一周时间安排场地。每个孩子都站在庆祝生日的孩子面前排队送祝福和礼物。父母制作视频和演讲,演讲时感动得热泪盈眶。他旁边的孩子问,“妈妈,你为我的生日哭什么?应该开心!”

第二,孩子们应该参与活动。就时间而言,因为这是一个集体生日聚会,每学期最多举行一两次。频繁持有只会让孩子不同意。从形式上来说,它不应该局限于吃蛋糕和以流畅的方式送礼物。在内容上,可以以生日为主题,根据幼儿年龄的特点,结合各个领域的关键经验,设计庆祝活动。例如,小学和中学的孩子们被启发去探索他们的生日和同龄人的生日之间的关系,他们以生日的不同月份和日期为线索,玩诸如排序和排名之类的游戏。大中型班级的老师和家长通常支持幼儿在生日聚会上使用他们最喜欢的方式(图像、文字、声音、艺术品)来记录他们的生活并吸引他们的个人成长故事。鼓励大班儿童合作策划各种形式的生日聚会。此外,它还可以与幼儿园已有的主题活动相结合,如母亲节、妇女节、儿童节和“我长大了”。在这个过程中,成年人应该关注孩子对自己、他人和重要事件的体验。

幼儿教育不仅负责传授知识和培养能力,还具有滋养灵魂、渗透灵魂的作用。如果成年人的努力能让孩子们觉得生日的价值在于纪念出生、分享快乐和反思生活,这对他们未来的发展将大有裨益。

(作者是南京师范大学学前教育专业的博士生)

《中国教育报》,2019年4月28日,第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