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体育局局长:超85%学校场地向社会开放

?采访者黄永平,上海体育局局长

随着公民健身意识的增强,体育已经成为人们的一种生活方式。如何让劳动人口流动?如何完善体育设施,增强服务功能?我们如何为市民提供更多的“体育产品”,促进体育消费?上海体育局局长黄永平昨天参观了本报、上海新闻广播、新华社上海分社新闻信息中心、东方网联合主办的“2016上海民生访谈”,回答了市民关心的热点问题。

年轻人和中年人锻炼成短板

全国上海市民的健康水平是多少?2005年、2010年和2014年,上海的国民体质监测连续三次领先全国。

一般来说,近40%的上海居民定期锻炼,是全国最高的。然而,黄永平指出,不同年龄组的细分仍然很不均衡。“例如,就10岁、20岁至29岁、30岁至39岁的年龄组而言,这些人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比例现在刚刚超过25%。”

如何引导劳动人民,尤其是中青年人搬家?黄永平认为,应该因地制宜,“应该在单位、在企业为在职人员营造锻炼氛围。在与漕河泾开发区的讨论中,我们发现开发区内有大量企业,专业人群同质化程度高,学历和专业背景较好,对体育的意愿和需求也较高。然而,一些企业开发区过去一直缺乏这种视角和关注。如果这一群人被赶了上来,那将会是一大群体育爱好者。”

要将公民参与体育运动的意愿转化为行动,需要动员社会的方方面面。像今年的市民运动会一样,各种体育协会、俱乐部和体育企业等市场参与者也加入到政府的思考中来,吸引市民参与体育运动。只要公民能参与和行动,他们就能成为体育爱好者。

鼓励市民在体育上花钱

市民最关心的问题之一是他们周围的体育设施。有些市民说:“社会如何才能跟上体育设施的长期使用?”

黄永平说这个问题提出得很好,也是政府的事情。由于建设初期,为了增加健身中心的设施,其中一些是开发商的配套设施。虽然这是基于"谁投资谁续"的原则,但开发商在住宅区建设后会退出,导致缺乏维护和续建的主体。最近,市领导高度重视这项工作,并明确指出,今后,无论谁投资建设、运营和维护上海住宅区健身中心的健身器材,包括更新的责任,都应由市两级体育部门承担

近年来,上海市教育厅支持开放学校场馆,让市民可以在附近锻炼。黄永平表示,根据数据,学校场馆的开放已经达到85%以上,“但在实际运营和管理中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比如如何让开放管理的主体从学校转向社会专业的主体,从而减轻学校的压力,然后如何通过相关的保险机制来覆盖开放过程中的一些意外伤害。这样,参加锻炼的人就有地方可去了。如果以后发生运动损伤,学校不必承担相应的责任。最好考虑这些因素,对中心城市的人们来说,开办学校应该是一件非常实惠的事情。”

让市民移动,也让市民科学地移动。黄永平说,“这也是倡导科学健身理念的一块短板。数据调查显示,近60%的公民尽管经常参加体育锻炼,但仍在考虑自己做。普通人每天只花2.40元在890元的体育上,这对他自己来说有点苛刻。此外,90%的员工

黄永平说天气真的很热,就像“上马”,配额是几秒钟。“这是体育部的麻烦,一方面让大家锻炼、跑步、搬家,另一方面,数万人抢一个名额。此外,公路竞赛等活动占用了大量公共资源,道路在移动时必须关闭。因此,我们希望努力更好地分配公共需求。”

今年的市民运动会有一个金字塔形的公路比赛系统,包括赛马系列赛、中途推广赛、计时赛和公共健康赛。这种新的竞赛形式已经形成了每周、每月和季节性比赛的全国体育格局,上海国际马拉松赛也将成为市民运动会公路比赛的年度决赛。这样,跑步者可以根据他们不同的需求做出更好的安排,而不是在11月“上马”。

除了跑步的朋友,还有许多其他的体育迷。他们怎么能享受呢?黄永平说,“今年的公民运动会将引入业余等级考试。只要你在某个项目中有一定程度的竞争,你就可以获得业余注册等级。在你打了20到30年的乒乓球后,你的业余水平达到了什么程度,参加比赛后你就会知道你是二级还是一级。「目前,已有合资格的协会提供51项运动,例如篮球、乒乓球、网球、羽毛球等。参赛公民可以获得相应的业余等级或业余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