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合作办学良莠不齐 上海试点认证机制

“30多家外国教育质量保证机构已经来到中国开会。讨论的主题是谁将负责基础教育,谁将负责职业教育,谁将负责高等教育。这件事应该注意。现在,这些国际教育认证机构和质量保证机构正在“瓜分”世界,在教育质量上打上殖民主义的烙印。中国国际教育交流协会秘书长姜波说的这些话确实引起了与会者的注意。

在最近由中国教育国际交流中心举办的研讨会上,教育当局、大学、中外教育机构和其他各方的代表聚集一堂,讨论中外合作教育的发展和中外合作教育的认证问题。

近年来,中外合作办学激增。据报道,目前在中国有1200多个中外合作办学项目。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外国合作学校大多是规模小、不知名的学校,甚至还有一些“文凭工厂”没有得到东道国社会和专业认证机构的认可,从而影响了中外合作学校的声誉。

“引进国外优质教育资源,借鉴国外有益的教学和管理经验,加快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的步伐”是国家发展中外合作教育的初衷。但是,我国没有中外合作办学的认证制度和机构,也没有统一的中外合作办学质量标准。最直接的影响是,当家长和学生选择中外合作办学时,他们没有选择的依据,无法比较各种项目的优劣。

"目前,整个高等教育机构的国际化进程正在快速推进。各国正在考虑国际合作和交流。中国面临许多问题。”北京外国语大学党委书记王禄江在座谈会上表示,该校在中外合作办学中遇到了一些具体问题,如审批、学术认证等。"中外合作办学目前实行多头管理,缺乏专门机构的管理。"

中国对教育的巨大需求和政策监督方面的差距为世界上一些质量保证机构提供了市场。根据有关部门的研究,目前国际质量保证机构已经进入中国,因为根据各自国家的法律法规,它们在海外办学必须经过认证和评估。

新发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特别提到鼓励专门机构和社会中介机构对高校学科、专业和课程的水平和质量进行评估,明确提出探索与国际高水平教育评估机构合作,形成中国特色学校评估模式。

在座谈会上,与会者普遍提到目前中外合作办学质量参差不齐、好坏参半的现象。在一些中外合作办学项目中,外方既不是教育机构,也不是优质资源,甚至借机收费和骗钱。对于这些混乱现象,姜波认为这是一个监管问题。一方面,我们不足以鼓励、支持和引进高质量的资源;另一方面,它表明标准化管理还没有到位。

“这些问题需要我们统筹考虑,提出建议和对策。目的是帮助我们的学生接受培训,帮助建立有中国特色的开放教育体系,并帮助我国的教育改革和发展。”因此,姜波认为,中外合作办学应该有一个质量监督标准,以识别高质量的资源,支持来自支持,停止停止。标准的制定应考虑到世界上相关国家教育质量保证标准的优势,但同时我们

事实上,中外合作办学的认证已经在上海开始了。自20世纪90年代中外合作办学形式在上海出现以来,教育部就发现了如何保证这些项目的质量以及如何保证这些项目的质量等问题。

经过探索,上海率先成立中外合作办学认证委员会,并采取行业自律的方式。政府批准了中外合作办学认证。目前,试点项目已获得上海大学悉尼工商学院、上海法语培训中心、上海第二工业大学昆士兰学院和上海金融大学中丹合作项目的认证。在欧洲,东亚和太平洋等许多国家都建立了教育认证机构,这些教育认证机构也联合起来组成了国际组织。此外,世界银行、世界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和经合组织已经认识到这一趋势。他们有大量资金支持这些教育认证机构开展国际合作,以促进确保教育质量的方法。因此,我们认为在中国试行认证活动也符合这一国际趋势。”中国国际教育交流协会学术交流部副主任布焕芳从国外认证机构收集了大量相关信息。她认为在中国建立的认证体系应该有两个特点,一是职业行为,二是自愿认证。

邱媛媛,上海教育评估研究所副研究员,分析了认证与目前教育部进行的评估的区别,教育部主要是以本科院校为基础。她认为前两个目的是不同的,认证的内容是过程管理,目的是改进和提高。这与分级和分级评估有着根本的不同。此外,评价标准通常是统一的,缺乏灵活性和灵活性。然而,认证评估不是关于结果,而是关于学校的思路和发展计划,是关于学校经营者的教育职能是否到位。认证结果是一个描述性的表达式,而评估结果是一个量化的表达式。认证还将为办学人员提供建设性和改进的意见,以及相应的支持和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