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性服务业需进一步深化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促进消费服务业的快速发展,对于实现服务业发展的质量、效率和动力转变,培育和扩大新的经济增长势头具有重要意义。目前,我国消费服务业存在有效供给不足、供给质量相对较低、供给结构失衡等问题。在这方面,我们应着力通过增加供给、提高质量、推进改革、扩大开放、改善环境来加快消费服务业供给方面的结构性改革,使消费服务业更好地适应新一轮消费变化和发展的新趋势。

更好地发展消费服务业意义重大。

目前,中国在消费内容、消费方式、消费人口和消费市场格局等方面发生了深刻变化。服务消费需求加快,消费升级趋势日益突出。在此背景下,更好地发展消费服务业具有重要意义。

第一,有利于满足提升居民消费需求的需要。2017年,我国居民服务消费约占总消费支出的40%,正处于消费需求快速增长的重要阶段。不断提高消费服务业发展的质量和效率,可以更好地满足提升居民消费需求的需要,也有利于更充分地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对美好生活的需求。

第二,它有利于服务行业发展的质量、效率和动力。为了把中国建设成为一个现代化的强国,服务业是一个突出的短板,尤其是消费服务业,包括医疗、教育、文化等。供电质量和效率相对较低,电力转换尚未完成。在此背景下,通过推进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促进消费服务业供给质量和效率的提高,推动发展动力从以要素投入为主向以创新为主转变,有助于实现服务业发展的质量、效率和动力转型,更好地促进服务业的高质量发展。

第三,有利于培育和加强新的经济增长势头。增强消费引导和服务驱动能力,培育和扩大经济增长新势头,是促进国民经济稳定发展的关键环节。近年来,消费服务业已成为中国保持高速稳定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2017年,服务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51.6%,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率达到58.8%。消费服务业作为服务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发挥着消费和服务的双重作用,对扩大消费、培育新的经济增长势头具有重要意义。

第四,它有利于扩大国际影响力和竞争力。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为了进一步扩大其国际影响力,国家软实力的重要性日益凸显。加快发展旅游、教育、文化等消费服务是扩大国际影响力、展示国家形象、提升国家软实力的重要途径。目前,中国消费服务业的国际竞争力仍然较低,旅游、电影、教育等服务贸易逆差继续扩大。这些消费服务的短期发展制约了中国国际影响力和竞争力的进一步提升。

突出问题需要关注许多瓶颈需要突破

目前,消费服务业发展中存在一些突出问题。

首先,一些行业的有效供给不足。受多种因素制约,我国医疗、养老、体育等产业发展相对滞后,总量不足。在其他领域,逃逸序列和结构缺陷并存。低端和同质服务供过于求,而高质量和特色服务相对短缺,这与居民需求不相适应,导致许多国内消费需求流向海外。

第四,该行业的人才、资本和基础设施保障不足。一般来说,零售、住宿、餐饮和住宅服务业的员工素质相对较低,不利于服务质量的进一步提高。同时,大多数消费服务业的融资能力有限,尤其是资本市场在支持融资、发行债券和知识产权抵押方面的作用不明显。此外,零售、旅游、文化娱乐、教育和医疗相关基础设施和配套设施整体不完善,尤其是不同行业基础设施的整合性和连通性不强,城市商业区、旅游景点、交通枢纽与主要商业网点和商业圈建设脱节的现象普遍存在。

与此同时,一些行业发展的体制障碍也值得关注。具体表现为:“进入某些行业有许多限制。目前,在获得教育、医疗保健、育儿、养老和文化产业方面有相对多的限制。行业内的行政垄断和区域保护相当突出,涉及许多前置审批、审批和认证项目,行政层面变相的不合理规定屡见不鲜。消费服务业中的非经营性企业和非债权人企业的注销制度十分繁琐。与消费服务业相关的行政审批时间过长,行政审批透明度和审批方式信息化水平相对较低,不适应实践中服务形式和业务模式快速创新发展的要求。

行业监管的理念和体系相对落后。一些行业监管归属不清,政府监管部门职能重叠,监管协调困难。例如,在便利店快餐和餐饮食品管理领域,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环境保护等部门的监管权力和职责不明确,不同地区的监管标准不统一。在行业监管方面,审批优先于监管,过于强调事前审批和“审前羁押”。部门监管的有效性和协调性不足。

相关法律法规不完善。一些法律法规不适应消费服务业新形式、新模式发展的需要。实施过程中仍存在配套法规不完善、相关法律缺乏协调等问题。同时,一些关键领域和关键环节的法律缺失也十分突出。

支持系统不完善。目前,我国消费服务业涉及的增值税、消费税和个人所得税不适合税收设计行业的发展。以产值和税收为重点的绩效考核体系,缺乏对小微企业,尤其是轻资产服务企业的有效指导和支持。与此同时,支持系统的实施不足也制约了消费服务的发展。

深化供给侧结构改革促进产业发展

面对当前形势,我们要围绕“增加供给、提高质量、推进改革、扩大开放、优化环境”的思路,进一步深化供给侧结构改革,促进消费服务业更好发展。

在增加供给方面,要增加消费服务的有效供给,鼓励和支持各类市场主体增加学前教育、职业教育、医疗保健、养老康复、卫生管理等领域的服务供给。加快动漫游戏、创意设计等文化体育产业的发展。培育和发展新的消费服务业,满足消费升级的新需求,重点培育以人力资本服务、信息消费、网络消费、数字消费、绿色消费、时尚消费等为代表的新的消费服务业。我们将鼓励技术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加快大规模

推进改革,首先要进一步放宽市场准入,鼓励公平竞争,切实放宽市场准入条件,减少审批程序。二是加快监管合作,推进监管方式创新,明确职能部门的监管权限和职责,加强监管机构间的合作,创新监管方式。三是放宽对市场主体设立和退出的限制,支持各地放宽对新注册消费服务企业注册条件的限制,适当放宽对专业服务行业非营利组织和个人的限制,建立有序的市场退出机制。四是加快国有企业和事业单位在消费服务领域的改革,促进国有企业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和公司治理结构,事业单位也应加快治理结构、产权制度、管理决策机制等改革。

在开放方面,我们应该促进消费服务的开放;加强对外开放综合试点探索,依托自由贸易试点地区和服务业综合试点城市,加大扩大消费服务业对外开放的创新探索力度;同时,优化服务贸易结构,积极扩大新兴消费服务进口,充分发挥技术和知识溢出效应,改善消费服务供给结构,提高国际消费便利性。

在优越的环境方面,公共服务设施和商业服务载体应得到改善;加强法律、法规和标准体系建设;完善相关配套制度,适当调整消费服务行业适用的增值税、消费税、个人所得税、关税等规定,从研发投资、员工培训、技术改造等方面加大对消费服务企业的税收优惠。

(作者: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