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郴州实施“市民下乡、能人回乡、企业兴乡”工程

聚集社会力量激发农村动力

湖南省郴州市“市民下乡,能人回乡,企业兴村”项目实施纪实

8月底,湖南省郴州市宿县区田亮镇田亮村,孕穗期晚稻生长良好。过去,田亮村的稻田不全是“良田”,有700多亩荒地。郴州居民吴小静下乡后,他把荒地变成了良田,主要用于种子生产,一小部分用于水稻种植。

在不适合种植天麻的岭南山区,能人陈鸿志回到了家乡。她决定她不能把气候改变成新的品种。经过十多次测试,她终于用新技术成功开发出一种适合当地气候的新品种,使1300多户家庭脱贫致富。

面对几乎被煤矿挖空的村庄,刘先宇毅然从“地下采煤”转变为“地上黄金生产”,投资2000多万元种植8000多亩脐橙,使黑山村恢复了生机勃勃的绿色。

一个市民带着一个新的种子生产产业去了乡下。

一个能干的人回到了家乡,带着家乡的农民去掌握一项新技术。

企业繁荣一个村庄,推动一个村庄发展新经济。

在新时代和新农村,公民去农村,有能力的人回到家乡,企业繁荣他们的村庄。这个工业振兴项目于去年8月启动,被称为“新三个农村地区”,为村庄的振兴提供了新的动力。

谁将在农业中培育新的动能?在郴州副市长陈荣伟看来,归根结底,要依靠市场主体,动员各种市场主体为振兴产业服务,而“市民下乡”中的一些市民既是消费者又是投资者,这是农村振兴中的新型市场主体。然而,“能人返乡”和“企业兴乡”都是新型农业管理的主体。因此,“新三个农村”中的三个群体是农业新能源的培育者和推动者,从而把全社会团结起来,建设和振兴农村。

市民下乡,人才进村,“种庄稼”、“种风景”与乡村旅游相结合,以新的形式激发乡村旅游的新活力。

土地是农村最大的资源,房屋是农民最大的资产。然而,随着郴州农村劳动力的大规模转移,大量的土地和房屋在农村“闲置”。

苏仙区田亮镇有8000多名从事水泥行业的人,很少有中青年农民在家。由于烟草的流通,该镇田亮村700多亩土地是“黄色”的,也供不应求。吴小静发现这些田地时,田里的杂草比他高近一米八。

我能做些什么来把荒地变成肥沃的土地?吴晓静(Wu Xiaojing),湖南农业大学农学专业毕业生,郴州种子公司前副总经理,郴州市高科技农业人才,熟悉农业,擅长种子生产,懂技术,擅长管理。因此,在大学里学习和工作,现在去农村务农的吴晓静非常自信。在他看来,现代农业应该走生态效率的道路,这绝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种瓜取瓜,种豆取豆”。

效率从何而来?由于水稻种植的季节性,吴晓青走的是“种植与饲养相结合,农业与旅游业相结合”的道路:应采用适当的种植方式来弥补水稻生产的季节性。

与此同时,种植葡萄是为了吸引游客体验采摘和经营农场的过程,这样游客就可以享受乡村游戏。在水稻种植方面,吴晓京选择早中期水稻制种,配合优质富硒晚稻,率先培育制种

“在今年的120亩稻田里,我们种了一只紫米凤凰。整个稻田就像一个公园,吸引了无数游客。据说它是一个公园,而不仅仅是一个公园。新品种“生根”,新技术在这里得到展示和推广。绿色种植的理念深深植根于人们的心中。”曹宪宏告诉记者,目前,庄园集销售理念、销售品牌、销售生产和销售生活于一体,农民发现现代农业释放的巨大能量一切新鲜事物。庄园带动村民找工作,人均年收入超过2万元。

把公园种在村子里,然后把它插入地里;让思乡之情在山水中得到反映。河口村已经成为城市人向往的家乡。假日里,游客成群结队地来。连山庄园自建客房已经供不应求。庄园还引导农民将闲置住房改造成住宅,为农民设计、经营和管理,并与农民分享收入。市民下乡的深刻变化在于各种人才回流农村。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已有916名市民被吸引到农村参与各种农村建设,例如经营住宅旅馆,还上演了许多“凤还巢”的场景。”郴州市农业委员会主任李建军认为,城市居民有农村梦想,农村人民有致富的期望。“凤还巢”后,市民帮助农民改变了原有传统农业的“低产”属性,扩大了农业产业链,促进了城乡统筹,满足了城乡居民的梦想和期望,促进了生产和收入的增长,农民收入增加了3.68亿元。

有能力的人回到自己的家乡,带着技术进入村庄,把“制造产品”和“制造技术”与农业技术结合起来,并利用新技术增强工业扶贫的新力量。

陈鸿志最大的愿望是跳出“农业之门”。20世纪80年代初,她年轻而精力充沛,开始了“出海”的职业生涯。

在购物中心游荡多年后,她积累了一些钱,但她可以回到她出生的村庄,但村民的生活并没有改善多少。看着周围的荒山,陈鸿志振兴家乡的使命感促使他做出了一个决定:回到村子里创业,这样村民就可以在家学习技术,在村子里找到工作。

经过市场调研,陈鸿志去湖北学习天麻种植技术。然而,由于种种原因和严重干旱,陈鸿志在试种的第一年损失了60万元。许多人建议她天麻不适合在华南山区种植。然而,她意识到郴州五岭以南的山区是穷人聚集和贫困程度最深的地方。如果找到合适的品种,天麻在这里生根发芽,人们就有希望摆脱贫困。

经历了“吴红杂交”、“芜湖绿杂交”等十余种杂交试验,跑过郴州市高山地区,进行了“缓坡陡坡”、“阴坡阳坡”、“乔灌”等十余种试验。陈鸿志最终成功开发出适合海拔600 -1300米高山地区郴州气候的“红、绿、天麻杂交品种”,获得湖南省科技进步三等奖。她还毫无保留地教农民人工授粉技术,农民每斤节约了30-40元的种子购买成本。

山上种天麻,山上种蘑菇。天麻栽培技术成功后,陈鸿志引进蘑菇栽培,陈鸿志开发的“食用菌栽培料灭菌方法”也获得了国家发明专利。目前,该公司和1300多名农民跟随她种植天麻和栽培蘑菇,其中326人贫困。这对35岁的夫妇在公司学习蘑菇栽培技术,并购买了这些技术的股份。他们不仅每年能拿到6万元的工资,还能拿到10万元的奖金。日子越来越好了。

郑萧冰夫妇怀着对大米的热爱,在嘉禾县创办了嘉禾大米工业有限公司,带领农民种植、加工和销售大米。种植基地在哪里?郑萧冰位于广发镇邹山村和大唐村。邹山村和大唐村土地资源丰富。然而,由于资金有限,农民大多是传统农民,无法大规模种植。郑萧冰的公司与一个大家庭合作,向邹山村等村庄筹集了100多万元资金。今年,郑萧冰对农村的振兴更加振奋。仅邹山村等地,营业额就增加了300亩。目前,公司自有优质大米示范基地已达2300多亩。

当对资金的“饥渴”问题得到解决时,大米中的“吃喝”成分会好得多。

为了保证大米的质量,基地里的大米“吃”自制有机肥,“喝”天然地下水。整个过程采用标准化生产,实行统一控制。生产的“河港香”系列大米被国家绿色食品发展中心认证为“绿色食品”,产品远销北京、广州等地。

减少大米的药物和重量带来收入和效率。公司通过订单在多个乡镇建立了亩优质水稻种植示范基地,带动6830名农民以高于市场价格10%的价格购买。仅这一项每年就将增加农民收入600多万元。

山是绿色的,水是清澈的,村庄是美丽的。郴州“五岭”之一的七田岭下,郁郁葱葱的绿眼睛让人陶醉。宜章县梅田镇上寮村隐藏在这绿色的美景中。

然而,记者从来没有想到几年前上寮村还是一个“黑暗尘土飞扬的村庄”。宜章曾是全国100个重点产煤县之一。全县30%以上的煤炭来自梅田镇,上寮村是梅田镇的重点产煤区。因为村子的地下充满了煤,非法的小煤矿到处都是,超过70%的村子里的3400多名村民都挖了煤,整个村子都被黑色覆盖着。

村民们逐渐意识到金山和银山将被掏空。只有金山和银山穿上绿色的衣服,才能造福子孙后代。因此,上寮村确立了“从地下到地面、从黑到绿、从短期效益到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并协助政府关闭了170多个小煤矿。同时,经过专家论证,因地制宜发展“绿色黄金”产业的首选是脐橙。

谁来领导?曾经拥有一座煤矿、价值数千万的刘贤玉,将2000多万元“热钱”砸入绿色产业,成立湖南武陵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公司引导村民通过土地购买股份,村委会出面与村里的前85名村民签订土地租赁合同,将85名村民拥有的亩山地土地“退还”。从无到有的山区集中发展成生态公司,重点发展脐橙、茶叶和养猪等绿色产业。因此,从地下的“黑色经济”到地上的“绿色产业”,上寮村通过转型迈出了第二步。过去的黑色污水,景山公园,变成了一座绿色的青山,流淌着金银。

“过去,当我在煤矿工作时,我一年挣10多万元,我的家人每天都很害怕。现在我种植脐橙的年收入接近20万元,这既安全又让人放心。”村民黄玉贤笑着说道。黄宇是“企业兴乡”的首批受益者之一。目前,全市68人到农村建立125个经济实体,投资15.92亿元,增加工资收入,农民收入5.98亿元。

责任编辑:梁炳清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