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干农业没有钱?国家给你指了10条明路!

近年来,各地、各部门、各机构积极推进农村金融组织、产品和服务创新,探索形成了一批符合农业和农村特点的金融服务模式。它们在解决困难、昂贵和高风险的农业贷款问题上发挥了重要作用,为促进农业现代化和增加农民收入提供了有力支持。为了更好地总结农村金融创新经验,宣传推广贴近农民、服务农业的有效方法,农业部提出了一系列创新的农业金融支持模式。

一、“行政银行担保”模式

“行政银行担保”是指政府、银行和担保机构充分发挥各自优势,分工紧密合作。政府支持或直接投资建立担保公司,为合格的农业信贷项目提供担保,然后银行发放贷款。

这种模式的创新主要体现在:一是促进金融资本的落地。对农业信贷的需求数量大、范围广、金额小,已经汇集起来,将银行和农民之间的“一对多”关系转变为与担保公司之间的“一对一”关系,从而缩小供求差距,降低交易成本。二是充分发挥金融资金的杠杆作用。通过向担保公司注资,政府可以扩大并实现高达其净资产15倍的杠杆效应。第三,农业信贷风险是可以控制的。银行向担保公司转移信贷风险分散了农业信贷风险,调动了金融机构的积极性。同时,政府给予政策性农业担保公司持续担保费补贴和“政府与银行共担”模式的风险补偿补贴,确保了可持续经营。

2015年,国务院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建立以政策为导向、重点突出、独立自主的农业信用担保体系。目前,全国农业信用担保体系投资446.88亿元,全国农业信用担保联盟有限责任公司成立,33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计划单列市)农业信用担保公司成立并开始向县市延伸,27家省级农业信用担保公司开始实质性运作,多层次、覆盖面广的全国农业信用担保体系初步形成。其中,安徽省农业信用担保公司创新发展的“4321”模式,由省级农业担保公司、省级信用担保集团、银行和地方政府按照4: 3: 2: 1的比例承担风险责任,实现风险分担,调动各方积极性,促进业务快速扩张。截至2017年6月底,成立一年半的安徽省农业信用担保公司已向3131家新的农业经营者提供了18.2亿元的担保贷款。

2、“银行贷款风险补偿”模式

“银行贷款风险补偿”是指金融基金设立的风险补偿。合作银行向新的农业经营者提供无担保、无担保、低成本、简单快捷的贷款。不良贷款发生时,按照约定的程序和比例从金融风险补偿中进行补偿。

这种模式的创新主要体现在:一是弱化了对农民财产抵押的要求,调动了银行的积极性,有效提高了贷款的可获得性。第二是充分发挥金融基金的作用,因为“小钱杠杆大钱”,这可以杠杆银行贷款高达政府风险补偿的10倍。

江西的“金融惠农信贷链”就是这种模式的典型代表。2014年,江西省、市、县政府共筹集引导资金15亿元,存入合作银行作为风险补偿。合作银行发放的贷款不低于金融风险补偿的8倍。就风险补偿而言,财务风险补偿比率核定为a

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区在2008年率先提出“政府、银行和保险”模式。截至2016年12月底,区财政投入保费补贴资金1001万元,发放贷款5820笔,贷款总额10.18亿元,杠杆效应100倍。从2013年起,广东省将每四年实施一次农民合作社“政府、银行、保险”项目。2013年,省政府投资5000万元,其中1400万元用于补贴全额保费,2100万元用于补贴贷款利息的50%,1500万元用于设立超额补偿基金。逾期贷款发生风险时,20%的损失由银行承担,其余80%由保险公司在最高赔偿限额内向银行支付。超过最高赔偿限额的部分由“尹正保”超赔基金支付80%,其余部分由银行承担。2014年,省财政又投入9700万元,进一步扩大实施范围。目前,上海、山东、河北、福建等省已出台相关政策文件,推广“政府、银行、保险”模式。其中,上海通过这种方式仅投入3300万元资金,利用银行贷款25亿元。

4、“两权抵押贷款”模式

“两权抵押贷款”是指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和农民住房产权抵押贷款。其中,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是以承包土地经营权为抵押,银行向农民或农业经营者发放贷款。农民住房产权抵押贷款是银行在不改变宅基地所有权性质的情况下,以农民住房所有权和宅基地使用权为抵押,向房屋所有人发放的贷款。

这种模式的创新主要体现在:一是赋予“两权”抵押融资功能,创新“两权”抵押贷款产品和服务,有利于激活农村存量资产,提高农村土地资源利用效率,促进农村经济和农村金融发展。第二,试点地区政府将承担主要责任,切实推进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登记发证,建立农村产权转让交易平台,建立集体建设用地基准地价,评估抵押物价值,处置抵押物。三是注重保护农民合法权益,坚持不改变公有制性质、不突破耕地红线、不逐层发放规模指标的原则,抵押使用的承包土地无权属争议,不能超过农民承包土地剩余年限。

2016年,经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中国人民银行会同相关部委确定了232个农地抵押贷款试点县(市、区),59个农地住房抵押贷款试点县(市、区)。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等金融机构创新推出了“两权第三方担保”、农村多产权组合抵押贷款、农村住房小额担保保险贷款等多种信贷产品。900多家地方金融机构建立了专门的信贷管理系统。同时,随着“两权”抵押贷款试点,农村产权流转制度逐步完善,抵押物处置机制不断完善。一些试点地区成立了以龙头企业或政府股份为主体的土地收购储备公司。有些人采取“预抵押”的形式,在贷款前找到一个“家”。在一些试点地区,产权被反抵押给具有处置能力的第三方,第三方保证解决处置问题。截至2016年底,国务院批准的232个农业土地抵押贷款试点县和59个农业住房抵押贷款试点县共发放266亿元“两权”抵押贷款。

五、“农村信用社小额信贷”模式

“农村信用社小额信贷”是指农村信用社发放的贷款

六、“农产品价格指数保险”模式“农产品价格指数保险”是一种产品模式创新,为农产品生产者和经营者因市场价格和低于目标价格的农产品价格大幅波动而造成的损失提供经济补偿。

这种模式的创新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将农产品生产的市场风险纳入农业保险保护范围,拓宽了保险服务领域,促进了农产品生产和农产品市场价格的基本稳定,保护了农民利益,形成了对当前农业生产自然风险保护的有益补充。其次,通过探索农产品价格指数保险的推广,可以逐步向收入保险过渡,这有助于实现农业保险从保险成本向保险收入的转变。

2011年,上海市农业委员会和安信农业保险公司率先在全国推出蔬菜价格指数保险。2012年,北京市农业委员会和安化农业保险公司推出生猪价格指数保险试点。截至2016年底,农产品价格保险试点已扩大到31个省,生猪、蔬菜、粮食作物和地方特色农产品共4类50个品种,保费收入超过10亿元,风险保障154.81亿元。自2014年以来,一些地区创新引入了基于农产品价格指数保险的“保险期货”模式,利用期货市场分散价格波动的系统性风险。2016年,农业和大企业部支持了3个大豆项目和10个玉米项目,保险面积为56.3万亩。共有4 159户家庭和41个合作社投保,现货库存为201 000吨。2017年,大企业研究所批准了32个新的“保险期货”试点项目。试点模式将从价格保险扩展到收入保险,覆盖黑龙江、吉林、辽宁、内蒙古、河北、安徽、重庆等7个省(自治区、直辖市)。

7、“农业机械融资租赁”模式

“农业机械融资租赁”是指金融(金融)租赁公司以综合租赁服务提供商的角色,将承租人、银行、经销商和政府的各种资源联系和整合起来。承租人(大型农业机械家族和农业机械合作社)在支付一定的首付款(一般为总金额的30%)后,可以独立使用机械设备。剩余的租金和利息分期支付,农业机械的所有权在全额支付后转移给承租人。

这种模式的创新主要体现在农民从“直接购买”到“先租后购”的转变上,大大减轻了一次性投资的压力,减轻了购买大型农业机械的难度。

融资租赁是发达国家农民购买农业机械设备的首选,在中国其他大型设备采购领域也得到广泛应用。2015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加快融资租赁业发展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5〕68号)和《关于促进金融租赁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5〕69号),鼓励金融租赁公司支持现代农业发展,积极为大型粮食生产者、家庭农场、农业合作社等新型农业经营者开展金融租赁服务,解决大型农业机械、生产设备和加工设备购置和更新资金不足的问题。2015年,农业部在新疆主要产棉区启动融资租赁试点项目,有效促进了大型采棉机的推广,提高了新疆采棉机产量。在实践中,各地积极探索融资(融资)租赁模式在中小型农业机械采购和温室设施建设中的应用。

8、“双基合作贷款”模式

“双基合作贷款”是指农牧社区基层银行机构和基层党组织充分发挥各自优势,加强合作,共同完成农牧户和城镇居民的信用评级、贷款发放和贷款管理。

的创新

2015年4月,青海省发行《青海银行业“双基联动”合作贷款试点方案》,选择农村牧区网点数量最多、深入基层程度较高的农业银行、邮政储蓄银行、农村合作金融机构和青海银行等基层机构,启动“双基联动”合作贷款试点工作。截至2016年12月底,青海共有390家网点和2952家信用工作室,贷款余额47亿元,惠及61万农牧民。“双基联动”已被青海省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纳入重点改革创新项目和《青海省落实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的实施意见》,成为实施精准扶贫国家政策、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创新普惠金融发展模式的有力起点。

九、“互联网农村金融”模式

“互联网农村金融”是指以互联网为载体,利用大数据、云计算和物联网等新技术打破传统金融模式的时间、空间和成本约束,提高农民信贷可用性的金融机构和产业资本。

这种模式的创新主要体现在:一是覆盖面广。互联网金融克服了传统金融机构展览成本高的缺点,投资成本低。其次,门槛较低。互联网金融不需要农民的抵押品,农民已经省下了繁琐的贷款程序。第三,它快速灵活。互联网金融使农民能够呆在家里,只需要智能手机就可以选择处理相关的金融服务,节省了很多时间。

目前,以蚂蚁金融和京东金融为代表的电子商务背景的互联网公司、以新希望和大北农业为代表的农业供应链服务提供商、以海尔工业金融为代表的产业资本以及以宜欣和金农圈为代表的P2P在线贷款平台纷纷进入农村金融领域,新的金融生态、金融服务模式和金融产品不断创新。“网络农村金融”为解决农村金融“长期存在的问题”开辟了新的视角和新途径。它形成了对传统农村金融的有益补充,适应性广,发展空间广。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中国“三农”互联网金融发展报告(2016)》统计数据,2015年中国“三农”互联网金融规模将达到125亿元。“十三五”期间,中国“三农”互联网金融将保持较高的增长速度,到2020年,整体规模预计将达到3200亿元。

10、“农业公私合作”模式

“农业公私合作”是指通过政府与社会资本的合作,充分发挥金融杠杆作用,引导社会资本积极参与农业和农村公共服务项目的投资、建设和运营。

这种模式的创新主要体现在:一是开辟了农业投融资的新渠道。政府通过投资一小部分资金发挥了导向和引导作用,并提供了制度和法律等配套政策,以确保社会资本投资农业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二是提高政府投资效率。它不仅发挥了“四两一千英镑”财政资金的作用,还发挥了市场机制的决定性作用,探索了农业领域投资项目的长期利用机制。三是实现了招商引资与智慧的结合,将先进的管理理念和高效的市场机制引入农业领域,打破了传统农业思维的束缚,为中国农业产业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

2017年,财政部和农业部联合发布《关于深入推进农业领域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的实施意见》,重点引导和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农业绿色发展、高标准农田建设、现代农业产业园、农村综合体、农产品物流交易平台和“互联网”现代农业六大领域。目前,公私合作在农业领域已经有了一定的项目储备和实践探索。国家公私伙伴关系综合信息平台仓储项目中,共有140个农业项目,总投资961亿元,其中9个项目已签约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