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拉美:遍地都是矿,致富却靠抢

最近,智利爆发的社会动荡加剧了。

10月25日,120万智利人走上街头,呼吁智利政府改革经济,并要求总统下台。

27日,愤怒的人们登上广场上的纪念碑,在烟雾的背景下高举国旗,高喊他们的自由和渴望。

有人拍下了这一幕,构图精美,画面优美,就像世界名画的画面一样:

《智利人民站起来了》 12019 . 10 . 27

,这让人们想起了电影《悲惨世界》中的一个场景。人们也涌入巴黎广场,高喊“自由引导人民”:

作为拉丁美洲自由民主的代表,智利一直是美国拉丁美洲民主的典范,也一直被用来讽刺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

所以,在这一事件发生后,一直遭受美国制裁的马杜罗在推特上写道:“智利人民站起来了!

事实上,智利只是拉丁美洲的一个缩影。智利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比中国高,但人民的生活水平根本达不到标准。这不是一个国家不富裕的问题,而是一个财富分配不均的问题。

拉丁美洲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从未摆脱苦难和鲜血。智利是唯一造成最大麻烦的国家。玻利维亚和厄瓜多尔最近也制造了麻烦。

加西亚马尔克斯(Garcia Marquez),拉丁美洲着名作家,在《百年孤独》中有着独特的叙事风格,被称为魔幻现实主义。

事实上,魔幻现实主义诞生于拉丁美洲,因为拉丁美洲是一个拥有魔幻现实主义土壤的大陆。

小说中怪诞而神奇的现实并非出自作者的想象。在这部小说的每一个神奇之处,它都是拉丁美洲活生生的现实。

1

在16世纪的安第斯群岛,大量的印第安人被西班牙人奴役,为他们的国王寻找黄金、收集珍珠、工作并向西班牙人支付“赎金”。

印第安人在水下长时间采集珍珠时无法呼吸,但如果他们在水中暴露的时间再长一点,就会被西班牙人无情地殴打。

有些人在洗含金的细沙时,身体的一半浸泡在水中而死亡。有些人扛着西班牙人带来的重型农具,一直耕作到筋疲力尽。

许多印度人真的无法忍受西班牙人的残酷剥削。他们认为结束这一切比受苦更好。他们会聚集一大群人绝望地一个接一个杀死他们的妻子和孩子,然后集体自杀。

然而,在西班牙官方编年史家的口中,他们描述了这些人集体自杀的现象:

‘许多自杀的人为了娱乐而自杀,吸毒以逃避工作,还有人用自己的手上吊。’

印度大规模自杀的悲剧始于美洲大陆本身。

今天的拉丁美洲在全世界都是出了名的贫穷和混乱。然而,这并不是因为非洲太穷,无法养活其人民。

相反,美洲大陆自古以来就非常丰富,拥有丰富的矿产资源和广阔的农田和牧场。

殖民入侵前,当地原住民不仅过着田园生活,而且他们灿烂的文明不亚于欧洲。

例如,今天墨西哥的首都墨西哥城在13世纪也被称为特诺西提特兰城。

根据记录,在其全盛时期,特诺奇蒂兰比欧洲最大的城市巴黎还要大。

它的道路宽敞,建筑宏伟,到处都印着精美的雕刻。这座城市有许多坦布洛市长和色彩缤纷的植物园。在城外的堤岸之间,有源源不断的船只运载货物。高架运河可以把水从湖的另一边运送到城市。

但是现在,我们只能在脑海中想象这座城市的繁荣。

因为西班牙人在1521年征服了它,把它变成了废墟。

自从哥伦布发现美洲以来,一直有稳定的探险家流向该大陆,西班牙人是主要力量。

1519年,一位西班牙探险家发现,在墨西哥和安第斯高原,有大量的金银,当地土着居民的财富惊人。

这个普通人是无辜的,他犯了罪。冒险家们一个接一个地涌向这里,其中最着名的是弗朗西斯科皮萨罗。

1532年9月,皮萨罗带着177人和62匹马穿过安第斯山脉向内陆行进,在那里他找到了印加帝国的首都卡哈马卡,。

皮萨罗武装到牙齿的部队与一群土着人战斗,就像玩过家家一样。土着人甚至认为入侵者是他们神话中的神。否则,他们怎么能坐在“从海上升起的大山”上呢?

皮萨罗轻而易举地俘获了阿塔瓦尔帕尼国王。

为了自由,国王表示愿意向皮萨罗支付33,354英镑的赎金,足以让一个房间装满黄金,两个房间装满白银。

即使在今天,这笔巨款也是天文数字。印加人陷入了巨大的困境。他们死于各种高强度的劳动,或者他们不能忍受中途自杀。

当然,收到钱的西班牙人仍然绞死了想活下去的国王。

这只是这片土地苦难的开始。

印加帝国被西班牙征服

1542年,西班牙传教士巴托洛梅德拉斯卡萨根据自己在拉丁美洲的经历写了一本名为《西印度毁灭述略》的书。

它揭露了欧洲殖民者在美国进行的骇人听闻的血腥屠杀。

西班牙人几乎无论走到哪里都会犯下不人道的种族灭绝罪。

'当他们闯入村庄,看到年轻和年老的妇女、孕妇和孕妇时,就像屠宰栏里的羔羊一样,他们剖开肚子,把它们剁碎。

歹徒们还打赌看谁能用一把刀把一个人劈成两半,谁能立刻砍下他的头或剖开他的肚子。他们还从母亲的臂弯里把婴儿抱起来,抬起孩子的脚,扔在石头上。

'另一些人把孩子从后面推到水里,狞笑着嘲弄地叫道,'狗娘养的,趴下!西班牙人还用利剑刺穿了母亲和婴儿的手臂。“

”暴徒还制作了一些长框架,将印第安人排成13排悬挂在一个框架上,他们的脚稍微离开地面,将木柴放在脚下,生火,以上帝和他的十二使徒的名义活活烤死他们。

为了吓唬印第安人,西班牙人砍掉了他们的手,把它们挂在想逃跑的人的肩膀上。抓到首领和贵族后,西班牙人把他们绑在柱子上,用小火慢慢烤他们,听他们尖叫,让他们的灵魂离开身体。

大屠杀的数量和范围如此之大,以至于当一个善良的基督徒想帮助印第安人皈依上帝时,他乘船在两个岛屿之间航行,花了三年时间寻找大屠杀的幸存者。

但是他只找到了11个活着的人。

事实上,你甚至不需要详细阅读西班牙传教士的书。你只需要看看这本书的目录,你就能从“毁灭,毁灭,毁灭”的满眼内容中清楚地知道,这本薄薄的书中流了多少美国印第安人的血。

在奴役和屠杀当地人的同时,欧洲人带来了更可怕的种细菌和传染病。

因为对疾病没有抗体,天花、破伤风、肺病和性病在美国迅速蔓延,土着人成群死亡。

在欧洲人的记录中,他们强烈强调美洲土着人主要死于疾病,与疾病无关。

但事实上,他们甚至没有放过死去的土着人。

1581年,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二世说美国三分之一的印第安人被消灭了,所以幸存者必须为死者纳税。

一些探险家把甘蔗根带到了拉丁美洲。糖是欧洲人需要的好东西。为了种植甘蔗,他们铲平了美国大片森林。

甘蔗生产利润很高,占领这片土地的工厂主用所有的土地种植甘蔗。

没有足够的土地种植食物。巴西儿童只能吃木薯粉和四季豆。然而,这种食物缺少矿物质盐,孩子们会本能地吃土壤。

为了防止他们的孩子吃泥土,父母们穿上动物套或将它们挂在离地面很高的柳条篮子里,这样他们就不能吃泥土了。在

《百年孤独》中有一个叫丽贝卡的女孩,她有一种奇怪的吃土的习惯,可以通过吃土来缓解压力。真正的材料可能来自于此。

甘蔗种植园

到了18世纪,葡萄牙人也来到美国,以同样的方式掠夺巴西。

在殖民者的屠杀、贸易和奴役下,一个半世纪后,美洲印第安人的数量从7000万下降到350万。

当然,欧洲人有另一个版本的故事,利昂伊希斯尼罗?奥斯瓦尔德大主教说:

“那是因为他们逃避纳税。他们破坏了他们的自由。印加时期他们没有自由。”

是的,他们刚刚失去了生命,但他们是自由的。

玻利维亚高原上有一座海拔5000米的山峰叫做波蒂托。山脚下是着名的波托西市,由于发现了银矿,它很快成为美国殖民生活的中心。

波托西

到1650年,波托西有16万居民,是当时世界上最大和最富有的城市之一。

西班牙人在山里挖掘了5000多枚地雷,并将开采出来的白银运往他们自己的国家。

白银开采出来后,波托西再次迅速衰落,人口比四个世纪前少了三倍。玻利维亚现在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

在18世纪,巴西生产的黄金比西班牙前两个世纪在殖民地开采的黄金还要多。在鼎盛时期,巴西每周向伦敦运送5万磅黄金。

欧洲殖民者掠夺到最大程度,聚集了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巨大财富。

他们就这样完成了最初的积累。

直到这些殖民地独立,血腥残酷的殖民才逐渐停止。

然而,欧洲人走了,但美国人来了。拉丁美洲的命运没有改变,而是以不同的形式改变了。

2

1973年9月11日是智利前总统萨尔瓦多阿连德生命的最后一天。

军事政变中的皮诺切特在袭击总统府时打电话给阿连德。

另一边说送他去其他国家的飞机正在等他。只要阿连德退休,他可以去任何他想去的国家。阿连德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在许多人的包围下,阿连德戴着头盔,拿起卡斯特罗送给他的AK-47步枪,向市民们发表了最后一次演讲:

市民们!这一定是我最后一次对你讲话了。

我感谢你始终不渝的忠诚和对一个追求正义、发誓尊重宪法和法律并已经这样做的人的信任。

我相信智利有一个光明的未来。虽然叛徒此刻正在这里作恶,但黑暗和苦难会在我之后被击败。

请坚信,自由的人迟早会走上通往更美好世界的道路。

智利万岁!智利人民万岁!劳动者万岁!

不久,政变军队冲进总统府,阿连德死在他的椅子上。

在20世纪60年代的智利,3300名大农场主控制了73%的可耕地,15个寡头家族控制了该国所有的主要银行。工人们几乎无法维持足够的食物和衣物,人们普遍处于赤贫状态。

阿连德渴望改变这种状况,建设一个更加公平合理的国家。

智利总统选举1970年,阿连德以36%的选票当选第30届智利总统。

上任后,阿连德开始国有化,开垦土地,发展铜工业,增加教育经费,并向贫困的穷人分发免费食物。

1971年,一系列措施将智利人民的平均实际购买力提高了28%。政府在减税和增加福利的同时,大力推进基础设施建设,不仅建设了大量公共廉租房,还开辟了各种机场、地铁和高速公路。

然而,美国政府对此并不满意。智利的经济生命线,如铜矿和银行,最初由美国资本控制。这些都是他们的财富。

铜矿国有化和镇压资本家。阿连德的每一项改革都反对美国。

尼克松暴跳如雷,命令中央情报局局长赫尔姆斯:

即使只有十分之一的机会,智利也会得救。这将花费1000万美元,如果不够的话还会更多!

赫尔姆斯已经制定了三个计划:1 .寻找意图发动军事政变的官员。2.谣言和恐怖行动制造政变气氛。3.全力支持意图发动军事政变的人员。

中情局开始参与“和平演变”,支持自由派报纸和广播电台,制造骚乱和工人罢工,争取议员等。

直到1973年,智利右翼团体在独立日的掩护下发动了一场军事政变。艾伦德林拒绝向叛军投降,死在他的总统府里。

和另一位智利杰出人物,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诗人聂鲁达,在阿连德死后的第12天死于心脏病。

聂鲁达生前是阿连德的密友。皮诺切特上任后暴跳如雷。聂鲁达担心皮诺切特会杀了他,想溜到墨西哥去。

然而,他最终没能逃脱,死在了医院里。

智利许多人怀疑聂鲁达是被皮诺切特的特工谋杀的。

阿连德和聂鲁达死后,皮诺切特开始了长达17年的军事独裁。2000多人被处决,1200多人被捕和下落不明,10多万智利人被迫流亡。

‘智利9/11’只是许多南美国家计划政变的一个例子。

仅从1898年到1932年,美国就在墨西哥、古巴、多米尼克、巴拿马、大哥伦比亚、海地、萨尔瓦多、尼加拉瓜和其他国家进行了34次武装干预。

早在1823年,美国总统詹姆斯门罗就说过:“欧洲列强不应再涉足美洲,或涉足美国与美国国家主权之间的相关事务。美洲是美国人的美洲。

从拉丁美洲人的角度来看,对这句话的正确理解应该是:“美国不是欧洲的,而是美国自己的食物”。

着名的《门罗宣言》(Monroe Declaration)一方面阻止了欧洲对拉丁美洲的殖民化,看似支持拉丁美洲国家的独立,但另一方面却将拉丁美洲拖入了美国的经济殖民体系。

内战后,美国开始大规模干涉拉丁美洲事务,一方持有美元投资和自由贸易,另一方持有一根大棍子的战争,例如进入一片无人居住的土地。

1917年,墨西哥卡兰扎政府发布《1917年墨西哥宪法》,规定所有土地、水和矿产资源属于国家,并限制外国垄断资本。

美国得知后,立即推动了反墨西哥势力的发展。1920年5月,它操纵了墨西哥政变,卡兰扎被枪杀。

1950年,阿本斯当选危地马拉总统,废除奴隶制,促进种族平等和民主改革,其中最重要的是土地革命。

然而,美国联合水果公司占据危地马拉1/4的土地面积,是危地马拉最大的土地所有者。隶属于联合水果公司的中美洲铁路公司控制危地马拉铁路、沿海港口和航运的进出口。

美国危地马拉电力公司垄断了全国的电力、电报和电话。

1954年,阿本斯准备通过有偿购买的方式将土地收归国有,并在租约到期后收回港口主权。

美国当年计划在危地马拉发动武装叛乱。美国派出飞机轰炸危地马拉,迫使阿布斯政府下台。

历届亲美政府立即推翻了安倍的政策,将土地归还给大地主和联合水果公司,禁止工会、农民协会和民主党派,并重建独裁政权。

1961年,顾晚成为巴西总统。他恢复了与苏联的外交关系,并进行了社会主义改革。

1964年,巴西发生军事政变,建立了军事独裁。巴西工人的实际工资下降了一半,通货膨胀和失业率飙升。

到1972年,巴西贫困家庭占家庭总数的49%。

到20世纪50年代,美国控制了拉丁美洲60%的石油产量和50%的炼油工业。控制拉丁美洲90%的铜产量;巴西、委内瑞拉、智利、秘鲁和古巴对铁矿石开采的控制;墨西哥控制锌和铅,古巴和巴西控制镍,古巴控制黄金,巴西控制大部分黄金。

这些资源和制成品被源源不断地运往美国并销往世界各地。

新时代的殖民制度比原来更加优雅体面。拉丁美洲人生活在贫困、战争和毒品之中,但他们甚至不知道这一切是谁造成的。

3

乌拉圭作家爱德华多加莱亚诺写了一本名为《拉丁美洲被切开的血管》的书。

这本书揭开了拉丁美洲大陆的伤疤,描述了拉丁美洲多次入侵和殖民化的历史。

作者在一个版本的序言中描述了这本书在拉丁美洲广泛传播的故事:“在一辆穿过波哥大街道的汽车上,一个女孩开始给坐在她旁边的同伴读这本书,但是她周围的每个人都渐渐着迷了。后来,他们只是让女孩站起来,大声给所有乘客朗读。

在智利马萨日

一名阿根廷学生没钱买这本书。为了读完这本书,他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呆了一周,参观了科林斯的所有书店,一段一段地阅读这本书。

当这本书首次发行时,它是以“医学解剖学书”的标题出版的。火灾发生后,乌拉圭、智利和阿根廷的右翼军事政府很快以“腐败青年”的名义禁止了这种行为。

1976年,阿根廷军事政变后,加利亚诺的名字被列入黑名单。他不得不离开阿根廷流亡12年。

但是不管被封锁了多少次,这本书仍然顽固地在拉丁美洲传播,成为无数人的共同记忆。

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亲自将这本书交给了奥巴马。

我想当拉丁美洲人读这本书时,当他们第一次了解中国自鸦片战争以来数百年被殖民和奴役的历史时,他们就像每个中国人一样。

怨恨和屈辱的感觉将永远铭刻在我心中。不管我想了多少次,它仍然让我热血沸腾,让我深深意识到“为中国的崛起而学习”不是空谈。

但与中国不同,拉丁美洲没有人能改变他们的现状。毛主席和邓小平都不是出生在拉丁美洲国家。

尚未完成现代工业进程的拉丁美洲,贫富差距越来越大。

以巴西为例,极端富人的收入水平比极端穷人高175倍。该国5.2%的极端富人拥有30.2%的财富,而极端贫困者仅拥有该国0.2%的财富。

智利游行大多是左翼的声音,但事实上,许多拉美国家的历史早已证明,左翼和右翼都无法改变拉美的困境。

右翼资本主义的血腥扩张让穷人变得更穷,富人变得更富。

左派的社会主义改革总是遭到美国和首都的颠覆和反对。最终,它将无法实施制裁,无论是被推翻还是陷入贫困。

贫富之间的巨大差距导致穷人生活在恐惧中。他们通过暴力抢劫钱财,而政府通过公共权力盗窃钱财。

巴西里约热内卢,每月有500多家商店遭到抢劫。

世界卫生组织目前将世界上18个国家列为谋杀“猖獗”的国家,仅在拉丁美洲就有11个。

洪都拉斯在凶杀率方面位居世界第一。

“疼痛指数”是根据失业率、消费物价指数和其他指标计算的,拉美国家一年到头都在榜单上占据主导地位。

委内瑞拉货币玻利瓦尔的通货膨胀率为100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甚至预测玻利维亚的通货膨胀率将在2019年达到1000万%。

在首都加拉加斯,一只重2.4公斤(约合2.22美元)的鸡要花1460万玻利瓦尔,一卷卫生纸要花260万玻利瓦尔。

政府上台时承诺的高福利根本无法实现。

有一家免费医院,但没有医生或药品。有一个免费的房子,但是它不能被排名。

觉得被欺骗的人必须用脚投票,然后走上街头。

然而,他们走上街头是没有用的,除非发泄他们的愤怒。毕竟,结局是多年前决定的。在

《百年孤独》中,奥雷连诺上校说了一句话:

'自由派和保守派之间唯一的区别是他们可以在5点钟自由参加弥撒,而保守派在8点钟参加弥撒'。

失望的上校余生只做了一件事:整天一遍又一遍地扔小金鱼,做完后融化它们,融化它们,然后再做一次。

这是拉丁美洲国家历史变化的真实写照。

拉丁美洲主要是热带雨林气候。在闷热多雨的天气里,人们经常无法呼吸。

《百年孤独》年,马尔克斯写了一篇安静但“雷鸣般”的演讲:

“奥雷连诺,”他悲伤地敲下钥匙,“马孔多在下雨。”电话里沉默了很久。突然,机器跳出了奥雷连诺上校冰冷的密码。“别傻了,赫雷纳多,”密码说,“八月下雨是正常的。”

‘马孔多雨’是一个简短的六个字的句子,它似乎包含了对转世命运的所有绝望、悲伤和深深的无助。

《百年孤独》布恩迪亚家族的七代人重复了他们的名字、个性和命运。他们经历了不同的斗争,但他们仍然有着相同的目标,只能生活在我的世界里

数百年后,美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

笼罩拉丁美洲大陆的仍然是一个世纪挥之不去的孤独。

来源:乌鸦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