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籍修复人才缺乏 师徒授受与院校培养如何“两条腿走路”?

最近,复旦大学举办了一次木水印绘画展,展出了14名学习雕刻水印一年的学生创作的作品。这些学生都是复旦大学中国古籍保护研究所2016级研究生。他们也在研究古籍修复、书画装裱、拓片和石碑。

今天,当传统文化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时,保护和修复古籍已成为时代的话题。一些高校已经开始培养相关领域的专业人才。传统古籍修复的分散教学,即“师带徒”,正在被制度化的高校批量培训所取代。如何在师生授受与大学训练之间“两条腿走路”?复旦大学中国古籍保护研究所进行了有益的探索。

我国有1500万本古籍需要修复,但专业人员短缺。

当人们在图书馆或博物馆的陈列柜里看珍本书和珍本书时,他们可能不会认为许多损坏的古籍“睡”在仓库里。它们要么被昆虫吃掉,要么被撕碎,要么纸变脆,有些甚至在出土时被纸砖捆住,无法阅读。中国古籍保护学会常务副会长杨光慧告诉记者:“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有5000万本古籍,其中30%需要特别修复。”

与大量古籍需要修复的现实相反,古籍修复人才非常匮乏,急需培养。杨光慧介绍说,2007年启动中国古籍保护计划时,从事古籍修复的人数不超过150人。近年来,全国各地古籍修复中心大力推进人才培养,培养了1000多名古籍修复人员,但能否真正胜任是一个问题,尤其是高端修复人员的缺乏。古籍稀缺。一旦修复不当,就会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害,这对从业者来说是非常苛刻的。

为此,一些高校开设相关专业,培养古籍修复专业人才。在文化部和国家古籍保护中心的支持下,复旦大学、中山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和天津师范大学自2014年开始培养该领域的专业硕士。南京艺术学院拥有古籍修复学士学位,上海视觉艺术学院今年成立了中国高校第一所文物保护与修复本科院校,其中包括纸张保护与修复专业。此外,南京莫愁学校和金陵科技学院也在职业高中、专科和本科层次培养古籍保护专业人才。

传统的“带徒弟的老师”教学模式还存在吗?

在高校介入古籍修复人才的培养之前,这一领域的从业者往往通过导师传授他们的技能。简单地说,就是“师父带着他的弟子”。通常,会举行崇拜师父和接待门徒的仪式。作为师徒结对的标志,学生们与师父一起学习技能很长时间。它不仅是古籍的修复,也是戏曲、陶瓷、书画、篆刻、烹饪等行业师生的教学和接受。

童志珍长期从事上海图书馆古籍修复工作。退休后,她成为复旦大学中国古籍保护研究所的专家。她回忆道:“当我开始修复古籍时,我没有基础。我只是和我的前辈一起学的。”

在童志珍看来,师徒制的教学方法有利也有弊。“优势是坚实的,每个项目都是在大量实践中积累的经验。缺点是学习缓慢,教师的知识储备有限,可能不善于表达。修复中的一些原则需要学生自己去理解。”她分析说,在同一个单元里,老师有些“矜持”,不愿意把所有真正的技能教给学生,以免“教dis”

74岁的赵家福自17岁起就一直在保护古籍,他深深地热爱这项工作。他说:“我希望把我所知道的一切都传递给学生,这样他们可以在两三年内尽可能多地学习,成为古籍保护专家。”他教学生古书的修复和装订,书画的装裱和装订,碑文的雕刻和拓印等。借助制度化的“硕士导师”身份,他可以给学生“一对一”的个性化指导。

指导今天还活着吗?复旦大学给出的答案是“是”。

2015年,中国古籍保护学会举行仪式,赵家福、童志珍与复旦大学图书馆的三名年轻古籍修复人员进行了配对。鞠躬上茶后,他们形成了师徒关系,充分发挥了师徒关系密切和个体指导继承传统技艺的特点。这三个学徒也是主人的助手。"赵家福老师几乎每周都去图书馆指导古籍修复工作."复旦大学图书馆工作人员于荣说:“过去,我们有几个古籍修复人员无法装裱修复字画。在赵老师的指导下,他们试图修复一幅朱东润的书法作品。有了他的实践指导,我相信我将来能学到更多的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