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超40亿美金的共享单车,成了最垃圾的风口

北京住宅区的大门标有“禁止共享自行车”的标志,这是城市共享自行车的遗产。

最近,奥福再次听到滴滴被收购的消息。共享自行车从诞生之日起就备受争议,可能很快就会结束。尽管ofo一再否认,但该行业变得越来越冷,资金紧张(ofo是唯一一辆不允许赌博的共享自行车)。奥福的结果不是由大卫的个人意志决定的。如果ofo被收购,这个共享的自行车初创公司的独立运营的最终数量将是0,创造了自风口这个词诞生以来所有创始团队成员的记录。

如果说分享自行车的风口有墓志铭,那就是:最垃圾的风口。

一个“混乱始于资本疯狂”在厦门同安区的一个停车场,数万辆自行车被严重扭曲和肢解。北京、上海和广州有不少于20个这样的墓地。2017年冬天,一场暴风雪掩埋了所有共享的自行车。没有人愿意骑脏自行车。与其在寒风中行走,不如走得暖和些。循环速度不断下降。大量自行车堆放在街上。灰尘越来越厚。灰尘越厚,骑它的人就越少。原本崭新的自行车最终变成了成堆的城市垃圾。

mobike的创始人胡玮炜曾经说过,如果有一天它失败了,它将被视为一种公益。不幸的是,这些共享自行车最终变成了公害。就像广场上的聚会一样,人群散去后口香糖随处可见。

几百辆、几千辆自行车,普通人不愿意花这么多钱去买,只是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被宠坏。许多人认为这是对社会资源的极大浪费。即使资本烧钱,也与谁的钱被浪费无关。

在2016年寒冷的冬天,首都有短暂的平静。泡沫的破灭和冬天的寒冷让每个人都反思自己的错误并从中吸取教训。几乎所有的投资机构都在追求利润、商业效率和价值回报。我不知道是否应该让别人听到。共享自行车的大潮过后,市场又变得活跃起来。有平台,有倡导者,有裸体骑马的赌注。很快,莫比克和奥福席卷了中国的顶级投资机构。

根据公开数据,仅mobike和ofo就筹集了40多亿美元,相当于250多亿元。根据500元的平均成本,莫比克和奥福筹集的资金可以投入5000万辆自行车,相当于北京、上海和深圳所有人口每人一辆自行车。

mobike和ofo的融资速度是中国风险投资史上的奇迹。

企业家紧随其后的是骚动,大量企业家进入了这个行业。几乎没有门槛,买了辆车就出门,即使共享一辆自行车也能创业。朱啸虎曾经估计每辆车一天要骑十次,ofo可以在三个月内回到它原来的首都。像电视上的加盟广告一样,OFO确实是一个性感的行业。

在分享自行车和创业的热潮下,各种自行车如雨后春笋般在全国各地涌现。橙色摩托车手、黄色自行车手和绿色酷车手都在70、80和90年代,它们确实是年轻和年老的咸宜的初创商店。共享自行车的初创公司已经迅速成立。颜色越来越少,名字也越来越难了。

共享自行车发展得太快了,人们越来越少怀疑它们能否在市场上获利。mobike和ofo只专注于疯狂的汽车商店来抢市场,用户拥有一切,这是一个典型的资本故事。

事实上,情况不如预期的好。经过4个月的运营,吴胜华的3Vbike推出的1000辆汽车中只有12辆被找回。盈利模式与预期严重不符,损失率惊人,车身广告的盈利更不可能。

2017年6月,悟空自行车打响了第一枪崩潮。在这个由mobike和ofo主导的市场中,追随潮流的玩家没有充足的资金支持,成为第一批倒下的炮灰。

在四五线城市,低使用率和骑行费用收入使得人们无法讲述那些参与或欺骗筹资的故事。

它也充满了兴奋和突然死亡。

自行车共享带来的

免费搭车和红包奖励,当mobike和ofo使用这些技巧时,轮流接受教育的中国互联网用户长期以来都感到稀少和普通。在风口下,必须从猪身上拔一把羊毛。

据首席执行官高娓娓称,酷车崩溃时,其用户在6月激增至1400万。如果押金不能退还,这可能会成为中国网民薅羊毛历史上的第二大耻辱。成千上万的用户去通州酷车总部退还押金。小榄自行车(Xiaolan Bike)崩溃后,用户的存款被滴滴强行用代金券取代,最终没有找到现金。

7月11日上午,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报告了全国首例自行车共享破产案。小明自行车有效索赔件,总金额超过5540万元。公司账户上只收了35万多元,无法支付押金退款。

酷骑,小蓝,小明.一连串的破产和数百万用户的存款保险实际上是一种新的酸楚体验。

押金退款已经成为社会讨论的热门话题。事实上,除了存款之外,自行车风口共享年一直是舆论关注的焦点。

据不完全统计,自行车分享行业已经引起了公众舆论的7次大讨论。自行车的普遍毁坏、自行车墓地、汽车坐垫被刺破、私人锁闭、地铁站拥挤、二维码被私人毁坏、自行车受伤索赔.在每个舆论背后,人们都哀叹人性的丑陋。

有些人指责人们质量差,有些人诅咒自行车公司迅速倒闭,有些人呼吁政府加强监管,有些人指责把车停在马路中间的人太邪恶。

分享自行车只是人性的一面镜子。

没有什么比绝望更残酷的了,那就是给一个人希望,然后扇他一巴掌。

王庆图一夜成名。好年景又来了,招聘、加薪和增加生产线。这个“自行车之乡”错误地认为它迎来了工业发展的第二个春天。王清坨镇自行车制造商的老板们很高兴对甲方超过10万甚至几十万的大额订单守口如瓶,但现实很快给了他们一个大嘴巴。

市场变成血海,政策收紧,订单急剧减少。在订单交付之前,企业已经逃跑了,余额无法收回,这使得亏损成为常见现象。

如今,汪清坨镇的人们“说起汽车就脸色苍白”。分享自行车冲进王清拓的市民生活,扰乱了一切,很快离开了。自行车代表成功,自行车代表失败。

分享自行车的命令就像一剂春药,它让自行车行业这个暮年的老人重获生机。然而,春药毕竟是春药。一旦药效结束,结果是可以想象的。

这个风口改变了太多的世界。一位经验丰富的自行车修理工哀叹道,在他大半辈子修理自行车后,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去大公司工作。几家公司雇佣了他,有六份保险和一份奖金外加一份年终奖金。

我不知道主人现在是否做得很好。

它里面的大多数人只是这春潮中的一艘船,命运从来不属于他们。随着共享自行车变冷,生活轨迹将再次改变。

留给每个人的唯一记忆是那个时期的混乱以及人性中显露出来的自私和贪婪。回顾自行车共享的趋势,数十亿美元使国家道路陷入混乱,并导致国家人民道德集体堕落,难道这不是另一种悲哀吗?

三个

最垃圾的风口

如果乱世没有英雄,那么这个乱世就太懦弱了。

如果风口不能吹灭一个独立的行业巨头,那么风口就太垃圾了。

哈罗把自行车卖给永安旅游公司,莫比克把自行车卖给美团。小榄自行车崩溃后,迪迪买下了它。酷自行车、一号自行车和小明自行车都关闭了.烧了这么多钱后,这个行业的一家独立公司没有出来。

回顾2010年以来这些风口:

1。智能手机风口:国内智能手机混战。小米、魅族、哈默和OV等国产手机正是在这一时期崛起的。除了退出OV和小米之外,相对便宜的国产智能手机也获得了成功

3.O2O爆发:中国互联网史上必须提及的一个大泡沫。O2O泡沫的破灭导致了2016年底资本的严冬,但这也是互联网关注离线的开始。滴滴和美团在此期间成长起来,并以今天的头条新闻形成了中国互联网的TMD模式。

与此同时,滴滴和美团的专职快递司机外卖兄弟也为公众创造了新的就业机会,并正在更深刻地改变社会。

4。直播爆发:千播大战后,英科、虎牙、宇都等大量直播公司上市。然而,后续利润受到质疑。直播创造了大量的网络名人,成为当今娱乐领域的主流力量之一。

5。内容企业家精神:它创造了大量的自我媒体和超级独角兽,就像今天的头条新闻一样。

近年来,一些(准)上市公司退出了小米、滴滴和美团,一些改变了中国人的生活方式,一些甚至推动了中国的商业进程,一些至少丰富了人们的娱乐生活,或者曾经让中国网民吃一美元大米,坐一辆快餐车。

但是分享自行车真的没有给这个社会留下任何想法。没有技术进步,没有社会福利,没有良好的资本回报,没有企业家的独立企业,而且对于用户来说,免费骑几天自行车仍然是非常昂贵的。

钱花完了,但事情没有进展,这让我很难过。

判断风口或商业模式是否建立时,可以从两个方面进行衡量:

1。社会生产的整体效率是否有所提高;

2。你违反人性了吗?

冯瑞资本李锋在反思O2O时提到效率是衡量商业模式的唯一标准。红衣主教周弘毅说,商业的本质是释放人性,好的产品应该满足人类的七宗罪。

不幸的是,我不满足于分享自行车、效率和人性。

效率

分享自行车实际上是一种低效的旅行解决方案。

共享自行车的效率仍然很低,即使把人与车匹配所浪费的时间不算在内。由于共享自行车在开放的环境中不会自发流动,mobike和ofo不得不花费大量的人力和物力来抵抗潮汐效应和反向循环以确保自行车的供应。

自行车的运行和维护费用是多少?

据《南方周末》报道,在分享自行车之前,杭州作为一个在全国成功实施公共自行车的城市,每辆自行车的运营和维护成本约为1000元,而每辆新自行车的成本仅为740元。主城区56,300辆自行车的维修率每年超过100万次,平均每辆自行车维修20多次。

这里还有一辆自行车。操作和维护成本以及为没有桩的共用自行车寻找车辆的成本仅高于有桩的自行车。

共享自行车的损失率是多少?

mobike和ofo官方将这一数字定为10%,厦门的运营和维护人员表示至少为20%,而实际数据可能要比这高得多。卡拉在19天内归还了677辆汽车中的157辆,损失率为76.5%。3Vbike在4个月的运营中几乎损失了1000辆汽车;自从第一代摩托车和第一代ofo发布了数百万辆自行车以来,一年已经过去了。他们还能看到多少?损失率不言而喻。

从住宅通勤到地铁站,用户从不同的时间和地点出发,这是一种极其分散的出行模式。共享自行车管理标准实施后,地铁站同时要维护很多人,如停车指导、车辆摆放、自行车装卸调度等。早期高峰车辆不能反向流动,车辆的供应完全依赖于操作和维护人员的人肉运输。

也就是说,每次使用者骑车时,他或她都要分担自行车公司人员在调度、处理、回收和维护方面的工作。用户支付的1元自行车费用不包括自行车的运营、损耗和折旧费用。这相当于一个喜欢骑马的人和许多在后面服务的人。如果这些人付出的时间和劳动成本转化为骑行时间,那么分享自行车是一种无效的行为

此外,在长尾场景下,用户的汽车使用效率也很低。车辆位置的准确性低,遇到不可用自行车的可能性高,这浪费了大量时间,并可能最终导致找不到车辆。共用一辆自行车应该可以解决一公里的旅行问题。如果用户每天通勤时不得不花很多时间找辆车,他们很快就会筋疲力尽。

成功没有利害关系,失败没有利害关系。

分享自行车的目的是创造便利,但极大地牺牲了效率。用户应该承担的时间成本最终被转移到企业。mobike和ofo甚至通过给红包来鼓励用户保持自行车的流通。这确实是一件愚蠢的事情,隐藏它的后果是做了更愚蠢的事情。

这种商业模式类似于O2O时期的上门服务,如美甲、理发、按摩或外卖。由于行程的延误,现场服务人员需要客户用高额订单或额外费用来弥补。门到门服务是一种增值服务。如果这部分支付意愿不强,降低的社会效率得不到补偿,商业模式将无法建立。自行车共享也是如此。人性中最愚蠢的行为是带着你最好的朋友去考验你的男朋友,分享你的自行车去带钱去考验人性的丑陋。

分享自行车解决人性中的懒惰,但反对人性中的自私、贪婪、愤怒和嫉妒。分享自行车从一开始就低估了人性的“邪恶”。

不是没有忧虑。当我们准备从校园搬到社会时,杜威充满了担忧。然而,从上海到北京,莫比克已经杀害了大量的人。如果它不走出校园,它甚至可能没有竞争的机会。

随着扩张,自行车共享遭到大规模的占有和破坏。占用自行车,私下销毁车牌,甚至有些人将车牌和密码制作成电子表格供公众使用,以避免支付骑行费用。这款价值3000美元的手机虽然质量比ofo好得多,但无法承受恶意损坏。

期望公众依靠自律和道德来遵守自行车的骑行规则,自觉地把车停在指定的区域,爱护自行车。这是大同社会的一幕。作为一种商业行为,如果需要依靠公众的道德标准来维持,而不考虑人性的复杂性,那么这种商业模式是幼稚的。

每个走在路上的人都可能过着平静的生活,但是如果你丢了一张100美元的钞票,不要指望能找回它。

这是人性,这是赤裸裸的现实。即使是最好的人也能在一秒钟内站在道德的对立面。如果你不能认识到社会现实,商业模式不会走远。

共享自行车公开发行后,遭受了灾难性的破坏,这也可以说是不可避免的结果。

这里有一集。分享自行车公司出海是资本市场的故事。最近,据报道,ofo已从韩国、美国、西班牙和澳大利亚等海外市场撤出。出海一年多后,在海外市场上分享自行车并不太好。从报告中我们可以看出,许多自行车在“高质量”的外国没有得到很好的处理,而是被挂在树上扔进了河里。

分享自行车出海的战略举措仍然值得感谢。至少它证明了分享自行车的失败与中国人民的素质没有任何关系。

风口实际上只是企业家的一个窗口期。颠覆性的环境给每一个企业家都制造了一个商业缺口,并能突破金钱和旧势力的封锁。

但是仅仅因为你在空中赢了并不意味着你赢了对手。

小米不再只是一家智能手机公司,滴滴不再只是一个出租车呼叫应用,美团也不再是原来的团购网站。现在回头看看这些从风口出来的企业,在风口“蒙住眼睛”后,我们必须尽快清楚地思考如何生活以及风停后如何改造。

如果你想在风口之后生存,商业价值和利润甚至更重要。Mobike和ofo,两位年轻的创始人,不知道他们是否想过风口结束后该怎么办?Mobike和ofo一直期待尽快合并,进入自行车共享的后半部分。然而,他们只想“杀了你一个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