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之家现“门口的野蛮人”:中国平安抢先财团收购股份 CEO秦致或出局

汽车之家现“门口的野蛮人”:中国平安抢先财团收购股份 CEO秦致或出局

对于职业经理人来说,尽管他们拥有公司的运营权,但当资本掠夺者突然袭击时,职业经理人往往非常脆弱。在房地产领域,王石已经被资本拖垮。在科技领域,汽车之家的管理层最近也遭遇了同样的麻烦。

4月15日,汽车之家的大股东澳大利亚电信(Australian Telecom)宣布,将以16亿美元将汽车之家47.7%的股权出售给中国平安。中国和平的突然袭击对酝酿已久的汽车家庭管理私有化计划提出了挑战。

据熟悉腾讯科技的消息人士称,车家乐管理层长期以来一直在考虑私有化,但车家乐管理层对澳大利亚电信将其47.7%的股权转让给中国平安的消息感到措手不及,平安只是提前一天才得知这一消息。

汽车之家管理层措手不及的一个证据是,上周六,汽车之家管理层迅速提议将汽车之家私有化,汽车之家首席执行官秦致和管理层领导买方集团,于波、红杉和希尔豪斯也参与其中。

在私有化提议中,汽车之家的管理层强烈认为买方的集团计划极具竞争力。两天后的4月18日,汽车之家再次宣布,该公司已收到汽车之家首席执行官秦致领导的私有化要约。

一位投资银行家表示,只需发布私有化要约通知的汽车之家,已经提前向公众公布了这一消息,表明它正在投入战斗。

中国在汽车之家是安全的,而秦致是利益受损最严重的国家。作为职业经理人,秦致持有不到3%的股份。一旦中国安全进入汽车之家,秦致和汽车之家的首席执行官职位很可能会失去,这使得秦致不得不为自己而战。

买方集团与平安中国的竞争:谁能先筹到钱

值得注意的是,澳大利亚电信以每张广告29.55美元的价格向平安中国出售了47.7%的车房股权,而由车房首席执行官秦致领导的买方集团则以每张广告31.50美元的价格出售。那为什么澳大利亚电信没有选择价格更高的买家群体呢?如果选择了购车者群体,澳大利亚电信将多赚至少1亿美元。

一个原因可能是澳大利亚电信事先不知道秦致领导的管理层有私有化计划,而且买方集团的价格比中国平安高。

一位投资银行家对腾讯科技分析说,澳大利亚电信选择中国平安的真正原因是澳大利亚电信将在2016年8月前发布新的财年年度报告。在主营业务下滑的情况下,澳大利亚电信需要卖掉非主营业务,迅速抽回资金,偿还股东。

选择平安中国的最大优势是平安中国能够比汽车置业集团更快地筹集资金。根据许多投资专业人士的判断,平安中国的16亿美元基金可能在6月份上市,但买方集团的资金仍远未明朗。

事实上,澳大利亚电信早就想退出汽车行业。澳大利亚电信在2014年3月至2015年3月期间大幅减持了其在汽车之家的股份,总减持量约为10%,套现数亿美元。

中国平安与汽车之家内斗拉开序幕:CEO秦致或出局

截至2014年3月28日,车家的股权结构(腾讯科技图表)

中国平安与汽车之家内斗拉开序幕:CEO秦致或出局

截至2015年3月20日,车家的股权结构(腾讯科技图表)

澳大利亚电信一直试图在2015年末减持,但美国股市继续下跌,车家的股价也受到很大影响,这使得澳大利亚电信暂时放弃减持的想法,但

随着美国股市回升,中国股市集体回归a股,澳大利亚电信迎来了一个在汽车行业转移股票的新机会。

这不是澳大利亚电信第一次减少在中国的资产。2014年,澳大利亚电信投资的媒体网站IT168被其创始人回购。澳大利亚电信不再持有其IT168股。

澳大利亚电信投资和撤出房屋的案例更广为人知。2006年7月,澳大利亚电信以2.54亿美元收购了搜房51%的股份。到2011年,搜房网将登陆纽约证券交易所,搜房网的首次公开募股将通过出售联合自卫军持有的股份来完成。首次公开募股后,搜房网创始人莫天全成为最大股东,而澳洲电信则退出该公司,收回4.33亿美元,获利1.9亿美元。

根据车家所提交的证交会文件,截至2016年2月29日,车家所最大的股东是澳大利亚电信,持股51.6%,车家所CEO秦致持股2.9%,车家所创始人李翔持股2.6%。

中国平安与汽车之家内斗拉开序幕:CEO秦致或出局

截至2016年2月29日的车房所有权结构(腾讯科技图表)

中国平安与汽车之家内斗拉开序幕:CEO秦致或出局

截至2016年2月29日的车房董事会(腾讯科技图表)

从车房董事会成员来看,共有11名成员,其中5名是澳大利亚电信的代表,包括陈永正、安德鲁佩恩等。和3分别是汽车之家的代表李翔、秦致和首席财务官。

车房的三位独立董事分别是泰德李德泰(Ted Tak-Tai Lee)、仪陇前CEO崔永福和一号店联合创始人刘俊岭,只有这三位是提名委员会成员,这意味着如果董事会通过决议,车房47.7%的股权可以顺利过渡到中国和平。

所有这些都使得汽车之家的管理层不太可能阻止中国的安全进入。日前,澳大利亚电信发言人在接受外国媒体采访时公开强调,将汽车房屋股权出售给平安的股权转让协议具有法律约束力。

一旦交易完成,中国平安将持有47.7%的股份,这也意味着中国平安将取代澳大利亚电信成为汽车之家的最大股东。这也表明,汽车购房者的团队必须与中国的和平携手,以促进随后的私有化进程。

一位内部人士指出,“一旦中国安全掌权,管理层将很难分得一杯羹。然而,平安与澳大利亚电信之间的股份交易尚未交付,甚至有可能买方集团将“中途切断公司”到平安

我能清楚地记得上海家化在中国安全运营的案例。

2011年11月7日,平安信托以51.09亿元的高价成为上海家化的最大股东,双方开始蜜月时期。2013年5月,上海家化董事长葛文瑶与平安信托的矛盾公之于众。2013年9月,通用电气文瑶申请退休,并获得批准,而该公司的股票以“一”限额的形式告别了前董事长。2014年6月,上海家化召开临时股东大会,解除前总经理王拙的职务。王拙的正式免职意味着这个家庭将从“通用”模式转变为“平安”模式。

据知情人士透露,王拙在当年的股东大会上背诵了《赠国士》并讲述了寓言。他热情洋溢,举止像一个为正义牺牲生命的正直的人。然而,资本是功利和冷酷的,不会同情弱者。

在首都面前,强如王石也是弱如秦致。李湘不同于秦致。他是一个持续的企业家。虽然李翔把中国的安全进入比作“用大黑熊代替树袋熊”,但李翔全心全意地投入到他的第三次冒险中。

李湘可以退休,但秦致已经无路可退。中国的安全进入比澳大利亚电信作为主要股东的地位还要糟糕。澳大利亚电信充其量只能减缓汽车行业的决策速度,但中国的安全进入让秦致失去了上市公司首席执行官的职位。

秦致必须与中国和平地“战斗”,不仅是为了保住他的地位,也是因为他在汽车回家方面已经付出了很多努力,还没有达到真正的收获时间,但现在他的努力可能化为乌有。只有通过“战斗”,才能获得更多的利益。

秦致本身没有多少资本,需要依靠财团的力量。其中,红杉资本由红杉资本的执行合伙人周奎代表,希尔豪斯资本由希尔豪斯资本首席运营官特雷西马(Tracy Ma)代表。另一只基金的实力也不错。

据了解,车房项目由平安中国董事长马明哲亲自处理,因为现在这样的私有化项目不多。

汽车屋被掠夺的原因是其估值为33.9亿美元,但其2015年收入为34.64亿美元,调整后净利润为11.03亿美元。一旦回到国内a股市场,它就有了汽车电子商务和利润的概念。简直就是被资本抢走的“唐生肉”。

平安中国不能轻易放弃其作为汽车之家主要股东的地位。腾讯科技表示,最初中国平安、车易、腾讯和京东将共同推动汽车家居和

平安信托最近表示,其投资和收购过程不会受到最新私有化提议的影响。

当然,汽车之家和中国平安的管理也可能竞争。

平安信托还表示:“我们已经与管理层沟通,我们支持一切有利于车房发展和所有股东利益的事情。”这意味着平安信托也可能成为一个金融投资者,并加入购车集团。

一位投资行业内部人士告诉腾讯科技,秦致私有化的提议实际上是与中国平安谈判的最佳方式。结果可能是相互妥协,也就是说,中国平安已经成为汽车之家的主要股东,但秦致拥有部分发言权,并保留首席执行官的职位。

然而,无论是购车者团队还是平安中国都还没有完全玩完他们的牌。从趋势来看,未来双方仍会有激烈的竞争,争夺车房股权和经营权的斗争才刚刚开始。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youtube.com